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九十五章 —疑问

第九十五章 —疑问

    98卷

    当神乐谦灵将手机递给神乐潜龙时,她轻声问道:“谦灵,你是想在外面站岗,还是留在房间里听电话?”

    神乐谦灵的手一抖:“……这不是我能自主的事情。 .COM”

    “如果我给你一个自主的机会呢?”

    似乎,神乐潜龙咄咄逼人了。

    神乐谦灵猛地凝视着她,一言不发,呼吸却紊乱了。神乐潜龙也静静等待他的回答。

    直到那手机里隐隐传来约莫是一个女人的声响,神乐谦灵方才“大梦初醒”:“不可能有如果。家里不会接受那样的风险。”

    完,他便出了房间,那关门的动作很是利落。

    离开后的他并没有当什么守卫,反是寻到宾馆的车库里,凑向那正一个人计划着保养车子的神乐玲。

    “阿玲,你的那些男朋友呢?”

    “混蛋,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这几个月咱们不是朝夕一起的?我哪儿有时间啊!”

    “是啊……”

    神乐谦灵不置可否地回应着,靠在附近的立柱旁,静静打量着她,口中哼着略有些伤感的调子。

    两个人都熟悉的旋律。

    “十年了,或者更久?”

    “那时候的我,在家里哼着这个曲子,却没人理睬,连跑来嘲笑的人都没有。今天,你至少会安静地听我这半调子水平。”

    “如果没有潜龙当众演奏这曲子,估计到现在也不会有人愿意理睬。”

    “几乎同样的曲子,我和潜龙却是天壤之别。单单用那把吉他,她就能让家里分歧最大的人旦坐而观。”

    “然后,有了让人聆听的平台,她就可以让那些分歧消失。”

    “所以,家里人,特别是空闲相对多些的年轻人,都愿意相信她,从聆听她的魔音开始。”

    “就像你、我。”

    神乐谦灵和神乐玲你一言我一句的回忆着,回忆着自己保护追随着的人。神乐玲始终做着自己的事情,那脸上的表情却很美。神乐谦灵就这么望着她,那漂亮的样子。只是,他看到的,似乎更多的是一些回忆。

    “当家里有人为一块蛋糕互不相让时,她总能勾勒出一个合作的办法,结果是获得两块,甚至更多的蛋糕。”

    “你老是记着吃啊?”

    “时候,谁不是谗猫啊?”

    神乐谦灵理直气壮的承认让神乐玲哈哈地笑。

    他却突然低沉起来:“可是,潜龙似乎在为我们勾勒无法想象的蛋糕了。我却……”

    “怎么了?”

    神乐谦灵站直身子,向神乐玲靠近:“我……你身上有烟吗?”

    “啥?格斗家谁抽烟啊?”神乐玲讶然,“你想干嘛?”

    “那你身上有酒吗?”神乐谦灵继续问道。

    “你疯啦?”神乐玲抬起头,几乎要伸手摸他额头了,“你见过哪个驾驶员随身带酒的?”

    “我没病。”神乐谦灵摆摆手,离神乐玲更近了,眼神却没了焦,“突然间压力大了一会儿,我只想找个人话,最好……找儿新鲜事儿……不让自己想那些无力的事情。”

    神乐玲眨眨眼睛,伸手在他那文化衫胸口的图案上,口吻变得暧昧:“要不要姐姐带你开个房啊?绝对新鲜刺激……”

    “滚。就你那宅样儿,闷骚,勾引少年郎……”神乐谦灵蔑视过去,“我这0.9的笔芯比不上你已经扩张成1.5的自动铅笔。”

    “啪!”

    神乐玲顺手一巴掌扇个正着,丝毫不吝啬刚才回忆的气氛。那鲜红的五指印记立即新鲜出炉:“宅怎么了?闷骚又怎么了?谁勾引少年郎了?天天的保健操我白做了?谁1.5了?0.5还差不多!”

    神乐谦灵却笑了:“这不挺直接的吗?何须调侃我?”

    “醒神了就回去保护潜龙。”神乐玲继续起检查和计划保养车子的事情,“欠揍。”

    “谢了。”

    留下句有犯贱嫌疑的话,神乐谦灵慢悠悠地原路返回。

    在电梯里,他摸着仍有痛感的巴掌印,表情却轻松不少。

    “比起那个在梧桐树下头头是道的姑娘,这才是实在又熟悉的生活吧……梦想,有一个追随的目标,就够了。毕竟自己又不是那块料。况且……已经有合冰存在了。”

    喃喃自语仿佛自我催眠,当电梯门开时,神乐谦灵已然换回那潮人的面貌,除了那醒目的巴掌印。

    ……

    在这些事情发生的同时,神乐潜龙的房间里,她目送了神乐谦灵离开,然后将手机放到耳边,便是神乐镜灵的怒喝:“白痴!在磨什么洋工!”

    “是镜灵吗?容易暴怒会老得快哟!”神乐潜龙的声音有丝甜味儿,“让千鹤姐接电话吧!你那弟弟没渎职。”

    “紫。”

    “千鹤姐,叫我潜龙好不好?”

    “你可以在全世界面前成为潜龙,但在家里,你首先是紫。”

    电话里,神乐千鹤的声音很温柔,同时有让人不能拒绝的味道。

    神乐潜龙笑了:“可是,我现在没在家里啊!”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好吧。潜龙,我相信你的能力,所以不问你全盘的计划。但我得问一句:你的计划,在你我的有生之年可以完成吗?神乐宫不是八杰集。”

    “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吗?”神乐潜龙摘下墨镜,看向一旁的合冰,又是那亮晶晶的眼睛,“只要我们不夭折,便能安稳渡过可能夭折的时间。”

    “有你的承诺就足够了。那么,你继续当代宫主。我收到了KOF98的邀请函,今年,我将以女性格斗家队队长的身份参赛。”

    “什么!”神乐潜龙猛地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你执行你的计划,我去看看这次敢举办KOF的人究竟是什么成色,就当是散心吧……反正,我也没有太多的人可以组队。”

    “可是,我已经答应了麦卓,作为她和八神庵,还有合冰的队伍的领队参观比赛了!”

    也许是出乎意料,也许是思考着什么,神乐千鹤再度陷入一阵沉默:“你……是将这次突发的情况加入了原计划,还是打算借此制造什么不在场证明?”

    “都有一些。”

    “就这样吧,也不算太大的问题。不过,是麦卓来要求的吗?”

    “所以我不明白,这件事情,有什么价值,让她愿意亲身来欧洲见我。”着,神乐潜龙的手拉住合冰,眉毛却一动一动,“还是,合冰对于她,有如此的重要?”

    “在庵眼里,麦卓的提议有多重要?他不是一个轻易迁就别人的人。”神乐千鹤疑问的却是另一个方面,“还是,在他心里,麦卓,或者她代表的八杰集,有多重要?”

    “好吧,这些问题,就由我来问八神庵吧!当年差儿嬉戏出人命,而今,却也是闻名天下的帅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