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八十九章 —猜测

第八十九章 —猜测

    98卷

    “合冰,你的初恋,是King还是麻宫雅典娜?”

    游艇上,夕阳晚照,神乐潜龙笑吟吟地看着合冰的狼吞虎咽,双手拄在餐桌上,墨镜印着阳光,忽然迸出个问题。 .COM

    Leona闻言偏头,关注着合冰,手中的叉子悬在半空,就连晕船的神乐谦灵也望了过来。

    只是,合冰抖动着脸皮,仿佛没有听见,细嚼慢咽了很久才向神乐潜龙瞪去:“你能不在吃饭时间问这种问题吗?我不想吃包席!”

    “哈哈!”神乐潜龙放声大笑,随手将自己的餐盘推给合冰,然后将勉强立在身后的神乐谦灵摁上座位,“傻瓜,晕船就晕船嘛,何必在雇佣军面前强撑?”没有给他答话的机会,神乐潜龙单手怀抱吉他,掏出手机,冲合冰晃晃,“也许,这问题该找雅典娜妹妹核实?”

    “喂,喂!你这又是何必?”合冰猛然而言,伸手去夺手机,却没够到,“人家雅典娜那么忙……”

    然则,电话终还是拨通了:“喂,雅典娜妹妹?正在准备登机啊?那我长话短了。刚刚合冰谈到你时,情绪有儿失控哟……嗯……呵呵,没错,有Leona在场……好,再见~”

    合上手机,神乐潜龙得意洋洋地看着合冰:“雅典娜妹妹可真是聪慧啊!”

    就在此时,一直默然而观的Leona飘来一句:“无论初恋是谁,她们也不过是冰生命中的过客。”着,麻利地擦擦嘴,“谢谢款待。神乐代宫主,你可以和我细谈了。”

    “……噗!”神乐潜龙似乎一愣,“合冰,Leona一直都这么……可爱吗?”见他嘴角颤动着却不话,神乐潜龙哈哈大笑,“谦灵,去联系家里,我们回伦敦。”接着,她来到Leona身边,递出右手,“正式认识一下,神乐潜龙,神乐代宫主,被合冰保护的人。”

    面对微笑,Leona格式化地伸手:“Leona·哈迪伦,巴西雇佣军少校,被合冰呵护的人。”

    ……

    印度洋上空,一架私人客机孤独地飞行着。不过,飞机里的人却不见得孤独。

    “凯瑞甘啊凯瑞甘,你为什么会成刀锋女皇啊!”

    “裁缝,别闹了!大家都在休息。”

    麻宫雅典娜咬着嘴唇,一记微型精神力球砸在某台手提电脑的开机键上,然后,打了个呵欠。

    “雅典娜,你……这主宰为什么要改造凯瑞甘?”老裁缝显然还没死心。

    “拜托,这资料片就你一个人玩儿了!大家都那么忙,没人知道剧情。”麻宫雅典娜索性闭上眼,“从非洲到南朝鲜,跨了好几个时区……”

    “喂,别学那酒鬼那么愤青。”

    “你管不着!”麻宫雅典娜不再理他了,饿而独自呓语,“情绪失控吗?人人都有成长的烦恼啊……”

    一阵冷场在Whip的呼噜上中弥漫。

    “从战术角度来,主宰没必要改造凯瑞甘;她也没有人类的七情六欲,不会图个好玩儿而改造。所以,得从战略上去分析——主宰死了,凯瑞甘当了继承人。”

    打破沉寂的是Richen,她与老裁缝只隔了一个过道。

    “分析得有儿道理……”老裁缝咂巴着嘴,身子也歪了过去,“等等,你不是也忙吗?怎么知道剧情的?莫非……你偷窥我?”

    “呵呵,我的确对你老人家非常有兴趣,”Richen顺竿往上爬,笑得暧昧,“不知道你的身心是否老当益壮?”

