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一十章 —闹剧

第一百一十章 —闹剧

    98卷

    也许是想在无数摄像机前客串一把影帝,也许是别的想法,合冰的瞳孔在身边的麦卓与面前的神乐潜龙之间游移了多次,终于放开了手,却在神乐潜龙双脚触地前将她拦腰抱住。 .COM

    “恐怕,我一辈子也学不了你们的果决。”合冰轻轻将她放下,抽回双手,退后一步,转向了麦卓,“麦卓姐,有一个问题,今天我想问出来。”

    麦卓温柔地看着他:“你。”

    “在南镇的那个晚上,你撵走了比利,送走了山崎龙二,你穿着雍容华贵的夜礼服,你你要杀我。”合冰捞住她那几秒前还搭在自己手上的手掌,将之举在彼此胸前,“可是,为什么当我醒来时,却在Leona家里?”

    “因为我终究还是喜欢你啊!”麦卓流露着温情,仿佛此刻周围便没了那些摄象机,“我实在舍不得你死啊!这心软的毛病被他们了好多年了,还是改不了。既然你不愿意站在我的一边,我也只能给你平凡的生活了。”

    “平凡的生活?那太好了,我得感激不尽了。”合冰打量了一下自己,“可你现在看看我,哪里有一丁儿平凡的影子?”

    “如果在KOF97之后执意直接去Leona身边,一切都不会像今天这样,甚至,这位神乐代宫主也不会出山。可是,你选择了留在东京。既然留不住你的心,我又何必强求留住你的人呢?”

    麦卓平静的回答让合冰语塞。近在咫尺的神乐潜龙默默看着他们,背后的手势再一次止住想有所动作的神乐谦灵。

    赛场上,八神庵已经用暗杀炎把三个对手都送上了救护车。兴许是时间让人改变,起码这次的对手算是死里逃生了。解员激情澎湃着他的工作,八神庵也勉强算是配合的继续站在擂台上。只是,他已经注意到下面的动静,顺着他的眼神,大屏幕上显示出麦卓与合冰紧握的手来。

    “如果我现在想选择平凡了呢?”

    合冰弱弱问道。

    “你觉得,现在的你,想回到当初的生活,别人同意吗?你希望在哪里定居?南美还是北美?亚洲还是欧洲?你能找出一个所有人都同意让你在那里定居的位置吗?还是,你想像他那样成天打着电子游戏,藏掖无数心事了却余生?凡人总是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所以,我真的没有怪过你。”逐渐的,合冰握着麦卓的手变为麦卓握着合冰的手了,“我欣赏的人,可以后悔,可以哭泣,但绝不能放弃。”

    涓涓细流般的话从那红唇中流淌而出,通过大屏幕传入所有南美观众耳中:“你选择了你自己的道路,便要继续走下去,我只能欣赏你沿途的脚步,我也欢迎你重新走向我的身边,甚至,我是一直那么期盼着。”

    扩音器将麦卓的话传遍整个赛场,八神庵远远望着她,嘴角显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然后,径直离开了。

    扩音的效果同样也让合冰意识到自己真的被围观了。

    “谢谢。”合冰抽出了手,望向擂台,却寻找不到八神庵的身影,“比赛似乎结束了。我们也走吧!”

    ……

    没等纸媒的编排,麦卓与合冰的握手便出现在了无数电视新闻里,而合冰双手抓住衣襟将神乐潜龙提在半空的照片更是在南美范围飞速传播起来。这样的八卦立即带起了各种探讨和臆想。至于当事人们,却在媒体眼中失踪了。

    谢尔美用不少让观众觉得受害者颇为幸福的招式将对手送进了医院,然后模仿麻宫雅典娜那样开始了计划外的演唱,却在一曲完毕时被解员问道:“听就在刚刚,经常挤身KOF决赛圈的格斗家合冰,在他的第一场预赛的时候,在场下与神乐代宫主发生了口角以至于有了肢体语言,最终经过麦卓的劝解之后,与麦卓诚挚握手,达成了善意的谅解。请问,谢尔美姐你对此事有何看法?”

    “啊?你什……是真的吗?”谢尔美惊诧之后,仰天大笑,“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与谢尔美在公众面前略显没心没肺的发言相比,在台面下得到消息的神乐千鹤就谨慎多了。而且,她面对的不是话筒,而是菲菲。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似乎你们神乐宫被摆了一道?”

    “是吗?媒体的话从来都是让人雾里看花的。”

    不过,也有人对此冒出了酸气——南镇队是在幻影酒吧庆祝第一场胜利时得到消息的。Vice笑得不比谢尔美逊色,但笑过之后的脸色却不大好,而她的话更是肆无忌惮:“‘我终究还是喜欢你啊!’我可没怎么见她这样的话。不过也不错,她至少在全世界面前打了神乐宫的脸……但还是让人不爽啊!神乐宫和八杰集争男人,这桥段TMD怎么就那么眼熟呢!啊……King,你觉得呢?”

    “我?”King端着的酒杯本近唇边,却又放回了桌面,仿佛那酒突然不太好喝了,“我只知道一个被蹂躏的笨蛋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当成道具演了一幕闹剧。”

    “闹剧吗?”比利摇摇杯子,盯着里面那旋涡,“我倒觉得是一出悲剧,不是开始,更不是结局。”

    与这些格斗家不同的是,身在东京的草薙葵气得拍桌子,几乎要将桌上的晚餐给掀个底朝天!

    “白痴!大白痴!单细胞的白痴!他就不能长儿脑子么!”

    在那一家合冰与草薙葵初相见的拉面馆,同样的座位,上面的人却从合冰与藤堂香澄变为了草薙葵与草薙萌。

    “葵姐。虽然你第一次邀请我共进晚餐却把地订在这样的地方,我仍然视为无上的荣幸。但你现在这个样子……”

    “我怎么了我?你知道那白痴和我的关系吗?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心血在他身上吗?‘我只能欣赏你沿途的脚步,我也欢迎你重新走向我的身边,甚至,我是一直那么期盼着。’得多漂亮!她怎么不去当诗人!”

    “葵姐……”

    “算了,吃面!吃完了你立即去找那白痴,给我带句话。”

    “什么话?”

    “叫他给我泡杯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