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八十二章 无奈与纠结

第八十二章 无奈与纠结

    98卷

    第八十二章—无奈与纠结

    麻宫雅典娜的环球演唱会造成了轰动的效应。 .COM一方面是因为她无出其右的业务能力,另一方面则是是三大势力通力合作的效果。

    曼妙的嗓音被刻意地传遍了地球的角落,这直接导致神乐玲又一次打开轿车上的收音机时,换了不少台,竟然全是麻宫雅典娜的歌声!

    “这算不算是一种洗脑啊?”

    合冰的胳膊倚在车窗边,眼睛对着外面的夜色,没有焦,即便那不远不近的城市的霓虹有着朦胧的美感。

    神乐潜龙微笑着,怀抱着吉他,惬意地仰靠在车座上——自从神乐宫为她的安排驾驶员成了神乐玲,一并也将“坐骑”变成了在合冰口中所谓“就算是车震也不会有动静”的加长加大型号。

    更不可思议的是,神乐潜龙这段时间把这车当成了行宫!想要睡去时便翻到最后一排那相比坐位更应该被称为床的事物上去。而每当这个时候,合冰,以及神乐玲则得去神乐谦灵跟在后面的货车——又是一个改装得更彻底的移动卧室,而且是两间。

    无论合冰怀疑这是不是某些前任的神乐宫主便有过的特立独行,首先得感叹神乐宫的车辆改造的效率——他只能看看几乎没有表情的神乐玲,然后与她一起却又分别钻进那货车里属于各自的“房间”,虽然,他们之间几乎没有过深入的交谈。

    而此时,神乐潜龙的安全便转交给了神乐谦灵。不过,合冰没有时间去分析这样的安排意味着神乐潜龙对神乐谦灵有多深的信任——神乐潜龙当真一天只休息大约四个时,而且作息越来越没有规律!

    合冰已经开始不时呵欠,这样的生活虽然没有直接的腥风血雨,但也不轻松。甚至,连神乐玲都隐隐有了黑眼圈。但这些问题,不正是一个保镖需要克服的吗?

    想想,合冰保持着沉默,只跟在神乐潜龙身边,陪伴着她会见或者强行会见欧洲各种名流或者上不得台面的“名流”。那些在普通人的生活中绝对算高来高去的谈判没有引起合冰丝毫兴趣,因为多数的语言他听不懂。他眼瞅着神乐潜龙操着各种各样的语言穿梭于各个国家之间,那没有排场的排场含着强势的气场,完美的微笑让人受宠若惊,也有人为此面色苍白。

    一场又一场的会见仿佛与麻宫雅典娜一场又一场的演唱会相对应。

    当Richen遵循她的授意而与别人一起一站站挑战各种格斗家时,神乐潜龙也在自己设计的战场上做着他人看不懂的动作吧……

    懒于继续思考的合冰下了个论断。因为在这辆车上,神乐潜龙总是以讨论下酒菜的口气部署着接下来将去见那个谁谁谁。

    收音机的一曲完毕,不知何处的主持人着合冰不懂的语言,神乐潜龙忽然笑出了声:“洗脑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当洗脑的结果皆大欢喜,那就成了教化。”

    突然的答案让合冰愣了愣,转头看向那梧桐色吉他上轻轻拨弄的手指,那悠然的乐音正汩汩而来。

    “因为……雅典娜是一个格斗家吗?”

    “同时也是一个了不起的唱匠,不是吗?”

    神乐潜龙又一次发现了合冰忍耐不住的呵欠:“她希望这样的生活,我便给予她这样的生活。”

    “然后你一不心就占了双赢的大头。”

    “因为我是领导者啊!”

    “那么,什么时候送我一个我希望的生活,以及……你自己希望的生活呢?”

    合冰懒洋洋的追问割断了吉他音,神乐潜龙微微抬头,看向前座中央的反光镜。

    “你下了一个赌注,而且不是买定离手那样轻松的赌注,虽然,你看起来更愿意把自己放在旁观者的角度。”

    “什么?”合冰讶然。

    “游戏人间啊!无论这个游乐场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还是全世界,无论成败的后果是自身还是所有人,都没有借口去放弃,也没有理由去强求。合冰,你……毕竟也活在这个世上。”

    “……不太懂。”

    神乐潜龙笑了,一把攥住了他的手,悄悄按出些莫尔斯码。

    ——“这才是私话的场所。”

    [[[CP|W:243|H:402|A:C|U:http://file2.qidian.com/chapters/201010/30/65809634239987346832050353832.jpg]]]……

    “这么,那个仙拉已经到了里约热内卢了?”

    “是啊,在因为各种原因与各种短工分手之后,她终于轻车熟路地干起了黑吃黑的勾当,让人不得不怀疑她就是出身于那种世家。”

    “拉美的那些家族可没有这么能干的年轻女性玩儿失踪。我更在意的是,那两个所谓整容的家伙,真的就这么一路吃她吃过来的?她没有任何怨言?”

    “怨言?有据可查的怨言足够堆积如山了,但他们的关系依旧。”

    “关系……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天知道。我倒觉得那个仙拉对他们就像是你对山崎龙二那样,老是抱怨这抱怨那,结果还不是放任着,而且时时关系着他的下落。”

    “那能一样吗!”

    “……也是。人家仙拉至少能够肆无忌惮地对骂,你却连如果见面了怎么处理都没个主意。”

    “七-枷-社!你再风凉话,我让你坐我这位置!”

    “别!我这不是要出新唱片了吗?还有一场签名售呢!”

    “你信不信我下令封杀地狱乐队?”

    “喂喂,自己人何苦为难自己人?”

    “……滚!”

    “那敢情好。”

    宽敞的办公厅里忽然起了空气的流动,然后,一个魁梧的身影逃窜而去,只剩下麦卓,一身蓝黑相间的职业装却是有些痴地望着那背影眨眼消失的方向。

    良久,她长叹口气,双手各捏着一份材料,或者简历。

    一个,是自己颇为赏识的Whip;一个,是那突兀出现的仙拉。

    “一群笨蛋……我拿山崎龙二没办法……我对你们又有什么办法了?不然,地狱乐队当真能恬然自安地做你们心中的音乐?”

    温柔的抱怨中有一丝疲倦,正在办公厅中回荡,却没有人能够听见。

    “罢了,这种让人纠结的事情,我一个人处理就够了。”

    叹息着,麦卓左右扫视着,那简历上的两张照片,却是一模一样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