    老裁缝似乎傻眼,犹豫半晌才道:“我的梦中情人,有一头金黄靓丽的秀发,所以,你出局了。”

    Richen动动眉头:“就像五十多年前?”

    “……这事儿不能得太细。”老裁缝回头瞥了一眼身旁的麻宫雅典娜,又冲另一边的Richen摆摆手,“我已经老了一个时代,你要感兴趣,去找年轻人,比如合冰什么的。”

    “他得了你的真传?”

    “习武又不是复印机。”老裁缝一边着,一边将手提电脑合上,顺带连口吻也有些意兴阑珊,“你自己不就是个博众家之长的典型吗?”

    Richen自嘲地笑:“我那些把式只配被一力降十会。不然,代宫主的保镖就不是合冰了。”

    瞅着她那样子,老裁缝叹而不语,良久,假寐道:“好武道,不求生死,偶有所立,辄欣然忘食。”

    ……

    Leona在船舱里和神乐潜龙细谈了很久,合冰却被撵在甲板上。夜色铺满,星光不错,地中海也没有大浪,只是,人却因为忐忑而越发孤独。渐渐地,合冰无意识地走动起来,直到推开舰长室那虚掩的舱门。

    “你……”里面只有神乐玲,见合冰闯入,不由惊了一下,“不去保护代宫主?”

    “我被暂时解职啦!”开个玩笑,合冰就着灯光,打量着她,“会开车,会开船,你还会开什么?飞机?”

    “只要是交通工具。”神乐玲答得低调。

    “……牛人啊!”合冰赞了一声,想寻个座位,却不可得,只得悻悻倚在门边,“不是习惯开飞机的人适应了那种速度,再开汽车时往往超速吗?我怎么见你开车开得很安全啊?”

    “你指的是军用飞机吧?”神乐玲反问一句,“不去找谦灵吗?反而跑我这儿来?”

    “那家伙晕船,半死不活的,瞧着都替他蛋疼。”

    “有你这么背后人的吗?”突然,一个声音飘来,神乐谦灵摇晃着走近,蜡黄的脸色配着气恼的表情,再加上那个性的着装,几乎成了个酒色过度的混混。

    合冰回头笑道:“当面儿我也这么关心。”

    “谦灵,连你也不在代宫主身边!”神乐玲诧异了。

    “Leona有杀心,我在场也保护不周全。”神乐谦灵走上去,一把搭住神乐玲肩头,“我,你那个考驾照时认识的帅哥呢?几个月也没见你联系了。”

    “你是哪个?汽车驾照还是飞机?”神乐玲眨眨眼睛,“拜托,帅哥是拿来萌的,又不是用来泄欲,就像你们俩一样——我又干嘛联系那么勤?”

    合冰望向神乐谦灵,却见他正望着自己——无语凝噎。

    “我……多谢你第一个把我扫到帅哥的范畴。”合冰慢慢后退,“我去潜龙那儿瞧瞧……还有,你就不用萌我了,萌这潮人就好。”指指神乐谦灵,合冰落荒而逃。

    “他怎么了?”

    “……天知道。”神乐谦灵终没有猜测,无可奈何地看着神乐玲的侧脸,手却从她肩上滑落,“我你也是一美女,怎么就这么宅呢?”

    “宅宅更健康嘛!倒是合冰,有他这样的保镖吗?越看越不专业。”

    “我也这么想。”神乐谦灵头,严肃道,“但我更相信代宫主的眼光。

    “谁人背后无人,哪个人前不人?”听着隐隐约约的谈论,合冰感慨着,偷偷往神乐潜龙的卧舱走去,“想不到神乐玲竟然是个宅女……但愿不是腐女吧……”

    当他来到那紧闭的舱门外时,似乎,又隐约听到了什么。

    “就算你用权力把我们拆开,我仍然爱合冰。”

    “喜欢那傻瓜只证明你更傻瓜。”

    “那又怎样?”

    “不怎么样,只是略羡慕成对的傻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