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零五章 —所谓招式

第一百零五章 —所谓招式

    98卷

    卡切尔·阿霍伊。 .COM一个三十来岁土生土长的南美人,在大学里当历史教授。黑发,黄肤,中国东南沿海五官,略显白皙。

    没错,如果按血统来看,他是不折不扣的汉人。祖上是客家人,被骗到美洲打洋工,继而定居——由此便能将长久以来的甘甜苦辣一言以蔽之。

    与多数同样而来的华人不同,卡切尔·阿霍伊的先辈严格坚持着华人内部通婚,以及家庭内部严格的汉语教育。所以,即使过了百年,如果把卡切尔·阿霍伊扔到中国的某个公园的长椅上,让他静静看着报纸什么的,即使一整天也不会有人察觉他是个外国人。

    兴许,精通汉语,并且是历史专业,便是麦卓派他来和眼前这群人打交道的一大原因。

    眼前。

    ——卡切尔·阿霍伊到达广场正中的舞台旁时,合冰正在长时间的扑街后终于慢慢爬起。

    虽然卡切尔·阿霍伊自己没有参加过KOF,他也不喜欢暴力,但这并不妨碍他了解合冰。甚至,在合冰出道的九六年,他就关注过——就像关注南朝鲜的胖瘦两个可怜徒弟那样。

    “请问,刚才发生了什么?”眼瞅着合冰被烧焦大半的头发,卡切尔·阿霍伊扬起了眉毛,左右望望,终于来到了草薙剑的面前,一副学术气。

    “我和他过了过招。”对面卡切尔·阿霍的温文尔雅,草薙剑也是风度翩翩的样子,“请问你是?”

    “我被麦卓派来,听你会无式,所以想见识一下,麻烦你了。”

    卡切尔·阿霍开门见山的打着商量,然后朝不远处正在收拾摄像机的工作人员微笑道:“请你把原始的录象留我一份,我想,麦卓大人应该会有兴趣的。谢谢。”

    “那么,也请给我一份吧!”趁着话头,神乐潜龙也吆喝了一句。

    见此,仙拉显得哭笑不得:“你……你怎么能学麦卓呢?”

    神乐潜龙笑而不语,她慢慢走上舞台,一手搭在合冰肩上,一手拂去他脸上的头发灰,细声问着:“他比草薙京更强吗?”

    “……不,他绝对不是草薙京。”合冰虽然站着,身子却向神乐潜龙倒了一半,那重量让她身形微晃,但她旋即站得更有力,静静听着合冰一句几顿的话,“当初我在草薙京手下走不了三招,但那是包括力量在内的绝对差距。而他,这个自称草薙剑的人,刻意的使用和我所使用的差不多的力量,然后用相似神韵的招式将我完败……如果,他的杀我的话不是自夸……我现在的实力,在他眼里,也许真的只是玩具。”

    “招式,真的存在吗?”神乐潜龙似乎仍然不信。

    “也许就像路一样,无所谓有,无所谓无吧……我曾以为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不久,有人,所谓招式,就是最适合自己的东西;然后有人用大量历史资料让我明白,招式就像散文,形散而神不散,用得好坏,因人而异;再后来,又有人告诉我,招式就像各不相同的盘山路,为的是到达武道的颠峰,即使是同一条路,有人一生在山腰徘徊,有人却能登上山巅,却也有人能在中途走出新的道路,而那些所谓的强弱,不过是某个时刻不同的两个人之间比较海拔而已。而现在,这个用武术完胜我的人,却招式不过是武道的求索中阶段性的产物。”

    一席话,合冰得很慢,似乎每一句话都是一段回忆。

    “也许吧,反正,我被叫做外行。反正,我深信,所谓的招式都是虚的,所谓的无招胜有招,白了就是听劲儿。”神乐潜龙毫不动摇的总结道。

    合冰诧异地偏头:“听劲?那是太极拳的术语吧?”

    眼看着合冰的鼻尖离自己只有几厘米,神乐潜龙轻轻一笑,微微扬头,两个鼻子便蹭了一下。

    “功夫嘛,万源归宗。”

    终于,低声细语的咬耳朵完毕,神乐潜龙半拉半扶着合冰,伸手拍拍他后背,让他站直,然后一起看向舞台下……哦不,是下面突然的吼叫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是玉。她右手朝地上斜挥,一道火焰便飞速窜向了卡切尔·阿霍伊,后者近在咫尺,猝不及防,一下子便烧了起来。

    明显的暗杀焰。

    “啊!”卡切尔·阿霍伊的学究气跑了个没影,一边惨叫一边蹦跳着把身上的到处的火苗给扑灭。

    “怎么了?”

    “这家伙想挑战剑,结果玉要抢一次玩具,于是就陷入了分歧。最后,谈崩了。”仙拉解释着,回头看着舞台,正见神乐潜龙勾着合冰肩头,跃跃欲试的准备跳下来,不由眉头一凝。

    但在她组织好接下来的话前,玉的嗓门便抢过了话头:“什么嘛,就这临战反应,还挑战?你以为是有裁判有拳套有牙套还有禁止事项的表演赛啊?”

    “我就嘛……我又不适合打架。”鸡飞狗跳地救火完毕,卡切尔·阿霍伊嘀咕着,然后五指为爪,梳理起那被烧为后现代艺术的头发桩,“虽然败得很……那个……但毕竟是完成了任务。听你们本是在咖啡厅吧?要不要回去喝一杯?或者,我推荐你们附近一家不错的中餐馆?我来得急,还没吃午饭的。”

    忽然,卡切尔·阿霍伊的手机响了。

    一分钟后。

    “神乐代宫主,请在下午四由我送你与你的保镖到机场,迎接八神庵,然后,你们整支八神队将共进晚餐。另外,仙拉姐如果有兴趣的话,你和你的朋友也被邀请到场。”

    卡切尔·阿霍伊又换回了成熟男人的稳重姿态,虽然那浑身被烧穿的衣服怎么看怎么不正经。

    “八神庵哟~!”仙拉伸手捅捅玉,“要不要去看看?”

    “……那个苦闷的家伙,不见,我才不想见他!”玉犹豫几秒,忽然大吼道,“看到他那悲催样儿都觉得累!”

    神乐潜龙和合冰拉着手跳了下来,脸上不约而同地写出问号。

    “啊,你们……”看着他们的样子,仙拉咬牙切齿的挤出话来,“……就当他月经来了。”

    (啊,好久没有连更了。不过,个愿望吧……求长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