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九十二章 —骨牌倒下

第九十二章 —骨牌倒下

    98卷

    不管李梅有多不情愿,不管Leona将会以什么方式监护或者监视,合冰此刻思考的,却是神乐潜龙——比起她的作风,这次出门貌似随性而至了儿。 .COM

    此刻。合冰坐在新换的汽车里,身边的神乐潜龙假寐着,司机依旧是神乐玲,后视镜里的车上是神乐谦灵。

    低噪音中行道树,阳光温柔,鹊声清脆。

    如一个普通的夏日早晨。

    “李梅被你欺负得挺惨?”

    “是是陪她玩玩,让她感受一下。”

    听着神乐潜龙随口的话题,合冰的脑海闪过李梅灰头土脸却依旧不服气的表情,然后,记忆便牵扯到了一九九五年的KOF赛场。

    八神庵那不置可否的反问:“打败?”

    那时,便如今日自己与李梅的差距。

    更加拨弄合冰心弦的,是八神庵对麻宫雅典娜的劝:“你更适合当一个歌手。”

    直到今天,方才霍然明悟。

    只是,同样的话,想对李梅,却连的勇气也没有。

    “告诉她,你的脚印在哪里?”

    神乐潜龙的问话把合冰的遐想拉了回来。

    “也许,是想她知难而退。”合冰甩甩头,“恐怕适得其反了。就像当初……”

    ……

    目的地不算太远,午餐时间正好到达,是一处豪宅——只是,在习惯了神乐宫的合冰眼中似乎颇不怎样。

    主人是一个外表绅士的中年人。礼仪上没有丝毫不周,却是连合冰也轻易察觉到的冷淡。

    “给,听听摇滚乐。”

    当他俩被引进一间安静的会客室时,神乐潜龙递给合冰一随身听,还温柔地为他塞上耳机,然后冲主人微笑:“请不用担心。如我事先要求的,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应该很好吧?相信你也装了没有死角的摄像监控系统。所以,我这个保镖只是预防你对我发难,而在我的角度,此时此地对你动粗只是得不偿失。”

    “我们会谈过程,正在向我所掌握的渠道直播,当然,谈话的内容只有你我知道。”中年绅士警告似地头,“希望神乐代宫主的话比你的下属多些新意。”

    “那就好。”神乐潜龙满意地笑,伸手启动了合冰手上的随身听,接着怀抱吉他,惬意地仰靠在沙发上,望着对面写字桌后正襟危坐的中年人,滔滔不绝起来。

    只是,这些,与合冰无关了。他的耳边充斥着一些熟悉或者貌似相识的重音乐,唯一能观察,也是必须关注的,是中年绅士的神态和动作。

    这让他联想到克劳撒,但眼前的人不是格斗家,问题不大。

    谈判嘛,这种事儿最累人了。不是被人烦就是烦别人,碰上狼狈为奸的也为利益分配寸土不让——在合冰的观念里,多数情况如此。这不,合冰见证着中年绅士那就差写明软钉子的脸和神乐潜龙演讲式的嘴唇分合,仿佛一个推销员,还是面临困境的那种。

    更烦人的是这状态持续了很久,至少换做合冰的话,早就不欢而散了——他甚至已将中年绅士似笑非笑的神态解读成打定主意坐观神乐潜龙演讲了。问题是,合冰并不喜欢长久听重口味的摇滚。

    唯一让合冰保持沉默的原因,是他相信神乐潜龙不会做无意义的事。

    最终,神乐潜龙不再话,反而低头抱着吉他拨弄起来。中年绅士依旧当着淡定的观众,仿佛经历涛拍浪打而岿然得胜的堤坝。

    不过,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中年绅士缓慢却实实在在的改变着神情。各种各样的情绪在他脸上此起彼伏,直到恐惧、绝望、无助、愤恨之类的负面情绪取得霸权——此时,他突然伸手拉开抽屉,取出镫亮的手枪,对准了神乐潜龙。

    合冰一下子凝神。

    果断要尝试空手接子弹?兴奋与忐忑在他心里共存。

    然而,那被注视着的扳机在手枪转向前还是没能扣下。中年绅士的脸上只写剩末路,枪口也缓慢地朝向了自己的太阳穴。

    “砰!”

    枪声一响,神乐潜龙猛地抬头,旋即受到惊吓般地蜷在沙发里,死命地抱着吉他。

    而合冰,已然惊呆。

    为什么这样?

    一分钟后,有人破门而入,双方的人都有。打破死寂的动静让合冰回过神了,不由取下了耳机。

    比起手忙脚乱检查尸体的人,神乐谦灵只随意挡在神乐潜龙身前:“你知不知道,枪口对准你时,我心都超负荷了。”

    “我信合冰。”

    神乐潜龙慢慢站起,口吻已没有被惊吓的迹象。她从后面拍拍神乐谦灵,然后回头望着保持戒备又面露不解的合冰,“既然录象公开,那么,在宫主过问之钱……咱们得赶时间。”

    “这……是你……”

    合冰的问题被神乐潜龙的食指封住。

    直到离开,两人都再没有话。

    无论得迅而来的警方怎么推断,神乐潜龙早已扬长而去-上车时,她给了神乐玲一张纸:“按这些地,拟一个最优的一笔画。咱们赶时间。另外,给家里打个招呼,从今天开始,与我相关的一切消息,暂时封锁。”

    合冰忍不住问道:“包括刚才?”

