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九十章 —后起之秀

第九十章 —后起之秀

    98卷

    汉城。 .COM一场麻宫雅典娜的个人演唱会结束后的夜晚。

    属于一个人的夜里,比起许多明星流连夜店,麻宫雅典娜宁愿漫步在街上。虽然人在异乡,但面额充足的美圆、和善的态度以及娇好的气质,即使戴上墨镜也足以让她安逸地尝遍临街的各种美食——虽然不见得真是她心目中的美食,但其实也不过是醉翁之意。

    只是……

    “有个人和我一起品这些吃多好……拳崇,合冰……大家都身不由己。”喃喃的低语拨人心弦,周围却没人能懂那略偏软语的普通话。

    有的,只是无数男女为这个墨镜美女刷着回头率。

    直到,一对男女的街头斗殴荡破了城市的寻常故事。

    理所当然的,一个心灵传送术,麻宫雅典娜突现在二人之间,减弱版的水晶球将他们震开,手里的餐盒平稳如故。

    “有必要打架吗?”英语、汉语、日语,同一个意思了三次,麻宫雅典娜扫视着当事人,却发现不大对劲——身材壮实的男子在听到自己声音时眼神明显放光,而另一边的女人,不,女孩,似曾相识。

    “雅典娜?”“雅典娜姐姐?”

    同样的惊喜,紧接着不约而同的捂住自己嘴巴四望。

    然而,围观群众已经听到了。

    “糟了……”一咬牙,将仅剩的一儿吃叼在嘴上,麻宫雅典娜一手拉上一人,“先离开这里!”

    格斗家的速度不是普通人所比,而令麻宫雅典娜惊讶的是,身边这两人即使自己已经提速,都能轻松跟上!

    “好吧,就到这儿。”

    终于,麻宫雅典娜停了脚步,松手指着眼前:“这儿是我借宿的地方,有兴趣进去坐坐吗?”

    “金师傅的家?”女孩张大了嘴。而男子就几乎抓狂了:“这家伙不是早结婚了吗!竟然染指我的雅典娜……”

    “咳咳……”咽下嘴上的吃,麻宫雅典娜清清嗓子,“这位先生,似乎我不是‘你的’吧?而且,金师傅是个很顾家的人。”

    可惜,男子仍旧对此不感冒:“还金师傅?我早晚让他承认我才是将跆拳道发扬光大的那个人。”着,他低头紧紧盯着麻宫雅典娜,双手搓着不知该放哪里,“对了,我叫全勋,是……你的歌迷,可以为我签个名吗?”

    忽然,女孩的声音飘来:“就是你那猪哥嘴脸,我才忍不住教训你,现在从海报变成真人了,也不知道收敛儿。”

    麻宫雅典娜偏头,却见她愤愤的样子。

    “妹妹,请问你是?”

    女孩举着拳头:“喂喂,我已经快国中毕业了,怎么还是当年的叫法?”

    “我们……真的见过?”

    “我是李梅好不好?李梅!”见麻宫雅典娜还是茫然,女孩的拳头挥舞起来,“当初KOF的时候,你,我,合冰,还有椎拳崇……”

    “哈哈,我就怎么这么眼熟!”麻宫雅典娜欣然一把将李梅抱住,“一年不见,都长了那么高了!感觉你比去年又强了不少。一直都很勤奋吧?”

    “那当然!”李梅的下巴在麻宫雅典娜肩头着,颇为自豪,“自从前不久,金师傅被二阶堂红丸打败,我就决心等初中毕业了,一定向红丸哥哥那样到处旅行,和不同流派挑战。”

    忽然,从三人后面传来个声音:“我李梅,你的红丸哥哥那不是到处旅行,是到处留情吧?简直就是种(起)马!哦,不对,种(起)马是不戴套子的。”

    麻宫雅典娜偏头望去,只见一个打扮得清秀的女人,顺着她的右手往下看,才是声音的源头——蔡宝健。

    订做的西服,大包包的购物袋纷纷绕满了右臂。

    “蔡先生,请不要在未成年少女面前不雅的话。”麻宫雅典娜皱眉,俏脸微红。

    “我关心的又不是他的私生活。”李梅从麻宫雅典娜的怀抱钻出来,一副少年老成状,“反正,我不像你们,固步自封在一个流派,一个国家。雅典娜姐姐,我们进去。”

    ……

    虽是国家队教练,除了官方的场所,金家藩自家同样是一个道场,里面刻苦操练着不少富家子弟——倒不是那些人流露什么好的不好的气质与派头,而是草薙星次郎在分析了学员名单后的法。

    而当李梅仿佛主人般引着一行人进来时,草薙星次郎正在和老裁缝下棋,一个敬坐,一个盘腿。

    自来熟地凑上去瞧瞧,李梅的目光从棋局移向老裁缝:“自然流?”

    一句话便将老裁缝紧皱的眉头舒成个笑容:“姑娘也是个中高手?”

    “也就常问问国手,其实只会看看大模样。”李梅哈哈笑道,不知是自谦还是自豪,“多的时间都习武了。”

    “哦?”老裁缝闻言,本要下子的手将黑子当硬币直抛,眼睛在李梅身上游弋,“身段不错……会气功外放吗?”

    李梅摇摇头:“不会。当初觉得那样做浪费,就一直没学。”

    “浪费啊?”老裁缝笑意昂然,一把抓住直落的棋子,高声喊道,“Richen,出来,别在厨房鼓捣了,你比不得八杰集的火候。来和这姑娘过过招。”着,他又将棋局搅乱,“星次郎,你我的棋力,都比上不足啊!”

