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七十九章 《彼岸花》

第七十九章 《彼岸花》

    [[[CP|W:320|H:240|A:L|U:http://file2.qidian.com/chapters/20104/12/65809634066662242750000928532.jpg]]]98卷第七十九章

    中东的传统服饰的产生理由很大程度上和当地的气候有关——人总是为了舒适而发明。 .COM

    归根结底如此。

    所以,在春夏将相交的时节,麻宫雅典娜忙里偷闲地择了一个宁然的夜晚,倚在别墅外雪白的乘凉椅上,赏着星星——她的体质不需要在乎穿还是不穿阿拉伯服装,她也不必思量中东的气候是否有春夏秋冬。

    她,不过是这里的一个过客。

    “雅典娜。”

    “斯图亚特姐?”

    爽朗的声音打破了麻宫雅典娜的安谧,侧脸望去,Richen正从别墅里走向自己,那手上夹着张纸。

    “明天就要去埃及了。”Richen停在乘凉椅的一侧,一手扶着,另一只手将纸递了出来,“似乎,还没有时间与你独处过。”

    没错,草薙星次郎为了见草薙苍司,提前去了埃及;Whip被老裁缝拉着讨论枪械知识,约莫因为什么因素的契机,那老顽童忽然来了兴趣。

    “你们都忙嘛!”一声轻叹,道不尽感慨或是幽怨,麻宫雅典娜接过纸,眯眼借着夜光瞧起来,“这是……歌谱?”

    “宫主希望你能私下里为她唱来听听。”

    Richen微笑着,从怀里摸出一型录音机。

    “宫主?不是代宫主?”麻宫雅典娜一愣,却没有发现对方改口的迹象,“我还真不知道千鹤姐在音乐创作上也有涉猎。”

    “我可没这是宫主的作品。”Richen微笑摇头,提议着,“试唱一下?这歌一般人唱不好的。”

    “作者是谁?”疑问间,麻宫雅典娜低眉默唱,一会儿,迷茫依旧,“一首汉语歌,能经千鹤姐牵线,即使不是朋友之作,至少也算认识吧?是神乐宫的某位人才?还是合冰那子深藏不露?”着,她猛地心中一紧,“不会是……八神庵吧?”

    终于,Richen大笑:“别人我不好,但如果是八神,他的作品几乎铁定会交到你手中,而不必通过宫主。唱来试下?我也想听。”

    “那倒……也是。”麻宫雅典娜微微一羞,旋即站了起来,清清嗓子。

    ……

    “看见的,熄灭了;消失的,记住了。我站在,海角天涯;听见,土壤萌芽。等待,昙花再开;把芬芳,留给年华。彼岸,没有灯塔;我依然,守望着。天黑,刷白了头发;紧握着,我火把。他来,我对自己:我不害怕,我很爱他…………爱……爱他。”

    ……

    清唱的效果并不让麻宫雅典娜满意,但Richen却鼓着掌:“专业的果然是专业。这次,我们录下来?”

    “可是,没有配乐……”

    “这只是宫主想听,又不是灌制唱片。”

    ……

    广西。

    “八神庵!请别把包之前的话放在心上!”椎拳崇几乎是从厨房边扑了出来,那气急败坏的失态模样让八神庵以及棉花糖错愕,倒是镇元斋一脸的理应如此。

    “为什么?”

    疑问没有答案——八神庵的手机响了。

    “我接个电话。”看看来电,他去了别墅外面。

    “喂?”

    “庵,是我,千鹤。”神乐千鹤的音调有些起伏,“此刻你身旁没别人?”

    突兀的问题让八神庵警觉:“没有。怎么?你呢?”

