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八十五章 —寻觅蛰伏地的武者

第八十五章 —寻觅蛰伏地的武者

    98卷

    南镇的摩天大厦并非吉斯塔一处,虽然那是标志性的制高。 .COM在仅仅离了几条街的地方,便有那么一座建筑,并不比它逊色多少。

    曾几何时,那里是Mr.Big的基地,而现在,除了接近楼的某一层属于他的前下属之外,再与这个传是退伍军人半路出家的黑(起)道大佬没有半关系了。

    眼看他起朱阁,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哦,楼还没塌。不过,无论是吉斯塔的兴起还是这座大厦的更迭,都是南镇的历史,或者,无声的讲述。

    至于那位所谓的前下属,则是King,那一层楼经营的自然是酒吧。严格来,按时间顺序,这才该是幻影酒吧的“旗舰店”,只不过,King更喜欢在马路边迎来送往泯然于市民之间的氛围,抑或是不希望某种层面上的触景生情,所以,即便第一家由自己大力的酒吧曾作为KOF96预选赛中女性格斗家队的主场,到今天也落个不被疼爱的分店的结果。

    夏日的清晨总是将城市那生机勃勃的味道诱发,如同水杯中滴了一滴浓郁的蜂蜜浸润着。那早起的太阳将光辉送进幻影酒吧的窗户,照耀着吉斯手中的餐具。[[[CP|W:316|H:193|A:L|U:http://file1.qidian.com/chapters/201012/20/65809634284833574813100120840.jpg]]]“那个女人总是退出是非,仿佛连这处分店都遗忘了。”普通的沙拉,无论盘子的口径还是具体的分量都异于常人——这便是所谓南镇统治者的早餐,“但她却还是随七枷社在街上逛了一圈,还围观他和人打上几回合。”

    “而且,这分店的盈利情况,King刀是关心得无微不至。”

    同桌的比利撇撇嘴,对付着同样的食谱,只是那吃相……严重明着两人的身份对比。

    酒吧里回荡着两人的话音——此时此刻,整层楼已被清场,比利斜坐在吉斯另一侧,颇大的靠窗圆桌只剩三角分立后一个座位。

    诺大的场地只有他们两人,显得空旷。没错,他们在等人。

    “吉斯大人,您确定Vice今天不会闯来?”比利似乎存有什么顾虑。

    吉斯却只淡然微笑:“只要不与神乐宫与草薙城暗有瓜葛,Vice本就不太在乎我们有什么动作。特别的,根据我们汇总的资料以及专业人士的诊断,Vice极可能患有痛经,这几天正是忍受折磨的时候——多半没有什么闲心了。”

    “……咳咳……恕我失礼……可是吉斯大人,据八杰集是轮回千年的人物,按理这样的毛病……完全能够通过长期合理的膳食、运动之类的措施预防甚至杜绝……”

    吉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哦?比利,你什么时候对女人的私事关心起来了?”

    这微妙的表情让比利微微脸红:“不,其实是……莉莉最近咨询过医生……”

    “是吗?哈哈……”吉斯不置可否,大笑不止,良久才静静望向窗外,俯视那车水马龙的繁华,“当年她还只是不醒事的孩子,而今却……也亭亭玉立了吧?”着,他回头继续看着比利——自己最得力的干将正闻言溢着骄傲,这使得吉斯再度微笑,“许多年没见到过她,应该越来越嘹亮了……希望,像她这样的姑娘,永远不必与我这样的人见面吧!”

    “吉斯大人……”

    “比利,什么都不用。”吉斯摇头止住比利的滑头,看向酒吧门口,“客人似乎到了。”

    “南镇的主人喜欢将自己定义成一个在地狱里将城市托向天堂的恶人吗?”

    门被推开,一个潮人阔步而来。

    ……也只能称为潮人了。那仿佛满清余孽的辫子,红黑相间的泡子,枯暗的肤色,蒙面下露出的贼亮眼睛——姑且归为一种混搭吧!

    然而,吉斯看见的,却是死的气息。

    “不谈你神不知鬼不觉留下约会信的方式,但作为客人,举手投足肆意散发危险的感觉,你不觉得不礼貌吗?”

    “每个流派都有自己的特。”来人径自坐到空下的位置上,口吻间带了儿嘲讽,“你的异母兄弟妄称‘帝王’,也没有人为此面责。”

    大概是提到了克劳撒,吉斯面色微微一凝,旋即释然:“家族余荫而已。另外,听你口音,应该并不常用英语,我们可以用中文交谈。”

    “汉语?”来人一愣,“大半辈子在南镇打拼的人也有闲暇学习汉语?”

    “我曾经打算研读一本著作,所以有所涉猎。”吉斯稍稍解释道,“况且,这世上,尖的格斗家里不会中文的,我只知道草薙京一人。”

    “……是吗?”来人貌似陷入感慨而沉默,许久,才迸出句话来,“天下大乱,尔曹夷狄禽兽之类犹称帝,况我中土英雄,何为不得称帝邪……身不在江湖,江湖却承载其影。”

    “什么?”

    吉斯似乎不大明白,比利则压根儿不会普通话。

    “……没什么。直奔主题吧!”客人喟然一叹,眼中闪出光芒,“你可以叫我龙。我不在公众场合出现,我的来历你可以猜,我不会做解释。眼下,我需要一定的政治、经济、地理空间供自己藏匿。统一而混乱的美国是首选,混乱而统一的南镇是首选中的首选。”

    吉斯没有立即回答这诡异的话方式,只反复打量着这个自称龙的男人。

    “你的意思是……一个寻求避难所的格斗家?”

    “我是寻觅蛰伏地的武者。”

    龙以吉斯对视着,无论是龙的混搭还是吉斯的道服,都与这现代化的酒吧格格不入,倒是今天西装革履的比利像那么回事儿,却是个茫然两顾的神态。

    最终,吉斯埋头继续消灭残余的沙拉,龙也静静等待着。

    直到早餐完毕。

    “那么,龙,你又可以为我带来什么?”

    “在你能够运用的范围内,我……或许不能直接解决你的每一次瓶颈,但可以向你展示略高一筹的层面。”

    “每一次?”吉斯眉毛一挑。

    “在你的寿命之内。”龙显得自信,“但如果你某日贪心不足而不再循序渐进,便是我离去的时刻。”

    “那么……”吉斯沉吟了数十秒,却恍若数十年,“我曾锐意进取,也如履薄冰,自以为机关算尽,结果却几近身死……智者千虑,终有一失;与其死在无尽险途之中,不如安于今日……”

    “这不似传闻中的吉斯数十年来的风评。”

    “朝闻道,夕可死。我已死过一次了。”吉斯淡然,“感谢你的选择,但你可以走了。如你所愿,南镇,你没有来过。”

    龙紧紧盯着吉斯。

    “……罢了。天下不大,却绝不缺雄心大志之人。”忽地,龙的身体仿佛化作一片轻沙,消失无踪。

    “这……”比利大惊。

    吉斯却没有动容。他只望向那依旧敞开的酒吧门口,然后看向身边的比利。

    “比利,你是否有朝一日会背叛我?”

    “……”

    不知是惊讶还是犹豫,比利睁大了眼睛,没有立即回答。

    一个呼吸之后,吉斯露出满意的笑容:“你成长了。”

    “吉斯大人……”

    “不了,赶紧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