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零一章 —叶真

第一百零一章 —叶真

    98卷

    也许,一份报纸便能了解天下事。 .COM但贴身陪伴神乐潜龙的合冰最近却连接触报纸的机会也没有。最终,在神乐潜龙入睡的时候,他站在窗前,拨了个电话给麻宫雅典娜。

    “喂,忙吗?”

    “忙!”麻宫雅典娜直言不讳,“又要比赛又要开演唱会,从来没有这么忙过。幸好,拳崇和师傅在身边,主办方也决定特意修改我一个队伍的预赛规则。”

    “哈哈,大明星的待遇嘛!”

    合冰笑了,可是那迎接入窗晨光中的表情并非笑声那么轻快。

    主办方?今年的主办方究竟是谁?合冰只觉得一阵无力。

    “我也想开金手指啊!在哪里能开?”

    “合冰,你在什么?”

    “没什么,你就当是压力太大的胡言乱语……”

    忽然,从对面隐约传来老裁缝的大呼叫:“金手指就是游戏机的作弊器!”

    “裁缝!别打断人家话!”

    麻宫雅典娜略显气恼的话逗出合冰发自内心的笑容。

    “是啊,就他知道!”

    是了,这便是曾经天下第一的人儿。一个热闹城市中的老宅男,而非守在罕无人迹的山洞里等待传功给主角的怪物。这样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才是让人愿意心平气和活下去的世界。

    合冰的笑容渐渐淡去,却仿佛从肌肤雕刻入了骨肉。

    “那么,你今年是和拳崇还有老人家组队了?”

    “和认识你那一年一样。没办法,有人想显示他老而弥坚。”麻宫雅典娜的话里带着讽刺。

    却让合冰生出感慨。

    或许,只有和雅典娜,才有家的感觉吧……夹杂在众多高来高去的人事之间,即使没有在风暴的中心,已经有些难于呼吸。就像前几天神乐潜龙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干的事情,即使自己还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他人的滴反应已足够让自己心底发凉了。

    心细如发,合冰脱口而出:“我的雅典娜是天上仙女,自与凡人不同。”

    “你……怎么又提这个?”麻宫雅典娜愣了一下,似乎不知所措。

    “同样的话,心境却完全不同了。”合冰想解释,却选择了含糊,“知道越多,越明白自己的无知。这话得真对……离开你的这些日子,越来越感悟到你的好了。”

    麻宫雅典娜还是不太明白,也可能是她希望合冰明白:“你到底想什么?”

    “身在其境,我怎么得出口?”合冰突然露出狡黠的笑,就像当初麻宫雅典娜时常对自己露出的笑,一样的神韵,“就让拳崇好好琢磨吧,我可不想陪在我的雅典娜身边的,是一个忘记动脑筋的宝宝。没估计错的话,拳崇现在也在旁边吧?”

    “没错!他正在吹鼻子瞪眼!”麻宫雅典娜银铃的笑声传来,“要和他几句吗?”

    “……不必了。”合冰犹豫了几秒,“我其实是想问一问,九月十一日,神乐潜龙在维也纳究竟干了什么?我至今被蒙在鼓里。”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随着麻宫雅典娜迷惑的话,电话那头七嘴八舌起来。

    不久,镇元斋那苍老的嗓音占据了主动,他首先清了清嗓子:“合冰啊,我……你已经很久没有认真和我过话,不对,你是从一开始就没对老人家的尊重……”

    隐约传来椎拳崇的声音:“重!”

    “……哦,好好,我……合冰啊,这事儿,雅典娜和裁缝都不知道。我和拳崇却看了报纸……舆论众纷纭,但神乐宫肯定是离不了干系,具体的,你还是从你身边的人那里了解的好。我们也是道听途,我不希望这种不尽详实的消息左右你的判断……毕竟,这可是大事儿。”

    “归根结底你就你不告诉我不就结了。”

    合冰哭笑不得,却生不起气来。

    “我只能告诉你,死了很多人。”镇元斋的口吻沉重起来,“另外……那个神乐代宫主,她好吗?”

    “她身体还算好,心理有没有毛病就不知道了。反正她我得负责她的心理健康……”

    “那就好,那就好……”没等合冰完,镇元斋就截了话头,“你……多看,多思考……多少事,没有人言的那么简单,不是演义那么传奇,也不像史载的那么中正。我这种行将就木的老家伙,也只能这么多了。”

    “怎么最近一个二个都那么神神叨叨的!我……喂,喂!”

    镇元斋已然挂了电话。

    身在巴西的合冰顿时气结,身在新加坡的一家子却刚围在一起吃完晚饭。这个万里之外的电话似乎为重聚添了不少欢乐。

    不久,麻宫雅典娜和椎拳崇一起去洗碗了。而镇元斋和老裁缝则钻进了老裁缝的房间,熟练地打开了PS游戏机。

    电视机里很快响出喧闹的动静,镇元斋却握着手柄,与老裁缝并坐着,轻声问道:“裁缝。”

    老裁缝目不斜视:“嗯?”

    “你看看,这是谁?”着,镇元斋从怀里摸出一张黑白照片。

    “这谁呀……”终于,老裁缝的目光从电视机屏幕转移过来,“嗯?你什么时候把神乐宫那丫头的照片搞……不对头,那丫头霸气外露,不可能笑得这么婉约。”

    “你……的是……那个神乐潜龙?”镇元斋拿相片的手颤抖着,“我从报纸上看过她的照片,虽然一直戴着墨镜,但似乎和这照片里的人不是一个人。”

    “天知道了。”老裁缝晃晃脑袋,“屁股坐那些位置的,都是真正的影后……要我,这照片,至少和那丫头九成九相似。”忽然,他意识到镇元斋的手依旧在颤抖,不由生疑,“怎么了?”

    镇元斋却突兀问道:“还记得叶真吗?”

    “那个让你成为人生输家的女人嘛!你每过几年就忍不住提提,总是吹嘘得像是天仙下凡,反正我没亲眼见过,你两张嘴皮儿怎么翻都可以……喂,老家伙,你是……”

    “这照片,就是叶真。”

    “怎么可能!”老裁缝跳了起来。

    镇元斋也不示弱:“怎么不可能!兄妹俩四九年去的欧洲,算算年代,没有破绽!”

    “隔代遗传也不可能这么像吧?而且隔代遗传是外公传外孙的!”

    “你以为证据就这么一张照片?”镇元斋举起拴在腰间的酒葫芦,露出上面的枪眼儿,“这是八神庵使十三枪法捅的!”

    “但这仍然不能……”

    老裁缝依然反驳着,但语气已经弱了几分。

    “我也不敢确定。但是……这世道终归没有我们眼睛能看的那么简单啊!”镇元斋似乎也减了“兴致”,“只可怜我的叶真……”

    “又成‘你的叶真’了……”老裁缝嘀咕道,眼神游移着,游戏里已然GAMEOV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