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零六章 —琴月阳与琴月阴

第一百零六章 —琴月阳与琴月阴

    98卷

    八神庵的飞机准到达。 .COM接机的人也算按时。

    仙拉终归还是带着玉来了,因为草薙剑似乎对八神庵有兴趣。

    “瞧,好多年了,还是那身行头,他不嫌,我都嫌了。”玉指着从远处走来的八神庵的经典造型,很是怨念,“嘉,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

    “什么?”

    “关门,放剑,把八神庵揍趴下,好不好?”

    尽管玉睁大着貌似清澈的眼睛,一旁的草薙剑却没有顺着她的意思接口:“八神庵可不是合冰,打趴他没那么容易……还有,关门要放也是放你自己。”

    于是,两人斗起嘴来。成了旁人眼里的风景。

    麦卓只是微笑。

    这是她第一次亲眼见到困扰她好些时间的三人组。那个给NESTS打工的家伙根本就是个喜剧,拿普通的摄像器材拍摄格斗家的速度。不过,神乐潜龙则将合冰的完败成是一边倒,而当事人嘛……

    想着,麦卓望向沉默不语的合冰。他已然修葺过头发,短短的,有丝干练的味道,加上那面沉如水的表情,还真有了儿保镖的感觉。可是,从卡切尔·阿霍伊带他们到机场起,他就一言不发,即使自己与其他人交谈,也缩在旁边当看客。

    他,受了如此大的打击?

    罢了,没有必要像谢尔美对克里斯那样为合冰操心,他从来都有自己的想法。

    想到谢尔美,麦卓不由看向躲在草薙剑身后的仙拉。

    Whip是自己非常看好的年轻人,而从与Whip一模一样的仙拉身上却怎么也看不出年轻人的气息。她,仿佛一个母亲,溺爱着那对草薙京长相的家伙。

    但也只是仿佛。

    那不是含在嘴里怕化了,倒像是对待打不得也骂不得的富二代的管家。嗯,也不对。那个玉对仙拉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尊重,但也只是对仙拉一人。

    问题是,为什么自己看着仙拉的时候,总有一种亲切的情绪?而她,为什么若有若无地躲着自己?

    将杂念暂时放在一边,麦卓拂拂鬓角,走向拖着行李的八神庵——所谓行李,除开音乐器材,几乎就没有了。

    “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叫仙拉。其他两个嘛,反正肯定不是草薙京就是了。”

    八神庵早就看到了,但也正因为是两个“草薙京”,所以他并没有露出特别的动静。循着麦卓的手势,八神庵对仙拉头,然后是笑得若有若无的草薙剑,最后是……

    当八神庵与玉四目相对的刹那,玉的脸一下半红不白起来。

    “……庵,你……我……你还好吗?”

    八神庵满头雾水。

    “不,你应该还是那样……一儿也不好……为什么不安定下来?谷间其实很好……”

    玉期期艾艾的话让八神庵瞳孔一缩,连那行李车也不知不觉间离了手:“你究竟是谁?”

    “我……我……不会告诉你!”玉有些慌乱,甩下这么一句,竟掉头就逃!

    “喂,你等等……喂!”仙拉大叫,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跑个没影儿,“天啊!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恨恨之下,仙拉歉意地对所有人笑笑:“实在对不起,可我不能不管他。所以,今天的晚餐,就不能到场了。剑,我们……”

    “嘉,你先跟着玉吧,我会回来吃饭的。”草薙剑冲八神庵努努嘴,“我先和他玩玩儿。”

    “那……好吧,别玩儿脱了。”

    叮嘱一句,仙拉向麦卓笑笑,然后深深看看合冰,便也离去了。

    目送她逐渐消失,神乐潜龙看着脸上阴晴不定的八神庵以及淡然自洽的草薙剑,忍不住对合冰问起悄悄话来:“你,这个草薙剑会是八神庵的对手吗?”

    “……无论是什么结果……多少能判断一些事情吧……”合冰喃喃道,人却向另一边的麦卓望去,“我很盼望,八神庵能赢。”

    不过,八神庵向来不会如人所愿:“我对冒牌的草薙京没兴趣。”接着,便当草薙剑不存在一般,走到麦卓面前,“这种货色何必留在世上?”

    “是吗?我是不是该你关心则乱?”草薙剑不以为意地笑,“麦卓大姐,请你最好帮他拿拿行李。有些事情,嘴上不容易解释,直接让他的身体去理解,反而更容易一些。”

    伴随他最后一个字出口的,是凛冽的拳风,荒咬!

    八神庵的反应很及时……不对,在合冰的尺度里,那已经是准时的范畴了——微微的转身低头堪堪避过迅猛的拳头与那火焰,与此同时,在这极近的距离下紫焰外露——鬼烧!

    在这电光火石间,麦卓一把拽住八神庵脱手的行李车,飞快退开。周围本就保持着距离的行人更是四下清场了。

    鹤摘·龙射!

    草薙剑根本没给八神庵的鬼烧出手的机会,趁他埋身的起手姿势便一拳砸向他肩头。而八神庵的临机反应明显比合冰强,他顺势将身子埋得更低,斜窜到了草薙剑身后。

    然而,他刚刚回头,迎面的便是越来越大的拳头——毒咬!

    没有丝毫犹豫,八神庵飞快的俯身斜走。可草薙剑始终不给他拉开距离的机会。每一拳虽然没有命中八神庵,却限制了他的身形,使他找不到良好的反击时机。

    也许是一分钟的逃窜实在不能让八神庵忍受,也许是这样的对手这样的局面让他不能接受,终于,八神庵没有再躲避,拼着硬扛草薙剑七濑的代价,一招琴月阴也推中了草薙剑的胸口。但是,在琴月阴的后手,那五爪按上面门的时候,草薙剑的手也同时抓住了八神庵的脖子——琴月阳!

    “砰!”

    两种颜色火焰炸裂开来,神乐潜龙这样的普通人立即成了挣眼瞎。但合冰与麦卓却看到了……

    草薙剑血流满面,头发几乎全成了灰烬。而八神庵却离了地。

    独乐屠!

    尘埃落定时,草薙剑正好将八神庵踩在脚下,只是,他的鲜血也流淌而下。

    “琴月阴不可能赢过琴月阳,你在伦敦输了一次,在这里还是不懂?你没拔过河吗?”草薙剑似乎有些埋怨,“你是白痴吗?”

    着,他走向麦卓,一边一边自己动手:“麦卓大姐啊,你得好好教训一下那白痴,不然,玉会纠结的。另外,借你衣服用用。”没等麦卓同意,便拉起她的袖口,去擦拭自己一脸的血迹。

    “谢谢。那么,我走了。毕竟,仙拉叫我回家吃饭的。”

    直到草薙剑独自离开,没有一个人开口话。等到八神庵自己慢慢站起来时,麦卓才仿佛回过神来:“八神,你受了多重的伤?”

    “相反,根本没大碍。”八神庵浑身显得狼狈,但细看之下,却只有喉咙处的外皮有灼伤的痕迹,“……奇怪。”

    此时,合冰忽然握紧了拳头——只有半躲在他身后靠着他胳膊的神乐潜龙有所察觉。

    “八神庵,在硬碰硬之前,你是不是有一种被碾压的感觉?”

    (看在党国的份上,继续求长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