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九十一章 —立秋

第九十一章 —立秋

    98卷

    “于是你就休学跑伦敦来了?”

    神乐宫内,神乐千鹤的卧室,睡眼朦胧的合冰坐在床上。 .COM时间早将神乐千鹤的气息散去,但合冰也没改变其中的简朴。靠在椅子上的李梅颇不安分,可左顾右盼后又发现卧室里稍微耐看的竟只有合冰了。至少,他穿着的白睡衣是理论上属于神乐千鹤的中性式样。

    对此,合冰倒没心思深究,神乐潜龙给什么他就穿什么。神乐谦灵当时那惊讶的模样不过是浮云——明知道Leona就在暗处的情况,似乎给了他不的压力。

    而眼下的问题是,李梅。这个热血漫画主角般的少女,且是在拯救世界的年龄,换句话,正是进入青春又残留童真的岁月。

    “那个被叫成‘裁缝’的老爷爷让我跟你修行。”

    亮晶晶的眼睛下重复已过几次的话。

    恰好让合冰很不忍心——他沉默了几秒,忽地抓起枕头边的手机,打通一个电话就开吼:“你有病啊!让她跟国家队教练混,过安稳日子不好?什么……良才可惜?我阿波罗你个……嗯?雅典娜……你怎么接手电话了……金东焕?长子……草薙星次郎?都……默认了?好吧……下一站是东南亚?你……心儿,那儿据不安稳……挂啦!”

    手机随手一扔,合冰脱口而骂:“这世界疯了!”

    “你才疯了。”李梅不喜欢合冰此刻的样子。

    “哈哈!他可不是疯子。”笑声骤起,神乐潜龙推门而入,“姑娘叫李梅对吧?长得真清秀,Richen对你的评价不低哟!”招呼着,她坐在床沿上,倒提的吉他横在怀里,紫墨镜下只见笑容,正对着李梅的眼睛,“……大好年华啊!”

    隔着床单,合冰伸腿碰碰神乐潜龙的腰:“潜龙。或许我真的疯了。我仿佛当了潘朵拉。”着,他直着身子,将腿移到侧面,前倾着靠上她的右肩,偏头望去,几乎吻上那侧脸,“却不知道那希望在哪里,是什么。”

    微弱的呼吸拍打在神乐潜龙的脸蛋上,让她轻轻一抖:“魔盒装了光怪陆离的东西,却不一定是潘朵拉看到的表象。”她拨了个音符,回手抚摩合冰的额发,“而且,潘朵拉本身,也许便是魔盒眼中的魔盒。”

    “我不想讨论轮生花序,我只是因为抓了一颗盒子里的巧克力糖,却发现那是迷(我阿波罗起个沙加,这都是违禁字)幻药,把我本知的世界弄得面目全非。”合冰叹了口气,双手环抱着神乐潜龙,那双被吉他遮住的手在她腹部敲着莫尔斯码,“潜龙。李梅只是一个单纯的孩子。”

    神乐潜龙笑笑,微微后仰,靠着合冰,这姿势已弹不好吉他,却还是拂了几个音。

    “李梅啊!”神乐潜龙清声而唱,“明天就像是盒子里的巧克力糖,什么滋味,充满想象——那么,你又好什么口味?”

    “我……”李梅歪着头,想了想,突然指着合冰,“我不想吃糖。我听了裁缝爷爷的传,他合冰哥哥厉害,所以我要打败他,而且,Richen姐姐也承认不是他的对手。”

    “我又无辜中枪……”“哈哈……”

    合冰与神乐潜龙同时偏头看向对方,却恰好一对嘴唇擦在一起,然后又飞快分离。

    一切不过一秒。

    “你们……”李梅眨巴着眼睛,“果真是在恋爱?”

    两人持续发愣。

    见此,李梅猜中似的拍着巴掌:“我就嘛,那些爱情片里相守多年的夫妻就是你们抱在一起的感觉,用蔡叔叔的话,叫……叫什么来着?”

    李梅冥思苦想起来,神乐潜龙却忽然爽朗地笑,她的手从合冰头滑到后颈,用力夹在自己肩上:“合冰,你,你喜欢我吗?想和我恋爱吗?”