    忽然,一团火焰般的Richen裹着一身红窜了出来,手里还拎着把刀锋上沾着姜粒儿的菜刀。扫视一周,她的视线落在李梅身上:“就这……后起之秀?”

    听着显然的失望,老裁缝微笑道:“英雄不问出处,流氓别问岁数……”

    “那叫英雄出少年!”麻宫雅典娜在另一边声纠正着。

    “一个意思。”老裁缝打个哈哈,冲李梅目示Richen,“如果你能完胜这个姐姐,那么,在世界上绝大多数流派,你都能当螃蟹了。”

    “裁缝!不要乱直译汉语,别人听不懂的!”麻宫雅典娜再次忍不住插话。

    Richen却听懂了:“不敢当,不敢当!倒是姑娘……”着,Richen的口吻变得玩味,“似乎前途无量啊!”

    终于,李梅不耐烦了:“少废话,打了再!”

    话音未落,便是一记直踢!

    Richen轻蔑地笑,菜刀随手扔掉,侧身伸手,准备四两拨千斤。但是,李梅的腿没等踢到就落地了——她仅仅是为了拉近距离!

    这次,同样是腿法,近距离下,Richen却没了足以让自己从容的反应时间了。

    “连环腿?”老裁缝低呼一声,看得更津津有味了,“她不会先把自己搞晕吧?”

    如果内行看门道,那也幸好在场的全是内行——蔡宝健的妻子在道场门口就离开了。而现在,全勋正拉着师侄打赌:“你看,李梅能赢不?”

    “我师叔啊!”虽两人的年龄反而是全勋几岁,但蔡宝健喊得却亲热无比,“你是没被这个Richen虐待过,那可是神乐宫的人!整个非洲、西亚,好多流派都据被她用各自的功夫挑翻了!”

    “真的?”全勋凝神看着不断格挡的Richen,“姑苏慕容还是无相功?”

    “我的师叔啊!以后少看儿武侠,据那老裁缝,中原的武学比厉害多了!”蔡宝健继续“科普”着,“三神器几百年不敢登陆中原呢!”

    “有这么牛?”全勋不信,“那现在怎么他们还缩在中国?”

    “不是每个人都有兴趣往火星殖民。”突然,麻宫雅典娜递来个签字板,“签名收好。谢谢你欣赏我的歌。”

    “啊?谢谢!谢谢!”全勋双手颤抖着接过签名,左看右看,就差搂在怀里,刚才的话题立即浮云了。

    倒是蔡宝健问道:“麻宫姐对她们的切磋没兴趣?”

    “我有兴趣又能如何?现在的李梅太柔弱了,充其量不过冉冉升起。”麻宫雅典娜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金师傅今天又在国家队那儿留宿?”

    “不是。东焕在学校闯祸了,金师傅去赔礼道歉,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来。”

    “金东焕?”麻宫雅典娜讶然,“的确……有些轻浮,但应该不会欺负弱吧?”

    “哪儿呢!”蔡宝健摆手解释,“感情纠纷,感情纠纷。真要是斗殴,估计得动家法。”

    “哦~~”麻宫雅典娜噗地一笑,“活该!”

    不远处,李梅的连环踢就没有停息的迹象,也没有完全重复的动作,行云流水间,“观众”们目不转睛。

    良久,Richen忽然借力大退一步,又猛地前踢出去,与迎面而来的李梅互中腹部。

    区别是,Richen退了两步,李梅却倒飞出去,被飞身而起的草薙星次郎接住。

    “十分钟,可以当表演赛了。”老裁缝鼓掌而起,“姑娘,基本功扎实啊!”

    Richen却哭笑不得:“从来都是我被一力降十会,今天也算尝鲜了。”完,她整整仪容,望向将李梅扶住的草薙星次郎,“没有内伤吧?”

    “估计是淤伤。”无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草薙星次郎按住李梅的伤处,痛得她咬牙,却没有挣扎,也没叫出来。

    终于,草薙星次郎头,放开李梅,与Richen对望:“幸好,Whip不在。”

    接下来,便是两人眼神的交流了。

    问题是,很显然,他们互不相让。

    直到老裁缝不耐烦了:“姑娘,过来过来,叫什么名字?”

    “李梅。”或许是才遭遇挫折,或许是因为疼痛,李梅走到老裁缝身边,竟有丝怯生生的味道。

    “李梅啊,好名字。”老裁缝轻轻牵起她的手,“输得服气吗?”

    “现在服气。将来她肯定不如我。”李梅脆脆的声音在空气中游荡。

    “呵呵,有志气。那你想更强吗?”

    李梅明显犹豫了一下:“肯定的……但我可不想像金师傅那么呆板。”

    老裁缝伸手摸着她的头,满是喜欢:“要不……你去跟合冰学两年?”

    “什么!”所有人出乎意料。

    除了李梅:“合冰哥哥?传闻他似乎是你的记名弟子?他现在很强了?”

    “记名什么的都是浮云。不过……你们以前认识?”老裁缝一愣,“那更好。Richen,准备送李梅到合冰那儿去。另外,星次郎,去瞧瞧金家藩的孩子究竟怎么了,感情问题都这么晚还没解决,不会是搞出人命了吧?别因为那些个杂念浪费了那根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