    神乐潜龙一笑,侧倒而下,枕在合冰腿上,肚子上抱着吉他。

    “问题且埋一埋吧!这段时间,我没精力和你细了。”

    ……

    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五日。新西兰,惠灵顿。一架私人飞机离地。

    飞机里装潢朴素,却应有尽有。在最显眼的地方,神乐千鹤与八神庵并坐着,手里各自把玩着一个信笺。

    “今年,你被人捷足先登了?”八神庵穿着白衬衫,接过空姐模样的神乐镜灵递来的牛奶,眼睛却打量着神乐千鹤那熟悉的巫女装,“穿着这身回去,是想干什么?”

    “既然有人模仿怒加搞儿噱头,那就陪他耍耍。”神乐千鹤微笑道,“我忧心的,是潜龙近来的动作,”着,她握住八神庵拿信笺的手,“当年,她差儿杀了你,不过是孩子不知轻重;而今,她已经得心应手,当作一种不被舆论与法律定罪的手法来铲除他音。”

    “……她不是在为你的利益行事吗?”八神庵没有抽手,却转过头去,看向别处,“而且,她杀的人,其实不多。”

    “但这会让人兔死狐悲!”

    “相反……”八神庵喝了一口牛奶,回头对着她,“我没机会搞你们这些政治,但根据你的信息,我却觉得,那姑娘想统一欧洲高层。经济,政治,甚至思想……至少在短时间内。”

    神乐千鹤不信:“为什么?她做得到吗?”

    “那得问当局者迷的你自己——神乐宫真正的实力如何?”八神庵似乎在笑,“在你身边的神乐镜灵,真的只是一个秘书?嘘……你别解释,我也不会散步,我不想你为难。不过,有件事我倒终于想通了。”

    “什么?”

    “当初八咫家被草薙城逼成丧家之犬,元气大伤下究竟凭什么称雄于欧洲。”八神庵的眼睛变得深邃,仿佛遥望着历史,“是啊!本是和睦多于分歧的两家,怎么可能因为一个普通大名的下属的继承人性别就撕破关系?镜灵的先辈才是真正的导火索,甚至起因吧?大航海时代,草草离乡的落魄,却能短段数十年间鹊占鸠巢,最终吞并斯图亚特王朝,她的先辈正是那被个时代选择的英雄吧?我几乎能想象他们在那个时代的海战中,恰好是怎么无敌的存在!所以,神乐镜灵姐弟,分别在宫主与代宫主身边,也算一种殊荣。只是,他们的来龙去脉永远不会公开,历代的功勋也被他人替,更重要的是,不能让草薙城知晓他们的存在。”

    肯定的语气,完猜测,八神庵静静看着欲言又止的神乐千鹤。

    “我知道得太多了,但你不会杀我。”八神庵笑了,约莫有一丝得意的味道,牛奶也一口口喝尽,然后轻轻抚摩着她的手背,“不惜生前身后。镜灵这一脉,做到了。神乐宫又有多少人也做到了,压根儿湮没在正史中?正是这种前仆后继的传统,神乐宫才会有那么多人支持那个完全不习武的姑娘当代宫主吧?千鹤,我是外人,却能猜出神乐宫有人对你微词颇多。你,太安静了。”

    “安静?我只是如履薄冰。”

    神乐千鹤否认道,二郎腿轻轻摆动。

    “他们信任你,却不见得肯定你。军人的存在是保卫和平,而和平年代的军人无用武之地。当和平持续太久,军人,特别是鹰派的存在感往往自觉稀薄,因为他们一生的本事与职业都寄托在那儿了。而神乐宫里,也存在这样的人吧?”八神庵眼瞧着势侍立在不远处的神乐镜灵,“我猜错了吗?”

    神乐镜灵撇着嘴:“我等待宫主下令灭你的口。”

    “镜灵,别开玩笑。”神乐千鹤摆手,又问,“庵。从前你即使深思熟虑,也惜言如金,今天为什么……”

    “因为对象是你,安静的千鹤。”八神庵暧昧而捉弄地笑了一笑,旋即正色,“更因为我从河北省回来。千鹤,你想过吗?中原辽阔,人杰地灵,貌似裹足不前,实力却深不可测。而中原之外,明争暗斗不断,自大航海时代,激烈不堪。二战,草薙城甚至基层失控,元气虽在,至今不敢妄动。那么将来,神乐宫会步其后尘吗?”

    神乐镜灵再度忍不住插言:“我们万众一心,不需外人指。”

    八神庵蔑视之余,笑而不语。直到神乐千鹤出声:“有前车之鉴,神乐宫不会军队挟持政治。”

    “你不会,安静的你,擅于掩藏进取心。如果对方不犯一丁儿错误,你甚至会安静一辈子;但那姑娘不同,她马不停蹄地杀着不顺从她的富贵权,恐怕……是因为她的布局太大,大到团结的神乐宫仍不够支撑,不得不先强求一个团结的欧洲……但愿是杞人忧天。可是,当神乐宫在她的路上越行越远,需要忧虑的,也许将是军队与政治都被挟持在她的车上了。”

    完,八神庵朝神乐镜灵头:“你可以我在诋毁那个姑娘。毕竟,她差儿杀了我。”

    神乐镜灵想反驳,却见神乐千鹤眉头紧皱。良久,这位宫主一声长叹。

    “庵,我也有野心,你懂的。你我安静,不过是不愿流血太多,更算是能力不足。既然潜龙有自信做我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激进……就激进吧!”

    八神庵用力握住她的手:“千鹤,这是你的真心话?”

    这让她似乎有儿吃痛:“庵。你又品尝过我的滋味吗?”

    淡淡的反问让八神庵最终放手,低下头去。

    过了很久,神乐千鹤扬起手中的信笺:“罢了,谈谈这个吧——KOF98的邀请函,还是‘R’开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