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八十四章 —哈姆雷特啊,你为什么是罗密欧

第八十四章 —哈姆雷特啊,你为什么是罗密欧

    98卷

    第八十四章—哈姆雷特啊,你为什么是罗密欧?

    八神庵终于要“按时”离开中国了。 .COM

    立在天津的码头,行李格外简单,身后是名为菲菲的女子,眼前是一艘中型游轮,从上面正有一位仙子降临般跃来的人让他吃惊。

    神乐千鹤。运动鞋,短裤,下摆微张的衬衫,一身白色与乌黑的披发在浅浅的黄昏中交相辉映。

    “庵,我还以为真得准备几亿人民币。”

    那微妙的笑容仿佛将八神庵的冰颜也融化了些许,他的嘴唇稍稍弯了一个弧度:“为什么如此打扮出现?”

    “邀你渡个假,游遍所有岛屿。”神乐千鹤看向菲菲,眉头一动,“介绍一下?”

    “菲菲,一个喜欢八神庵的音乐的人罢了。”菲菲迎前几步,“想不到出尘的神乐宫主换个打扮,却这么靓丽。”她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也算名满天下的美人,“屈尊独来,是为了草薙京,还是八神庵?”

    “……呵呵,”短暂的沉默后,神乐千鹤饶有兴趣地笑,“那么,你从青海跟到天津,又是为了八神,还是庵呢?”

    “很显然,我好奇的是八神庵。”菲菲一脸坦然,再度前靠,与神乐千鹤只有一步之遥,“虽然只是码头,但神乐宫踏上这片土地也算千载难逢,不留下儿什么回忆,似乎对不起我跨省啊!”

    话音未落,菲菲的双手突然并拢,举上头,而下一个瞬间,她的身影便与神乐千鹤叠在了一起。

    八稚……女?

    且不管在这个刹那间目瞪口呆的八神庵,骤然遇袭的神乐千鹤下意识地借力后退,双手的格挡终究有些忙乱,而当那八抓之后,菲菲掐向她的脖子时,神乐千鹤却没有再挡,反而单手拍出,后发先至,一掌摁在菲菲胸口——闷响声中,菲菲倒飞开去,直到被回过神来的八神庵举重若轻地牵住,放开。

    一切,不过电光火石之间,但神乐千鹤几乎快退到水里。

    “这次,我就当好奇心驱使了。”一个深呼吸后,神乐千鹤轻轻一叹,“下次,希望你记得先出声。还有,要模仿八稚女,指甲就别蓄那么长。”

    然而,菲菲却像在失神:“这就是……零技之楚?”

    “家用版。”神乐千鹤不再看她,闪身拿过八神庵手上装贝司的包裹,转头目示,“庵,走吧!”

    游轮逐渐远去,神乐千鹤与八神庵并立在甲板边,凭栏而眺,剩下依然貌似恍惚的菲菲在码头目送。夕阳从西方远远的将光芒送来,仿佛温柔的告别,只可惜船上的男女更在乎彼此的情况。

    “你受伤了?”八神庵紧紧盯着神乐千鹤的后颈——那里有好几道长短不一的血痕,正渗着的血珠。

    “那个叫菲菲的女人,模仿得不错嘛!”神乐千鹤见八神庵又要开口,不禁微笑摇头,“一个以混混的身份生活的人敢第一次见你就扬言‘只剩下二神器’,如果刚才我大动干戈,你确信我们能全身而退?而且,那又有什么好处?”

    “……那你为什么一个人来?”

    “还有更好的选择吗?而且,还有神乐镜灵在船长室。”神乐千鹤猛地翻身,背靠着栏杆,任由海风拍打着衬衫的下摆,那白皙的长腿很考人定力,只不过,八神庵的目光始终锁在她那几道血痕上。面对这样的注视,神乐千鹤的眼睛似乎闪烁着几分光辉:“你的见闻吧!”

    或许是思考,或许是酝酿,过了许久,八神庵方才开口。

    “安静,静得可怕。”终于,他的眼光移向了神乐千鹤的脸,“从吉斯开始,你,还有他们,无论初衷,都不遗余力地宣传KOF,而受益的,是全世界的格斗家。即使再深的巷子,也逐渐酒香万里。可是在中国,几乎没有人追捧我,也没有人惧怕我,我最受关注的场合反而是在酒吧里用音乐话。”

    “……这应该是你向往的生活吧?”

    一瞬的愣神后,神乐千鹤陷入沉默,然后幽幽问道。

    “但对你来,却是失败。”八神庵忽然牵起她的手,“草薙城从来实力为尊,神乐宫总是机关算尽,中原,却根本不在乎。沿途监视我的人,没有一个主动出手过,但他们的实力绝对不弱。而且,他们很显然有各自原本的平凡生活,无论职业,打扮,嗜好。在他们的举手投足间显露着一种态度——格斗家不过是副业,甚至仅是一种兴趣。面对我时,他们好奇,却不羡慕。而这些,三神器以降……无人能及。”

    神乐千鹤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力道与温暖:“你……羡慕?”

    八神庵无言而顾左右。

    “‘蚩尤权衡,终舍皇帝而持三神器与之力战’。这不是你考证的结果吗?”神乐千鹤一用劲,手上的“攻守”之势立变,“先辈抉择的道路至少营造了我们生长的环境,烙印在我们的骨髓……我们之中,需要人沿途求索下去。”

    “而三神器,首当其冲。”八神庵垂下头,正好看向神乐千鹤的美腿。

    游轮的速度很快,越来越远的夕阳终归迎来回光返照的一刻,与此同时,两位神器不约而同地叹息着,那紧握的双手忽然一松,恍若两无猜地微微摇晃。

    “哈姆雷特啊,你为什么是罗密欧?”

    神乐千鹤的呢喃被八神庵咀嚼了一遍。

    “罗密欧啊,你为什么是哈姆雷特?”

    几乎一模一样的话语被海风吹散,驻足的双方却怔怔地在薄薄的夜幕下彼此凝望。

    不知过了多久,无力的手终于滑落分开,八神庵借势缓缓转身。

    “晚安。”

    ……“技术人员还有十分钟到达,不过……真的有必要提取神乐千鹤的血液?菲菲,你太冒险了!”

    “同时,我也试探了神器的态度。”

    “你就不怕……”

    “我早已做好横尸天津的准备。”

    “你呀……”

    “沧州才发生没两年的惨案你忘了?我没资格过问历史上前辈们为什么任由那批人一代代堕落成偷儿,但现在呢?内讧,自相残杀,幸存的也往外国跑。我……只是一个女人,只要简单的生活……未雨绸缪你们不会,我只能自己来。为了原来平静的生活!”

    “菲菲……上面已经在调整了。”

    “已经?在?调整?是啊,你的官腔习惯成自然了。”

    “……”

    “善战者无赫赫功,或许,你是对的。但是……我怕。二十多年来,我有很多朋友,他们知道我叫菲菲,我与他们过着普通的生活,我珍惜这样的时光。我怕五胡乱华的黑暗重现,我怕我的朋友成为史书上平淡的‘二脚羊’这样的名字,我怕我不得不步武悼皇的后尘……”

    “菲……”

    “算了,你又会我多虑。再见。”

    二星级的酒店里,菲菲左手合上收集,那撕裂得奇形怪状的指甲缝里残留着些血色。俄而,她望向窗外电线上紧紧并排的麻雀,眉宇间泛着苦涩,空闲的右手轻轻抬起,突兀地燃起苍蓝的火焰。

    “家用版吗?呵呵……不过,模仿八稚女……是啊,我也只能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