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零四章 —鹤摘的完败

第一百零四章 —鹤摘的完败

    98卷

    很多人都不能解释,为什么有些少年人明明没有天赋却又喜欢在那个号称与提审室并列的“人间最恐怖残忍血腥的场所之一”——厨房里鼓捣。 .COM至少,七枷社不懂克里斯究竟是个什么想法。谢尔美的饭菜不是一如既往的可口吗?

    不过,这事情虽然需要重视,却并不重要。对于面对着乌烟瘴气的厨房的七枷社来,明天便是KOF的第一场预赛了。或许,在他眼里,到场的拥趸会不会比去为麻宫雅典娜加油的人多,才是更值得在乎的吧……至少,家伙没有搞出爆炸。

    不过,为此哭笑不得的麦卓却只能维持几秒的轻松——即便神乐潜龙没有打招呼就跑街上溜达,也有人随时报告她的行踪,而那对自称整容的青年与她的邂逅很是让她心神不宁,特别是回答合冰的那句“但是,剑会。”

    那可是无式啊!无论是出于何样的理解,都不能坐视了。

    思量之下,麦卓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听筒。

    “喂,让卡切尔·阿霍伊去见神乐潜龙,并让他在路上和我通电话。”

    ……

    “喂,麦卓大人?”

    “卡切尔,有想过为什么派你去见神乐潜龙吗?”

    “不明白。听她的保镖已经很强了,如果是保护她,有些画蛇添足。”

    “抛开实战经验,合冰已经目前在这世上已经名列前茅了。但问题是,胜负本就不是所谓实力就能衡量的。那两个‘草薙京’,特别是蓝衣的那个,总觉得有些活泼过头了。”

    “可是,我也没有打过多少架啊!”

    “没什么,既然有人敢叫剑的那位会无式,你就去试试他的身手。这铁定也是神乐潜龙喜闻乐见的。”

    “可是,神乐宫不是敌人吗?”

    “你再一个可是,我就真告诉你了。到时候,你就不会仅仅接到这么简单的命令了。”

    “使命必达!”

    听着听筒里一声一声的盲音,麦卓无可奈何地笑笑。都是些懒虫……或许,爱惜羽毛,是自己的缺……放下听筒,安静了几秒,又将那东西拿了起来:“喂,注意八神庵的行程,我去接机。”

    ……

    咖啡厅里,神乐潜龙泯嘴不语。合冰则在良久的惊疑不定后,弱弱地问道:“你确定是无式,没有听错也没有错?”

    “怎么了?”玉眨眨眼睛。

    “毕竟,我也勉强算学过几天无式,虽然没学好就是了。”合冰讪笑着,将那咖啡一饮而尽,仿佛那是别的什么饮料,“有些东西,如果是真的,能够见到就是种幸福了。不知道,今天我有没有福分体验体验传中的无式?”

    “喂,无式可不是闹着玩儿……”

    仙拉抢着道,却被剑挥手止住——两者都没有理会夹在他们之间的玉的鬼脸:“合冰,正式认识一下。”着,剑定定看了合冰一会儿,缓缓又,“无论如何,我成了草薙京的脸,那么,你当我姓草薙就是了,我名叫剑,草薙剑。”坐在合冰对面,那双眼睛清澈而锐利,却又没有让人不安的感觉——绝对不似合冰所知道的真正的草薙京,“从某种意义上,我会无式,但神技不可轻易示人。世间事,总会有代价,所以,请你谅解。”

    合冰思考了一会儿:“如果,我逼你出手呢?”

    “战胜你,可能必须使用无式;但如果是杀你,那就简单多了。”草薙剑淡淡答道,“不过,如果只比招式,不比力量,我倒有兴趣和你走走。”

    合冰手中的咖啡杯一瞬间被握碎了。神乐潜龙则哈哈大笑:“会无式的人还需要比较招式?”

    “所谓武术,一开始不过实战中总结出来的制人、伤人或者杀人的技术,当这种技术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招式,当它继续发展下去,直到招式这种东西退出历史舞台,就成了所谓无式。在武道上,你太外行了,姑娘。”草薙剑不屑地瞥了神乐潜龙一眼,站起身来,往咖啡厅外走去,“合冰,有胆量就出来练练吧,到即止。如果你有种使全力,杀了你也没什么。”

    嚣张的话倒密没有使神乐潜龙起什么情绪,只是合冰望着草薙剑的背影,陷入了犹豫。对面的仙拉若有所思,玉却拍案而起。

    “喂,你怎么能抢我的玩……”

    仿佛漏了嘴似的,玉猛地断了声,但合冰却突然偏头看着她:“玩具?对吗?”见玉支吾不定,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了,口气却保持着诡异的平静,“我不懂你们的来历,我不在乎别人像儿戏一般杀我。可你们把一个努力成为格斗家的人当成玩具?无论是对于他的奋斗,还是那些为他传道授业的人,你不觉得是一种不能原谅的侮辱吗?”

    完,他拔地而起般的出了咖啡厅。

    “哎……剑躺着都中枪啊!”仙拉又润了一口咖啡,无可奈何。

    神乐潜龙全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以及她背后的咖啡厅的装潢:“似乎,都是有意思的人啊!走,一起去观战?”

    来到街上,神乐潜龙自来熟地靠在仙拉身边,玉则大呼叫地劝行人让出一块空地来。

    或者,咖啡厅本就坐落在一个转盘式的广场里,正中心便是一个不大不的露天舞台,还前恰是正在装修的。所以,草薙剑上去打算借用,却发现那竟是KOF98的预赛场地之一。

    “这……”联想到从前比赛的大手笔,合冰无语凝噎,“也太寒酸了吧!”

    “谁叫今年预赛报名的人太多,而真正收到邀请函的只有那么儿呢?”负责监工的工作人员挺热情地跑过来解释着,他显然认出了合冰,“听,也只有你们这样的高手的比赛,才肯定是盛大的赛场,其他的嘛,抽签倒霉的就只有将就将就了。”

    “哎,这就是无聊的商业规律。”草薙剑轻叹一声,“你们先停一停,我和这家伙在这儿打一场。放心,我不大规模用火的。”

    工作人员似乎陷入了纠结,但当他定了主意后的动作却让合冰大跌眼镜:“好,你们等一分钟,我去把摄像的行头弄过来。不定后期制作一下能卖儿钱。”

    “啊,这就是商业啊!”舞台下面的神乐潜龙颇为开心。

    一番干扰之下,真要掐架时,合冰的劲头已然熄了很多,即使玉在下面以手为旗的边挥边喊“Fight!”他也只是注视着草薙剑那漫不经心的姿态。

    许久。

    “你这放水儿的站姿,是在装95年的八神庵吗?”

    “啊,对不起。我以为你会先出手的……也罢,我来瞧瞧你的鹤摘的成色。”

    话音未落,草薙剑飞身而起,奈落落!

    也许是受了草薙剑的话的刺激,合冰真的使出了鹤摘。但当他架住了草薙剑的奈落落并出现反击时,草薙剑已经落在地上。

    鹤摘·龙射!

    干净利落的,合冰被砸了正中,胸膛冒起了烟,他的拳头却没有命中。

    但这仅仅是在玉或者仙拉眼里定格的一瞬间,而神乐潜龙只能看到合冰被草薙剑打趴在地——八锖,砌穿!

    “果然,你用的并不是真正的鹤摘。”草薙剑拍拍衣袖,“希望,是学生不聪明,而不是老师不称职。”完,跳下舞台,回到玉身边,留下合冰在那里脑袋冒烟儿的摆着平沙落雁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