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零二章 —集 合

第一百零二章 —集 合

    98卷

    一九九八年九月十四日。 .COM南镇。

    KOF98的女性格斗家队第一次聚集,在神乐千鹤建议否决幻影酒吧后由Mary推荐的一间西餐厅。

    “预祝合作愉快,干一杯。”

    神乐千鹤穿回了正式的巫女装,左手举杯,那是满满一匝啤酒。

    Mary也穿上了比赛时的行头,和两个队友一起清脆的碰了杯,然后牛饮了个底朝天:“咻!舞这个酒鬼就不了,尊贵的神乐宫主愿意和我这种习惯危险生活的人一起干啤酒而不是西餐厅里一般的红酒,很让人舒服啊!”

    神乐千鹤微笑着。一身牛仔服的不知火舞在半空中挥舞着酒杯:“红酒有什么好?一口一口的多不尽兴,一口气喝几杯却又醉得快,还是啤酒好啊!”

    神乐千鹤笑出了声:“神乐一脉登陆欧洲的时候,那里的贵族遍地文盲,由那些人演变而来的高雅,在神乐宫的眼中,不过如此。换句话,如果为了自大的虚礼连朋友都不交了,神乐宫也不会屹立几百年蒸蒸日上了。Mary,虽然今天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我却了解你不少事情。很让人欣赏啊!”

    “哈哈!你们这样的人真的已经把招聘养成习惯了吗?”Mary大笑,“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给臭名昭著的CIA啊什么的干过事儿,虽然那些工作看上去很刺激,却是打闹的安全。和你们比起来,我就和舞一样,是一个普通女人。”

    “我是一个格斗家,一个古老流派的传人,才不是什么女人。”不知火舞自个儿又灌了一匝,那娇好的面容泛起了微微的红晕,“千鹤姐姐,为什么不去幻影酒吧?King姐姐那里的酒又好喝,还可以打折——”

    神乐千鹤不置可否地笑笑,放下酒杯,拿起刀叉开动。Mary张开胳膊,伸手揉揉不知火舞的头发:“舞啊,不是有好酒的地方就是好地方。”

    与此同时,在吉斯塔的观景电梯里,King和比利站在两侧。与比利的淡然不同,King透过强化玻璃,俯视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地面,那些车水马龙由大到的过程让King的呼吸越来越深。这样的景象,她以前也知道,但此时此地却有了从前没有过的感受。

    仿佛整个城市在自己的掌控中,越来越广阔。

    “吉斯经常在楼俯视整个城市吗?”

    King不自觉地问出了口,比利微微抬眼看看她,摇摇头:“吉斯大人最近倒让我多那么看看。只不过,现在,在楼的人,是Vice啊!”

    “她啊……”

    King不由想到96年在东京赛场上的情形。当自己因为合冰的拜托而抱着Vice的时候,她的身体软而无力,混不像一个格斗家,那双落寞的眼睛始终注视着赛场中央那几个完全超出常人的高手的你来我往。

    当二阶堂红丸被八神庵从高尼茨手中救下,却被随手当在一旁时,八神庵的那句“累赘”似乎又响在King的耳边。

    那种等级的实力,根本不是常人穷一生能达到的境界了吧?King不由想到了关于八杰集与三神器的传。当真是跨越了千年的争斗吗?可是,为什么看着高尼茨随风而去的时候,Vice的眼里有气恼却又有羡慕,可就是没有一丁儿失败者的情绪?

    “到了。”

    比利的声音将出神的King拉回了现实,随着电梯门的打开,King看到里面宽阔的大厅里只有一张靠墙的硕长沙发,一身男式礼服的Vice,正翘着二郎腿,惬意地坐在上面,双手捧了一大本书搁在腿上,津津有味地看着。

    不,那不是书,是相册。走近不少,King有了新的判断。而且,她能从Vice的神态中品味出总体能归于幸福的感情。

    就在这个时候,Vice合上了相册,抬头起身:“欢迎光临。”

    “如果是一年以前,我想我是不会来这个地方的。”King犹豫了一下,“我还是不太明白,你为什么选择我在作为队友?句气馁的话,单从输赢的角度,我们这样的格斗家,根本不是你们这些传中的人物的对手。”

    “你觉得现在的KOF,更多意义上,仅仅是一个追求场内胜负的比赛吗?”Vice笑问道。

    “但我也不知道你们推动这个比赛的目的。每一年的结果都有阴谋的气息,都有貌似意外的伤亡。”

    “人们却越发的热情高涨。”

    Vice总结性的结了话题,随手将相册仍回沙发,然后勾住King的肩头,另一手则牵住比利的手:“我们不必强求什么冠军,但要让全世界知道南镇。这就是你们生活在南镇的责任,也是现在住在吉斯塔楼的我的职责。走吧,到饭儿了。”

    被牵住手的比利有些不知所措,King却低头咀嚼着Vice话里的含义。两人半推半就的随Vice一起拐离了大厅。

    而在那硕大的沙发上,相册歪斜地摊开着。有一个蓝发的女孩,双手捏着衣服的下摆,似乎,因为穿着军装而有些不适应;而在另一页里,这个女孩握着一把手枪,在她身旁,一个中年军人紧靠在她身边,正做着指导。

    ……

    约莫半个时,女性格斗家队从西餐厅鱼贯而出。却被迎面而来的一个女人拦住了。

    “又见面了,神乐宫主。别来无恙啊?”

    是菲菲,却不再是露背的礼服。那短裤短袖的搭配倒有即将去打网球的味道。

    为首的不知火舞显然有些醉酒的征兆,但至少还有算是清醒的神志。她伸出双手,往菲菲左肩上搭去:“你是千鹤姐姐的朋友吗?怎么称呼?介绍一下?”着,她转过头,与菲菲一起往向停在面前的神乐千鹤。

    “承你的情,伤口已经结疤了。”神乐千鹤淡淡答道,盯着菲菲,发现她没有因为不知火舞的自来熟而有什么举动,“八神庵在电话里并没有得详细,但我估计你也不会得太细。如果你始终作为一个看客,我表示迎接。”

    听着神乐千鹤的话,Mary从她身后闪了出来,上下打量了一遍:“这位是……”

    神乐千鹤伸手摸摸Mary头的金发,就像刚才在餐厅里她摸不知火舞的头发那样:“了解每一个陌生人不见得就是好事。幸福的女人侦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