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零八章 —夜深

第一百零八章 —夜深

    98卷

    冷冷看着麦卓自怜式的哀怨,夜晚的各色光芒闪烁在那绝世的容颜上,八神庵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仿佛眼前的是一场闹剧。 .COM

    “你这样的女人,充其量是一个好人。”

    “不是滥好人就好。”麦卓一愣,旋即开怀大笑,忽地凑到八神庵面前,修长的手指摩挲着他的下巴,“谢谢你,把我形容成一个人啊!”

    秀色可餐,可惜八神庵不为所动,似乎麦卓把玩的不是自己的面孔,而是一塑雕像:“你决定KOF98里,拿冠军吗?”

    “随缘吧,这个得问我们新晋的领队。”麦卓贴得更近,俯在八神庵胸口,一手勾出他的背脊,冲他耳垂吹了口气,细声问道,“连那个什么玉都知道谷间的事情,你当真是名满天下啊,可为什么没见多少媒体炒作你的私生活?”

    “主流舆论掌控在你们手里,你怀疑的事情,不该问我。”

    八神庵坐怀不乱,麦卓却坐直身子,绕在他背后的手也抽回来抚摩着他喉咙的伤痕,双眸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双复杂的眼睛,让她从来都有着兴趣。

    “是啊,即使经历了以百年计的争斗,但当事人们不约而同的维护着一个氛围,哪怕是被工业革命洗礼的时候。那一代又一代更新的热兵器让人应接不暇,仿佛当初在大众眼中神一般的格斗家们辛苦磨砺一辈子的结果便是吃上一颗新兵蛋子的枪子儿——八神庵,你知道吗?”麦卓温情的表情就像是那些自豪的史官在刀笔之上淡然的书写着自己亲身经历的数据,然后在末尾添一句“理据炳然”,“欧洲中世纪,1139年的拉特朗宗教会议,教会仅仅在名义上宣布禁止教徒在内部冲突中使用弩,却不涉及在十字军的战争中——他们的做法太难看了,以至于多年的以讹传讹后,就成了因为‘一个高贵的骑士绝不能被一个卑贱的农民用弩给杀死’,于是中世纪欧洲禁止用弩。”话间,麦卓缩回手,在半空中轻轻挥舞着,“我们却没有那么傻。东京把控制范围内的格斗家集中起来,组成取长补短的队,从后勤开始就让对手崩溃,根本没有热兵器部队集结成形的机会;伦敦则用强悍的积淀直接组建祝词军阵,这在一战后期首次投入实战,立即将战略胶着的天平压垮。”

    “你们很聪明,所以你们在二战时为了争夺那个裁缝纷纷不择手段。”八神庵冷然打断了麦卓的豪情。

    “他是那么的天才啊!”麦卓的脸上泛着红光,甚至还有一抹娇羞,“在那即便是三神器和八杰集也在怀疑武道是否会被工业技术在战场上代替的年代,他横空出世,分明的告诉我们,一个级的格斗家便能决定一个大战役的胜负,而如果是一批……”

    “直到蘑菇云诞生。”八神庵又一次打断了她。

    这次,麦卓陷入了沉默。八神庵安静的看着她,没有**也没有厌恶,没有好感也没有思量,仿佛,他离她很远。

    “八神,你知道吗?这,大概便是促使主人去年决心降临的一大因素。”

    又是一阵沉默,麦卓缓缓起身,俯视着长椅上的八神庵,他还是那个样子,永远有着她猜不透的心思。所以,她决定转身离去:“夜了。”

    八神庵却难得的主动开口:“那个时候,大蛇唱了一首歌,用麻宫雅典娜的嗓音。”

    “什么!”麦卓讶然回首。

    “似乎,你的主人,所谓决心,并不坚定。”八神庵拂拂火红的长发,很是潇洒,“当年的流言我也知道不少。昔日的裁缝已是那个下场,而今的合冰,你们又想怎么炮制?东京的流言,伦敦的流言,里约热内卢,甚至不只是流言,你方唱罢我登台,很精彩?恶心!”

    八神庵头也不回的走了,一如他洒脱的轮廓。麦卓立在原地,嗫嗫嚅嚅,终于,在夜深时候,流出了泪。

    ……

    “嘶,轻儿!会痛的!”

    “白痴!我原以为只有玉是傻瓜,想不到你笨起来比她更蠢!”

    “喂,嘉你想被我推倒吗?有你这么当面骂人的吗?”

    “我骂怎么了?我骂你又怎么了?也不想想你在大庭广众下都做了些什么!‘不,你应该还是那样……一儿也不好……为什么不安定下来?谷间其实很好……’你当你是八神庵的前女友还是什么?你现在是男人,男人啊!”

    “哈哈……嘶!”

    “你笑什么?知道痛了?活该!没事儿挑战什么八神庵,你当他是合冰那样的雏儿啊?能活着回来已经是幸运……”

    “如果不是身体太差,八神庵根本就是盘菜好不好?”

    “好,好你个头!长儿记性行不行?你们是出来玩儿的,不是跳出来争什么武功天下第一的!这下好了,‘草薙京八神庵街头斗殴’,绝对能上头条的新闻,就算麦卓把事情压下去,神乐宫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绝对把你们从考察级别提高到重关注!”

    “……”

    “……嘉,你过头了吧?”

    “怀璧之罪你们懂不懂?持才示众,不算计别人就被别人算计,这就是世道!”

    “切!大不了我们回去。明谋暗算什么的,那么多年,烦都烦了,要是谁敢弄到我们头上,剑,我们就把他给切了!反正草薙京的身体,也不值得留恋。”

    “啊,也许吧,反正我已经习惯了……嘶!玉,别引我话!”

    ……

    “菲菲姐,已经很晚了,明天还有预赛。”

    “我知道,那个叫Mary的,还有不知火舞,都回房间睡了。我只是想看着你……原以为是日理万机的神乐宫主,却能如此清闲,好让人羡慕。”

    “我忙的时候,也不会是此时此地,不会在你眼前。”

    “是了,所谓KOF,便是你这样的人的假期,对吗?”

    “……或许。”

    “怪不得你们全都不遗余力的推广啊!那么,这次,你打算拿冠军吗?”

    “任何竞技都不过是被人为规划出来的,不过是世界的很的一部分,是否夺取一个锦标,除了实力,更需要衡量时机。这些,你应该早已明白。菲菲姐,我真的要休息了。”

    “好吧好吧,我就期待你们的表演赛好了。”

    ……

    终于,美洲的人们,即便繁忙如麦卓也怀梦入眠,甚至,神乐潜龙安详的脸上充满着舒心的笑意。与此同时,在亚洲,KOF98的揭幕战已经打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