    “别和我谈感情,谈感情伤身体。”合冰嘴上着,鼻子里充斥着神乐潜龙的气味,手上却敲着别的意思,“你又何必一问?我的一见钟情不是你;日久生情也不是你;利益的一拍即合也轮不上你亲自出马。”

    神乐潜龙摇头,把合冰的脖子勒得更紧了:“感情?不过是比金钱更高级的利益模式。伤身体,只明你投资亏损。”

    “喂喂……”

    无视合冰插话的**,神乐潜龙继续着,口吻却显温柔:“合冰,你希望你的孩子,是又一个Leona,还是又一个雅典娜?”

    “……”

    合冰闻言,渐渐抱紧神乐潜龙,头却埋了起来:“换个轻松的话题好不好?”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神乐潜龙几乎感受到合冰在颤抖,不由哄孩子一般拨弄他的头发,“好吧……我可以这是我的初吻吗?”

    “饶了我吧!李梅在呢!”

    终于,合冰猛地整个人往后弹去,蜷缩在床头,双手抱在胸口,像个失措的媳妇:“潜龙,你别……你是了解我的,我卖艺不卖身……”

    “我还了解,你从不仗势欺人,你喜欢被动。”神乐潜龙回头见他模样,忍俊不禁,“起床吧!别在姑娘面前装怂。”吉他音再起,“我喜欢,一回家,就有暖洋洋的灯光在等待;我喜欢,一起床,就看到大家微笑的脸庞;我喜欢,一出门,就为了家人和自己的理想打拼;我喜欢,一家人,心朝着同一个方向眺望。”歌罢,她又回头,“喜欢这样的生活吗?愿意在哪个城市享受这样的生活?”

    合冰默默听着,在床单里暗箱操作,穿上衣裤,无视李梅好奇的眼光,然后下床,手轻轻贴在神乐潜龙背上:“我不是诸葛亮,也没有韩德让的韬略,更不是大梁城里的市井之徒。你再这么拨弄下去,我真得为你而死了。”

    “不是过吗?我要你为我而活。”

    “那不现实。”

    合冰的脸上写着酸楚,似乎有泪在眼眶里摇摇欲坠。

    这让李梅不解:“合冰哥哥,神乐姐姐,你们在什么?我知道诸葛亮,但韩德让是谁?我不懂。”

    “中国历史上的一个人生负犬而已。”合冰胡乱拭拭眼睛,抢在神乐潜龙之前答了,“李梅,有些事情,不懂也不见得不好……老裁缝让我教你对吧?走,去练功场,打一局再吃早饭。”

    “去吧!吃完饭来见我,今天,我们可能要出门。”神乐潜龙首肯道,目送他们离开。

    然后,她拨起旋律,随性而唱,不时反复着,雕琢音节和歌词。

    当合冰牵着浑身尘土的李梅回来时,正见神乐潜龙定稿似地弹唱。

    “你坐在床沿上,看着窗外流过的光。你伸出双手,摸着心上写下的希望。你花,开了又落,像是一扇窗。可是窗,开了又关,像爱的模样。你提着木吉他,等着有人带你去流浪。你想睡去在远方,像一个美丽童话。那魔盒,合了又开,漂落下梦想。我们俩,合了又分,像一对船桨。”

    合冰望着她,那墨镜下恬静的脸,不禁凑上去,缓缓蹲在她面前,仰头续唱:“总要有些随风,有些入梦,有些长留在心中。于是有时疯狂,有时迷惘,有时唱。”

    神乐潜龙止住动作,仿佛回味合冰的副歌,而后,忽然俯身,托着他的脸,宛若叱咤风云的人在欣赏一丝柔软:“恰将心事付瑶琴,弦起动知音。合冰,我得考虑是不是和千鹤姐争一争了。”

    “争?争什么?”合冰茫然。

    “和我一起出门办事吧!”神乐潜龙温柔一笑,却答非所问,“一九九八年,八月八日……立秋。李梅,今天,你且留在神乐宫。”

    [sp=http://player.ku6.com/refer/JEB5VK5nANmbgaH4/v.sw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