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零九章 —信仰

第一百零九章 —信仰

    98卷

    由于当得上日本队这名字的队伍并不在本土,KOF98的第一场预赛也没有太多的分量。 .COM不过,在东京那良好的格斗氛围下,起码热闹程度还算过得去。

    随着太阳如每一日那样将光辉匀速洒在自转地球上,全球各地的擂台也逐一站上去甚至抬下去一个又一个怀着理想的人儿。

    是了,足球的世界杯需要四年一度,因为如果太过频繁,就会失了贵重。而一年一届的KOF却越发的风生水起。

    没有人会干赔本买卖。老裁缝很多年前就如是。

    超能力队的第一场预赛在新加坡,地干脆就是麻宫雅典娜举办演唱会的新加坡室内体育馆,对手则是新加坡警察局的警官组成的队伍,至于观众……一票难求——无论是之前的演唱会票,还是之后的KOF赛票,或者,她的对手便是从观众席转职而来?

    面对密密麻麻的观众,驾轻就熟的麻宫雅典娜依旧把擂台当成自己表演的舞台,没错,表演。她在意的,不是对手,而是观众,以及,怎么才能既赢的优雅华丽,又不会将对手伤得太重。

    有了热闹的土壤,才有门道的繁衍。镇元斋很多年前就如是。

    很显然,擂台是经过特殊的技术处理过的。麻宫雅典娜的超能力球在离手之后竟然能明显看到!仿佛一个橘红色的太阳,或快或慢的飞向对手,其中所蕴涵的能量也一次次增强,直到对手再也防御不了——当她衡量到恰好的力道后,比赛就当真进入了表演时间——远远看去,就是一场不对称的战斗。当然,一切也可以成是在衬托麻宫雅典娜的优雅。从头到尾,她都只使用两招:超能力球,心灵传送术。对手接近不了她的身形,也防御不住。

    三个对手,无一不是被玩完。不过,麻宫雅典娜却没有戏谑的意思:“很对不起,用了这样的方法战胜你们。但我真的不希望你们受伤,你们手中也有我的演唱会票,对吧?”

    在真诚的寄语中,麻宫雅典娜的首秀落下了帷幕。

    然而,并非所有的比赛都如此温柔。越是水平接近的队伍,过程越是惨烈。且不考虑真正的收视率,起码也是在地区范围内直播,这对绝大多数的选手来,都不能不思量。更不提挤身决赛后在全球观众眼前天立地的机会。即便是以严格与正义著称的金家藩,也将比赛搞得仿佛指导赛,夹杂了不少私货。

    无论是求财,求名,求势,还是求道,KOF都能提供让人偿愿的机会。只要有**,便将身陷其中。这就是利益网。椎拳崇如是,口吻却充满了嘲讽。然后,他被老裁缝和镇元斋联手数落了一番。然后,继续聆听麻宫雅典娜在表演赛之后因为盛情难却而即兴唱的歌。

    Richen一脸自豪,草薙星次郎面带微笑,Whip……不在体育馆里。

    很快,“战火”燃遍全球。无论是现场观众还是直播收视率,以及随机采访的反馈信息,都充分表明KOF98无论是赛制安排还是新添的技术支持,都迎合着多数观众的**。

    大屏幕与电视直播中,强者们在空中飞跃的时候,再不像从前那样让普通人看不明白,而是有着代表了轨迹的残影;那些离体的气功也不再是进距离的仔细观察才能察觉出一轮廓,各种各样的颜色让视觉效果更加华丽。“我几乎能想象,决赛时将是一种何等梦幻的战斗。”被采访的观众纷纷期待着。

    飞往印度尼西亚的班机上,麻宫雅典娜掠夺了老裁缝的笔记本电脑,看着自己的比赛录象,眼波流转。

    “Richen,你们真的确定,举办KOF98的,是那个出产格斗家常用的疗伤药品的NESTS集团?”

    “虽然他们不想高调,但这是不争的事实。”

    Richen的回答从前座传来,然后继续和老裁缝抱怨着新加坡没有像样儿的格斗家,她没能看到麻宫雅典娜的忧愁。

    “怎么了?”椎拳崇坐在麻宫雅典娜身边,关心道。

    “……怀璧其罪啊!”

    麻宫雅典娜幽幽而答:“究竟是何等的利益,能让人鼓起螳臂当车的勇气?”

    草薙星次郎和镇元斋高谈阔论着二战的往昔与各种假如后的猜想,他们也没能听清麻宫雅典娜的忧愁。

    但是,Whip坐在麻宫雅典娜的另一边,她止住了把玩鞭子的动作,偏头看向身边的忧愁少女,用同样轻却饱含感情的声音道:“或许,是信仰。”

    ……

    约五十万人死亡——合冰终于知道了神乐潜龙在维也纳干了什么。

    八神庵在赛场上仿佛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并不矮的对手。麦卓森然看着端坐的神乐潜龙,神乐谦灵在神乐潜龙的命令下,低声汇报着欧洲两日来的动态。

    是了,没有人能控告她,没有证据,没有能服大众或者常理的证据。然而,根本不需要证据,因为只有她能做到。

    却没有人揭竿而起。

    但眼前的合冰却出离愤怒了。

    “潜龙!你真的知道你做了什么?”

    “合冰,你看过一本叫《龙珠》的漫画吗?里面的主角遇到过一种叫恶魔光线的东西,只要被恶魔光线命中,凡是有邪恶的心的人都会因恶魔光线的作用而膨胀最后爆炸……”

    “别拿少年漫画当遮羞布,我知道你想掩饰什么!”合冰霍然而起,一把将神乐潜龙的衣襟提起,那本是怀抱中的吉他摔在一边,她却立即伸手止住想有动作的神乐谦灵,只是仰头微笑的凝视着他,等待他的下文,“那是五十万人,五十万没有和你争什么抢什么的民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就能当生命是游戏了?”

    “你真的那么想吗?”

    神乐潜龙露齿而笑,但同样的台词却有麦卓的话音,这让她的笑容一凝。趁这一瞬间的停顿,麦卓继续着她的话。

    “那五十万性命才是神乐代宫主手中的遮羞布。她将欧洲大批不遵从她意愿的所谓上层人士用各种方式集中在维也纳,然后制造了这个惨案。而惨案掩盖的是她排除异己的行为。让人淡化一个恐怖的有效办法就是用更有力的恐怖去覆盖。”

    “麦卓!”

    神乐潜龙的呵斥反而让麦卓的话语更又洋洋洒洒的感觉:“合冰,你没有经历过真正的乱世,二战之后的龙争虎斗全都被限制在粉饰的太平线以下。你眼见的美丽女子所做的事情和白起坑人没有本质的区别,这还只是中国史书明文记载的事情,神乐宫以及欧洲各国在美洲干的勾当就更加罄竹难书了——如果你觉得这算罄竹难书的话。”话建,麦卓走向合冰,抓住了他提着神乐潜龙衣襟的手,“实话,这样激烈的手段,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想象过了,我也不明白,究竟是怎样的动机让这位年轻的代宫主下了如此决心。而且,你已经身处其中,无论你自己是否愿意使用如此手段,你必须习惯并理解。好了,放开她吧,这里是赛场,是现场直播。你希望我授意明天的头条新闻是调侃成两口吵架的绯闻,还是渲染为强者与势力决裂的内讧?”

    “麦卓!”

    神乐潜龙再一次喊道,声音却低了许多,她从另一边握住了合冰的手,与麦卓的手仿佛对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