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八十三章 —等待

第八十三章 —等待

    98卷

    河北,沧州吴桥。 .COM

    黑色的日式皮夹克,白衬衫,红裤子,还有那把俩膝盖通过一条红皮带系在一起的名为bondagepants的东西。

    这是一种混搭,摇滚人,或者朋克们喜欢的格调。

    不过,这里是中国,是沧州,要找一个属于摇滚乐自己的空间并不容易。所以,穿着这样的服饰的男人看上去和街头卖唱的家伙差不了多少。

    但如果换一个角度,却能发现那皮夹克背上洁白而细细的新月,再配上那不羁的火红头发……

    “我,八神庵,以你的身份和洒脱,搞行为艺术也没什么,但这儿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集中的地方,跑这儿来推销你的艺术……不觉得错位了吗?”

    发话的是一个身材不错的女人,穿着一袭黑色的礼服……或者喇叭裤连衣裙,而且是大面积露背的那种。虽然六月的天气也算入夏,但考虑到河北的纬度,这几乎昭示着她格外健康的体质。

    只是,八神庵没有理会,一曲罢了,又起新词。

    “到底我要等到什么时候,你会将心里的话告诉我?也许你早已忘记要如何,表达隐藏在内心的伤痛。到底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脸上的笑容?也许你早已忘记要如何,见到你早已僵硬的脸孔。”

    唱功不错,至于音色嘛,如果拿麻宫雅典娜来比较,那还真得叫破喉咙了。

    人来人往,歌声飘散在城市里,旋即被城市自己的节奏淹没,即便吴桥或许更适合叫做城镇。

    “没有人聆听你的创作,这里是吴桥。”

    趁着间奏的时刻,黑礼服的女人再度开口,却只被八神庵斜瞄了一眼,那略显粗犷的嗓音再度嘹亮。

    “到底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看清楚自己的轮廓?也许你早已忘记要如何,打开在内心深处的枷锁。到底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医治我心里的伤口?也许你早已习惯要如何,去面对自己导演的噩梦。”

    “好吧好吧,你是潮人,你是艺术家,让我当你唯一的听众好了。”女人叹息道,“谁叫你是八神庵呢?”

    “到底我要等到什么时候,会将你心里的话告诉我?到底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脸上的笑容?到底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看清楚自己的轮廓?到底我要等到什么时候,你会医治我心里的伤口?”

    歌停曲终。

    女子像一阵黑风般旋到八神庵进前,双手入裤兜的造型与对面的男人颇为神似——那还是九五年的时候,格斗赛场上抓拍的经典形象,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足以让八神庵这个名字以及那轮新月被万千大众铭记。

    但似乎,在吴桥,他只是一个不在意落魄的音乐青年。

    “又一首新歌?”

    “你确定?”八神庵反问,眼神依然是近乎轻侮的斜视。

    女人却不以为意,语调波澜不兴:“你的作品,我全部都明白。”

    “明白?”八神庵的嘴角似生起嘲笑。

    “书读百遍,其意自现,然后熟能生巧,如是而已。”女子淡笑道,“或许哪天咱们得动手,而且我也不满意你的行事,但我喜欢你的音乐。”

    “喜欢就能明白?”八神庵狂放地笑,开始收拾行头。

    “得,谈远的你大概又要我事先做功课,虽然那些功课的确是做完了的,但不出意外的话,刚才这首歌是刚刚问世的吧?”女子的双手猛的展开,拦在八神庵将行的路前,“我不知道歌中的‘你’到底指谁,但很显然,这个人贯穿着你一辈子的命运,无论这样的命运你是否愿意接纳。然而,你在等待,你为你们彼此所做的事情而痛苦,却没有途径和时机去改变,你们仿佛活着不像自己,你们反复着并非本心的行为,你们得不到希望的结果。你希望沟通,希望抛开某些……东西,然而,你只能继续等待着。而这首歌,便是你宣泄等待的决堤口。”

    八神庵背上贝司,却没有迈步,倒是正视起眼前的女人来。

    四目相对,一个昂然等待挑战,一个却将所有归凝于漠然。

    良久,比起刚才至少有路人指注目,现在两人算是彻底被人潮埋尽了。

    “你是叫……菲菲?”

    “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当你离开中国,或许就是我们永别了。”

    “你不是在青海吗?”

    “我本来负责青海,但河北没人,我就请缨了。”

    八神庵眼神一凝:“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的音乐。”

    八神庵皱了皱眉,似乎是不满菲菲答非所问,但对方没有给他发问的机会:“三个月马上就要到了。你的个人资产应该付不起我们定下的入境费吧?还是,真如传言中那样,由神乐千鹤买单?”

    “草薙京的确不在中国。”八神庵倒没有纠缠这个,“但你不会明白为什么我最后一站是沧州。”

    这句话让菲菲脸色一滞,但八神庵却继续了下去:“菲菲,你还记得你的祖先吗?”

    “我是炎黄子孙。”

    菲菲脱口而出的答案让八神庵忽然微笑了。

    “那你记得我的祖先吗?”

    “你的……”

    “你不记得了。你,广西的漫画家,广东的医护工作者,山西的煤矿工人,四川的警察,辽宁的足球运动员,湖北的特工……无论是不是刻意为之,三个月里,接待并跟踪我的都算是同龄人。你们却干得像是公费旅游。当然,格斗家也有自己的生活。但是,很多东西,你们都不记得了。”八神庵的语速很慢,如叹如诉,“你知道自己是炎黄子孙,但你真的明白这四个字背后的分量吗?不,你一知半解,你们都一知半解。所以你知道我在等待,知道我希望沟通,但你不明白我希望抛开的究竟是什么,你也不会知道我的歌是为谁而唱。”

    话音仍在,八神庵回归了面沉如水的神态,与菲菲擦肩而过。

    “八神庵不是总是惜字如金吗?”菲菲回头问道。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这么,我真得荣幸了?”

    菲菲喜笑颜开,却迎来八神庵回眸,深邃而漠然。

    “你的背后有让你恬然而居的环境,我却没有。你我的缘分,也不过言尽于此。”

    [sp=http://player.ku6.com/refer/yfneafMfaSyc_NB5/v.sw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