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八十一章 别样的精彩

第八十一章 别样的精彩

    [[[CP|W:326|H:356|A:L|U:http://file1.qidian.com/chapters/201010/1/65809634215666288032026384831.jpg]]]98卷

    第八十一章——别样的精彩

    七枷社走了,如他一贯的潇洒,一贯的不可揣度。 .COM

    当然,以合冰看来,显然是为了跑去和某个电天王温存——至于他出来的话,就不怎么文雅了:“都千多年了,还玩儿什么别胜新婚?整一匹色狼。”

    “根据神乐宫的记载,地天王并没有做出对不起电天王的事迹。”神乐潜龙微笑,双手抱着吉他,摸出张皮手绢擦着,仿佛是要抹掉七枷社的指纹,或者痕迹,“君子好色,取之有道。”

    “就他?还君子?”

    听着合冰的诽谤,神乐潜龙笑而不语,只拉起他的手,也离开了伯恩斯坦家。

    错过了这次,下一回遇到艾迪尔海德会是什么时候了……真得是03年?那个貌似文弱的子到时候不会仍然维持那雌雄莫辨的味道吧?

    陪着神乐潜龙上车时,合冰撇开心里的思绪,回望一眼当初由麦卓带着自己到来的地方,轻轻一叹。

    “怎么?”

    “有儿累。”

    ……

    当麻宫雅典娜询问着Richen是否可以联系眼前这歌谱的作者时,同在中东的草薙苍司正躺在床上,静静看着坐在床边的草薙星次郎。

    “您是长辈。”

    “你却是潜在的继承人。”

    沉默中,草薙苍司打量着眼前的中年人,那正式的黑西装以及魁梧的体型仿佛典型的日本社团成员,而那不苟的面容上的沉沉表情则散发着不少所谓上位者的气息——对于草薙苍司而言,这早已司空见惯,他更愿意把对方视为一个亲戚——一个为了家族利益而多年远离家族的年轻人的心思。

    “好吧,您来见我是为了什么?东京、伦敦、里约热内卢联手,挑翻中东原本的格斗体系绰绰有余吧?”

    草薙星次郎依旧沉默,凝视着草薙星苍司,也可能是在思考。

    “……苍司,可以告诉我吗?你飞回了东京,见了妹妹一面,又立即回了埃及,这是为什么?”

    “不如,您首先想问我为什么会躺在病床上见您吧?”

    草薙苍司淡淡的笑容显得坦然,但草薙星次郎却皱起眉头:“的确,你的气色很不好。”

    “内出血,当然不好了。您也不必这么委婉。”草薙苍司仿佛骂人般竖起中指,却燃起的火苗,“当得知京失踪的时候,我就等待着东京的决断。然后,几个月了,东京没有给我答案,倒等来柴舟叔叔的邀请。所以,我决定负起一个家庭成员的责任,无论你们是否选择我,至少,我应该回家一趟。然而,葵我的神尘练偏了。我本不信,但不久,那个合冰便彻底破了我的神尘,没有任何借口——连神尘都没练好,我还有什么资格接替失踪的京?”

    “你是,葵的……”草薙星次郎吃了一惊。

    “是啊,虽然不满十八就选择的丈夫听起来不怎么可靠,但葵的眼光的确很好。”草薙苍司放任似的摇头,“我只能希望葵看人的品格和看人的天资一样准。”

    “但现在,那个合冰担任着神乐代宫主的贴身保镖。”

    “是啊,那子才和神乐潜龙一起在德国闹了一通。”草薙苍司的脸上泛起些病态的红润,“但除了名义上的本职工作,合冰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儿。”

    “……好吧,无论如何,合冰的事情不是我们管得了的。”草薙星次郎算是掐掉了话题,但那眉头却渐渐成了“川”字,“可是,苍司。中东,长久以来属于我们在经营,而现在,在我们掌控之外的格斗界的人物,虽然都不成气候,但也未免……太多了?”

    “这或许就是神乐潜龙倡导这次行动的原因吧……”草薙苍司手指上的火苗似乎在跳跃,“也或许,这就是柴舟叔叔当年与神乐万龟达成那个协议的……苦衷。”

    “你是……”

    “不,我什么都没有。”草薙苍司否认道,“我没有正确而详细的资料,一切,只是猜测,算不得数的。”

    然后,草薙苍司的呼吸沉重起来,草薙星次郎见此,也便告辞了。

    关门的声音响过,草薙苍司却仿佛还能看到那个宽阔的背影,但他的眼睛却也渐渐闭上。

    无论多么不甘,草薙城对中东的控制力一年比一年削弱着;可怕的是,像星次郎叔叔这样的老人,竟然到今天才恍然正视……也许,他们每一次都觉得自己足够正视了,事实却每一次扇着耳光。

    一定要健康的活下去啊……柴舟叔叔。

    ……

    时间不紧不慢地过去。

    神乐潜龙高调地牵着合冰在欧洲的地图上像好动的兔子一样跳跃。谢尔美过完了计划中的回乡期,也和七枷社一起飞往北美,报纸上抓拍的他俩在机场的照片上却也笑得格外甜美而和谐。伯恩斯坦家的后代移居了南美,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新家,起码,神乐潜龙,以及被某些新闻调侃为“拴在她裤腰带上的合冰”不再知道了。

    一些合冰记忆之中的事情依旧发生,至少在大体上似乎没有改变。例如,长江流域的洪水,例如,东南亚的经融风暴,当然,世界杯的比赛结果有所不同了。只是,合冰没有足够的影响力去警告当事人提前预防洪水,也没有资本去参与那风险与机遇惊人的热钱博弈,同样,他没有时间去赌球。

    不过,如约而至的科索沃危机的急剧恶化却换了幕后的主角——这只让合冰微微惊讶,因为神乐潜龙只嘻嘻一笑:“麦卓不会授意战争的。这不是九一年的海湾战争。草薙城也不会再让她在中东随意布置空军,而要越过漫长的补给线在地中海尽头打地面战争,那是痴人梦。放心吧,合冰,热兵器的大战,打不起来的——我不会给她那个机会。”

    世界虽然不同了,美丽与危险也不同了,焕发的光彩却不曾退化,无论浪漫的游吟诗人还是御用文人,他们总能有素材。

    这就像Terry与Whip的一场切磋。

    谨慎的饿狼逐渐摸清了鞭子的轨迹,但在他刚刚全力出击的时候却迎来了沙漠之鹰的连发!

    “这他妈是格斗还是战争?七枷社找的是格斗家还是雇佣兵!”

    显然,Terry的气话刺到了Whip的某片逆鳞——正在换弹匣的沙漠之鹰被扔到一旁,型的火箭筒抗上了肩。

    “What’sup?”

    继续奋斗《生化危机2》的老裁缝寻爆炸声而问。

    Terry脸青面黑。

    “What’sout!”

    这个世界洋溢着别样的美丽。当地报书写着《麻宫姐行邸离奇爆炸》之类的标题。得知此事的麦卓一笑而过。愤然回南镇的Terry则冲上吉斯塔楼向Vice勒索了十倍的薪水。

    好吧,在比利带头的宣传下,这个行为在南镇最终被定性为“勒索”;至于调侃中的民众心底怎么个法,就不足为道了。

    反正,历史书上如果提及,那就是勒索。

    神乐潜龙如是对合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