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八十七章 —十年生死两茫茫

第八十七章 —十年生死两茫茫

    98卷

    “葵,你真的要去?”

    华灯初上的时候,藤堂道场里,一身合气道服的藤堂香澄握杯而跽,那清秀的脸上满是惊讶:“你才十八岁!”

    与她对坐的草薙葵咯咯而笑。 .COM今天,她难得地穿了一件背纹金色烈日的墨绿坎肩,头发也修葺了一翻,贴身的T-恤白底红线,面上印着一个樱花树下品茶的美女背影——仿佛此刻的她,或者香澄。

    “几百年前,我这岁数就算孩子打酱油了也不稀奇。”草薙葵左手虚压,示意好友淡定,右手端起桌上的茶杯浅啜,“今天,是来与你道别的。虽然京哥哥烧了你一间房子,但你,永远是我的香澄。就像合冰,他永远属于我。”

    “什么?你当真喜欢合冰?”

    刚刚坐下的藤堂香澄瞪圆了眼睛。

    “喜欢?当然喜欢了!”草薙葵哈哈大笑,手中的茶水却纹丝不动,“只可惜,他还不愿接受我给他的鸳鸯谱。好啦,不他了。香澄,这道场,这两年,赚了些钱吧?”

    藤堂香澄头:“顺东风而已。”

    “到南镇开家分店吧。你家不正好和极限流渊源颇深吗?”

    “什么?”见草薙葵不似玩笑,藤堂香澄陷入了思索,“是草薙城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迟早就是草薙城的意思。如果不是,东风也会变成北风。”

    “……明白了。”藤堂香澄凝视着草薙葵炯炯有神的眼睛,终于埋下头去,“葵,你变了。”

    “和那些屁股决定脑袋的白痴不同,我变的是屁股,不是脑袋。”草薙葵开心地站起来,却是湛蓝的短裤,修长的美腿一览无遗,那双白色的短袜在一蹦一跳之间去到门口,又忽然转向停步,“香澄,我这双腿,比王祖贤如何?”

    “噗!”正在喝茶的香澄直接喷了出来,“……葵,这就是……女大十八变?你居然在乎起这些了?”

    “我不在乎,但将会知道我的人里,会有在乎的。”草薙葵挥挥手,“香澄,走啦!”

    “一路心!”

    “放心,巴西又不是火星。”

    ……

    巴西不是火星,至少有人类出没,例如,一个在巴西雇佣军总部外围流连的女子。

    “据,这儿的老大已经是希顿·哈迪伦了。那家伙也算是媳妇熬成婆的典范了。”

    礼帽,上衣,裙子,布鞋,细看去,是香奈儿的经典造型——美丽的女子眼中流露着沧桑,在她身后的一对校服男却不怎么感冒。

    “都徘徊了五分钟了!近乡情更怯?这也不是你生长的地方吧?”

    “十年生死两茫茫,纵使相逢应不识。”墨绿校服的男子掐了两句词,语气倒没有身边的蓝衣男子似的抱怨,“不过,我和玉着草薙京的脸在这儿招摇,恐怕不好吧?”

    “我们有带热武器吗?”没指望回答,美女继续道,“没有。那么,普通人对他们没有威胁,格斗家更不是热武器能处理的家伙——至少,他们不会突然开枪。”

    就在此时,一辆摩托从雇佣军总部驶了过来,极风骚地摆个POSS停下。

    “Whip,你怎么这时候……”从摩托车上跳下的男子一摘头盔便惊得前言不搭后语,“带两个……草薙京回来了?”

    “Whip?”美女左右瞧瞧,却见两个草薙京相貌的校服男都是事不关己的模样,只好迎向来人,“你是在叫我?”

    “你不是Whip?”来人愣了一下,忽然仔细打量起她来,“哦……还真不是……啊,对不起,你的相貌和我的一个朋友实在是毫无二致。”着,他瞟了一眼仿佛神游天外的两个“草薙京”,眉头不禁一皱,“我是斯密·李,隶属于巴西雇佣军,请问你们在这里徘徊的目的。”

    “目的嘛……”

    “找人,找一个叫莉安娜的人。”蓝衣“草薙京”帮忙抢答了,“你们这儿有吗?我们有一个不错的委托。”

    “莉安娜吗?”斯迷·李头,“我们这里只有一个莉安娜,莉安娜·哈迪伦。虽然她的任务成功率是100%,可惜她正在执行任务。如果你们很急,我们有同样专业的……”

    “等等,你是……莉安娜姓哈迪伦?”美女突然打断道,“她和希顿是什么关系?”

    蓝衣“草薙京”见此,一下凑过来八卦道:“老牛吃嫩草?”

    “咳咳,”斯迷·李掩饰着尴尬,“虽然你的问题超出了普通委托的性质,但是……莉安娜是希顿·哈迪伦的义女。”

    “义女?光源氏计划……哎呀!”

    蓝衣“草薙京”又在脱口而出,却被身边的美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身一拳勾中下巴,转体大于三百六十度倒飞出去。

    “义女吗?”美女强颜笑笑,打人的拳头依旧紧握,另一只手则递去一张纸条,“你可以叫我仙拉。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三个月内莉安娜有空闲,希望她能联系我……们。”

    “我会汇报的。”斯迷·李似乎被刚才那一拳所震撼,“你是……”忽然,他看到挨打的家伙像没事儿一样又走了过来,“你们都是格斗家?”

    “只要是人,都会有处理不了的烦恼。”仙拉没有正面回答,转身离去,“对了,请转告希顿上校——他有一个好女儿。”

    斯迷·李承诺道:“好的。不过,希顿已经是将军了。”

    “是吗?混乱的雇佣军军衔。”

    “……”

    ……

    “嘉,你那么激动干嘛?这些事情连我都知道,你竟然不知道?”

    “我这十年可没机会去打听!而且,莉安娜……是我的!”

    “喂喂,不管怎么,人家好歹把莉安娜养育……”

    “你懂什么?你当过父亲?你觉得从当雇佣军是好事儿?”

    “有什么不好?也不用战战兢兢地勾心斗角。”

    “你!”

    “得,这就发飙了?刚才你那一拳早知道我就躲了。”

    “算了,嘉,别追了。对了,刚才那个斯迷·李怎么不深究我们的身份,也不觉得我们这样来委托的方式奇怪?”

    “有八杰集罩着,雇佣军就不能像正规企业那样宣传了?顾客就是上帝你懂吗?企业文化你懂吗?”

    “停!你继续发你的疯,我去追玉了!”

    ……

    “Whip,你还好吗?”

    “李斯密?我在南非,还成。这儿几乎都是菜鸟。你怎么想起打私人电话了?”

    “你可以解释为我正在追求你。”

    “你……收到什么指示了?”

    “不,只是有些事情希望你来拿主意:我遇到了一个在咱们总部门口徘徊的女人,自称仙拉,和你长相完全相同,甚至,她还带着两个长相是草薙京的人!她似乎想委托莉安娜什么任务,而且对莉安娜与希顿将军的关系感兴趣。而且,她有格斗家的身手。”

    “长相吗?而且是我和草薙京……李,你要我拿什么主意?”

    “这些事,就我负责的范围,算是越权了。我究竟要不要上报,上报多少?相比你接触过的层面,我……毕竟知道得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