    “我仍然在撒哈拉沙漠的范围,不必担心。”神乐千鹤沉默了数秒,那从手机里传来的呼吸声反而让八神庵锁眉,但终究,他还是等到了她的下文,“直奔主题吧。庵,你先听一首歌。”

    没有管八神庵的反应,手机里传出了麻宫雅典娜的歌声。

    如果考虑全球同步,这便是麻宫雅典娜在半时前由Richen录音的那首歌。这个版本,比起第一次清唱,好了太多。然而,和麻宫雅典娜不同的是,八神庵从听到第一句开始,脸上的表情就丰富多采起来。

    惊讶,聆听,否定,怀疑,思索……

    各式的神态走马观花,直到歌曲终了。

    一阵寂静。

    “庵,这首歌,你……果然也听过吗?”神乐千鹤幽幽的话音传来。

    “……恐怕,我们三个人都听到了。”八神庵叹了口气,却又补了一句,“不过,草薙京那笨蛋却听不懂汉语。”

    “庵……”神乐千鹤不确定他是在调侃还是别有所指,但她也没有纠结于此,“在那个时候,你确信听到的是麻宫雅典娜的嗓音?”

    “如果仅论嗓音,绝对没错。”

    “是啊……你默默关注她的演艺也有好几年了。”神乐千鹤轻笑一下,“为我分析一下两个版本的区别吧?”

    “刚刚你放的,是痴情;我们那时候听到的,是……”八神庵犹豫良久,“痴情。但是,这两种痴情的对象……”

    “前者是男欢女爱的衍生;后者……或许是年不知大年,但我很不愿去那个猜测。”神乐千鹤的呼吸越发厚重,“庵。我们的所作所为……”

    “无论对错,但凡存在的,必有其意义。”

    八神庵打断了她的话,问向别处:“千鹤,为什么直到今天你才提到这个?”

    “我们不是都在养伤吗?我们不是都在寻找草薙京吗?而且,你到现在不也没提吗?”神乐千鹤反问道,继而沉吟,“而且……你有没有想过,这首歌的作者是谁?”

    “难道……你有疑问?”

    “事实上,在一九八六年,我就听过这首歌。可惜当时太,不懂;而今追忆,感慨万千。”

    “八六年?”八神庵大惊,“谁唱的?唱的……也是痴情?”

    “不必纠缠作者,那是不止属于我的**。而当年,懵懂的我以为那便是情爱的悲哀,直到习惯了千钧随身,我才明白,她吟唱的是宿命。”神乐千鹤语间含着苦涩,“或许,我此生连唱这首歌的机会也不会有吧……”

    “千鹤……”

    八神庵欲言又止。

    别有幽怨暗恨生。

    “庵,我挂电话了。”

    ……

    撒哈拉沙漠边界镇。破旧的旅馆。

    摁下挂机键的神乐千鹤怅然若失。在她身后,一个青年女子侍立着。

    “镜灵。姐姐墓前的留言是真的?”

    “你是千鹤,同时也是宫主,于私于公,你何必再问一次?而且,这种巧夺天工的事情,那些知道得太多的内容,几个你在乎的当事人,我又何必捏造。”

    面对神乐千鹤的回眸,青年女子淡然。

    然而,神乐千鹤依然望着她望着那瓜子脸上的明眸皓齿琼鼻樱唇——一个典型的神乐宫的女子的面容。

    然后,她的目光迷离,仿佛看到了十多年前。

    “我不害怕……我很爱他。”

    不堪口鼻呛血的歌唱,不甘匆促离世的幽容,不满命运捉弄的呐喊……

    只是,那个时候,她究竟唱的是他,还是她,抑或是……它?

    不,我不知道,我不是她,她就是她。

    那么,他呢?

    微微摇头的神乐千鹤低头看着手中的手机,喃喃而言。

    “随风而扬的思慕,随风而散的幸福,剩下这不知何处的倾诉。或许,面对你,是我一生的错误。”

    错误……你区区一生却是她整整一生!

    神乐千鹤的神色狰狞起来,却很快意识到自己面前的人是神乐镜灵,不禁甩甩头,起了个话题。

    “镜灵,似乎你弟弟喜欢潜龙?”

    “那废柴,有胆子喜欢没胆子。”

    神乐镜灵的讥贬让神乐千鹤莞尔。

    “但他有胆子做啊!我的命令,他毫不犹豫地执行,事后却会提出疑问;而潜龙的话,他恐怕永远不必去问。”

    “国之利器,莫须伤手?”

    “你想得太多了。”

    “你想的更多。所以,你有我没有的哀愁。”[sp=http://player.ku6.com/refer/ENrujTOw_NHI_ydH/v.sw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