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八十八章 —成长

第八十八章 —成长

    98卷

    “你是又来欠帐的?”

    幻影酒吧的生意很好,除开品质与服务之外,南镇的二号人物到了这儿却得不到好脸色的传闻也是非常不错的隐性宣传。 .COM

    而今天,传中的剧情正在“上演”。比利一身正装,既像要去好莱坞走红地毯,又像是去相亲,不过,仍旧被King拦住了。

    “我是来清帐的。”比利亮出一把大钞,往King手里一递,便窜到吧台,冲伊丽莎白要了一匝啤酒,“多的就当买贵宾卡了,以后我会经常来,打八折怎么样?”

    “本店暂不实行VIP制度,而且,你最近就没少来。”仔细着绿票子,King没什么好气,却在找钱时若有所思,“莫非,你看上伊丽莎白了?”

    “咳……”正在喝酒的比利呛得不轻,“酒要是洒脏了西装,我要找你负责!”抬头间,正见伊丽莎白红着脸,像个害羞的哑巴,“喂,妞,别把你老板的玩笑放心上,你该有一个四分卫或者控球后卫的男朋友,当然,你也可能喜欢书生气那种。但别和我这类人瓜葛,不然,婚后你会因为牵挂丈夫而老得比别的女人快十倍。以前我还真没瞧出来,你竟是颗听句调侃就红脸的心脏,在酒吧可不多见。”

    “她也就对你害羞,不敢话。”King哈哈一笑,“毕竟,你是一个格斗家。”

    “一个混混出身的格斗家。”比利仰头就是半匝,也不再观察到别处招待客人的伊丽莎白,“King,格斗家真的那么好?”

    “从吉斯开始,到克劳撒,怒加,甚至神乐千鹤,他们的不断经营不就是要这结果吗?”

    King坐到比利旁边,打量着他的西装。

    “是呀!”比利深吸了口气,似乎在回味,“九一年,我是南镇冠军,却被人背后成是黑社会转行去打黑拳;九五年,我挤在酒吧看着自己在赛场上的重播,和大人、半大孩子,和莽汉、斯文人;九七年,无数人悄悄找我打听,问我为什么比我更强的吉斯大人不参赛为南镇争光。”比利的脸有些泛红,不是酒劲,却是醉意,“当我得知合冰那半吊子水平因为一人击败韩国队师徒两人而让南镇所有的酒吧沸腾时,我似乎应该高兴,却又觉得荒诞……被格斗家们炒作成普通人为之疯狂的伟大比赛,实际却是一个个阴谋的开胃菜。”

    “比利……”眼看着他又是一仰头干了,King想劝什么,却又不出什么来,“但毕竟,你也赢得了南镇人的尊敬,不是吗?”

    “虽然是一个混混,但我为南镇的秩序与发展奋斗,可我得到的却是惧怕;我领着不可告人的命令参加本与我无关的比赛,却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我不懂,我不服!”比利激动起来,顺手一拳砸向吧台,却被King眼疾手快地接住,“……King,你知道我什么穿西装吗?”凝神望着她,几秒之后,比利双手趴在吧台上,下巴就这么放着,“今天,莉莉要和东丈约会,我不放心,莉莉就激我一起去……我想了又想,该穿什么,见到东丈那傻瓜又该什么……”

    见比利没了下文,King好奇道:“结果呢?”

    “结果就是我一个人过了中午就来等你开张。起来,自从合冰走了,你这酒吧上午也不营业了……”比利的头埋在臂弯里,逐渐只剩头发,“我……是个懦夫,对吧?”

    “……哈哈!”忍俊不禁下,King终于大笑,“虽然我不赞同你这样干涉妹妹的约会,但对象是那个白痴的话,我可以替你打电话警告警告。”

    “可是……莉莉她……”

    比利露出只眼睛来,却见King眉宇间的狡黠:“她是你妹妹,可东丈算是我仇人嘛!”

    良久,比利直起身子:“King……谢谢你,我好多了。因为妹妹的约会,我竟胡思乱想了那么多东西……”

    “我也得谢谢你,积累了那么多帐单让我烦恼,也就没时间想念那个一直不回南镇的人了。”

    King的语调略显惆怅,比利却一把抓起她的手:“真的?那你的老茧怎么反而更厚了?莫不是计划要参加还没个准信的KOF98,好有机会见到他?”

    King结巴了一下,反击道:“那你现在又真的完全不挂念莉莉的约会了吗?”

    “要是那傻瓜把莉莉带到什么地方吃坏了肚子,我一定让他在医院躺一百天!对了,还有那卖东西的老板!”信誓旦旦的表情将King引笑了,比利则把她的手平放在吧台上,侧身对向她,“真的,隔行如隔山,你们泰拳的茧长的地方就和我们握棍的不一样。起来,今年如果真举办KOF98……我们组队吧?”

    King吃了一惊:“我们?”

    “代表南镇。”比利握住了她的手,“毕竟,KOF与帮派纷争无关,对吧?而且,现在吉斯大人不参加,我可不甘心南镇被Terry给代表了,也不希望外地人提起南镇时第一反应是极限流那不靠谱的老头子。”

    “不靠谱?也对!”King心领神会地笑,“但是,还缺一人。我不知道合冰什么时候能回来。他一会儿风传将要入赘草薙城,一会儿又据被神乐宫包养。”

    虽是埋怨的口吻,却也没什么酸味儿——这让比利不解:“你不担心那是真的?”

    “真的又怎么样?那种地方,不是合冰愿意待的。总有一天,他会回来,像刚刚从昨天回来。”King的脸上似乎写着自信与甜蜜,“好了,你是要继续喝闷酒,还是和我一起出去各干各事儿?”

    “你上哪儿?”

    “去那个不靠谱的老头子那儿接简,带他吃晚饭。”King洋溢着幸福。

    跟着King的脚步,踏出酒吧,比利忽然问道:“把弟弟寄在极限流,不怕将来成了坂崎良那样的呆子?”

    “呵呵!怎么除了吉斯,南镇的男人你都不待见啊?”

    “我倒是挺认同合冰。”比利反驳一句,径自走了,“虽然吉斯大人要我学会穿西装,但目前……还是觉得不合身。”

    ……

    “……Vice。”

    “比利?一个人来见我?这还是第一次吧?”

    “我……有一个请求:今后如果有机会,希望您可以与我一起代表南镇参加KOF。”

    “……”

    “我这种没文化的混混的心思,逃不过您这种据轮回了千年的玲珑。这就是我。”

    “好吧,我知道了……也难得你这文化程度出这些。我会请示麦卓。那么,三人组队的话,还有谁?”

    “King。”

    “她?哈哈,很好!非常好!我几乎可以答应了!同一城市的格斗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帐单关系,门当户对的年龄……”

    “等等,Vice,不是您想象的那样……”

    “怕什么?没条件创造条件就是了……”

    吉斯塔的层,Vice喋喋不休地谋划着什么,近在咫尺的比利哭笑不得。

    “哦?比利独自去见Vice了?”

    “是的,吉斯大人。”

    几层之下,一身道袍的吉斯摸着下巴,微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