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睁眼的悲哀

第一百一十五章 —睁眼的悲哀

    98卷

    比利并非一个愣头青,无论好坏,他的人生比多数人都丰富。 .COM在吉斯大人的铁碗带领着南镇走向繁荣时,他喜闻乐见的跟随着,虽然那时

    候所表露出来的从来只是一个称职的打手。

    可是,最近,吉斯大人显然有了让他这个“双花红棍”往接班人蜕变的意思,那一一滴含蓄却实在的提,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察觉——

    这让这个南镇人眼中的二号人物很是苦恼。

    KOF98的预赛已经完结,南镇队在幻影酒吧常驻休息。曾宣布退出江湖的King的复出是比利喜出望外的事情,虽然就他个人而言,他始终觉

    得这是对King原先决断的一种委屈,但让一个强力的客家人融入这个城市,并为她的荣誉而奋斗,不正是他努力的方向之一吗?而Vice的主动

    加入,让他有着一抹不情愿。不过,在吉斯大人建议他翻阅的各地历史中,比利也大约知道,八杰集是如何在几百年间将南美打造成他们的铁

    桶江山的——Vice的蛮横入主是一个疼痛的开始,但之后会是一个愉快的过程,光阴为证。

    这个似有些歧义的暗喻让比利往两个方向想去。

    一个,是自己的妹妹和东丈的关系。美国的少女总有些傻,或者,那是一种无法保护自己的凄苦,起码,从黑暗的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

    比利有这样的感受,他耳濡目染的感情悲剧占了他所见的婚姻的很大比例——如果用他对妹妹莉莉的宠爱去衡量很多女人的婚姻际遇的话。一

    旦涉及到莉莉,思考就会盲目,这是吉斯警告过他的,但他很难改变这一。而且,比利始终看东丈不顺眼。即使莉莉和东丈在一起时笑口常

    开,他也总是觉得不值。他第一次听东丈并非通过莉莉,而是道听途一个家伙在某些比赛中脱裤子露屁股去挑衅对手的真实笑话!

    另一个,却让比利更加纠结。那源头似乎来自于Vice。虽然她从未直过,但她自从组队开始,便仿佛一个皮条客一般时时制造自己与

    King独处的时间。恼火的是,King也有所察觉,更恼火的是,八杰集的动作,无论是King还是自己,都不敢明着抗拒,毕竟,KOF96和97中他们

    展现出的恐怖实力以及八杰集在整个社会的影响力,都不是区区一两个格斗家能够抗衡的。比利有自己的妹妹,King也有她的弟弟。况且,对

    女色司空见惯的比利自问要对一个女人动情或许很简单,但若动心,就不是一件容易事了。而King在他心中,首先是他的朋友,有往同乡方

    向发展的趋势,如果真的要考虑成为女朋友,也绝对不可能像对待一个应招女郎那样,需要瞻前顾后的因素太多太多。至于King的感情,比利

    作为一个旁观者,只能为之嗟叹。

    即使King几乎不提合冰的名字,比利仍看得出那份思念。不过,也只能是思念罢了。透过吉斯的提,比利知道神乐宫、草薙城,以及八杰

    集的角逐在二战时是如何将一个天才弄成凄惨的下场,而现在,他仿佛看见,一出悲剧在重演。King与合冰的感情无论多么真挚,也难以傲立

    于时代的浪潮。没错,里约热内卢,伦敦,东京,便是这个时代。当草薙城的葵姐的绯闻传到南镇时,比利全当是豪门笑料;当神乐宫的代宫

    主拉着合冰在塞纳河棹桨扬音时,比利不禁有些为King的遭遇担心;而当Vice开始乱鸳鸯谱了,比利只泛起了木秀于林风必摧的悲哀。

    比利无力改变这些事情。他只能在幻影酒吧的夜晚,在灯红酒绿的阑珊之处,在Vice故意离开的时候,在King的面前,谈起她关于合冰的

    回忆,看着她笑,笑到流泪。她必是也明白这种无力的绝望感,所以那透过酒杯映来的两行清泪在仿佛幸福的笑声中是如此的痛彻心扉。那秀

    丽的脸上写满了无助,他却只能微笑着与她干杯。

    兔死狐悲,还是同病相怜?多方考验之后,比利相信东丈对莉莉的真心,吉斯大人主动暗示更是一股东风,但他却觉得自己在牢房之中,

    只能看见心爱的人一步步在牢房中的牢房里走向幸福的结果。莉莉是幸福的,她闭着眼睛,张开怀抱,恣意舞蹈,却触摸不到牢房的墙壁和天

    花板。再也看不见纯净的幸福,便是比利睁眼的悲哀;而King,连幸福也把握不住。

    终于,比利抽出张纸巾,递在King的腮边,将话题转移到了即将对阵的极限流。

    ……

    南镇的比利在幻影酒吧为King的强颜欢笑而伤神,东京的合冰在麻宫雅典娜家的阳台打电话告状,他们都不知道两个分别离他们并不太远

    的女人正通过ICQ肆意编排着他们的红线,他们也不会想到,同一时间,八神庵和神乐潜龙在麻宫雅典娜的卧室里聊着什么。

    中国红外壳的DVD里播放着麻宫雅典娜自己的歌曲,那是她走前放进去的唱片。八神庵一听前奏就知道那是自己的曲子。神乐潜龙仰躺在麻

    宫雅典娜粉红的床单上,怀里是梧桐色吉他,手遥遥冲挑选器材的八神庵指指。

    “外冷内热的帅哥儿,你干嘛送那么多曲子给雅典娜妹妹?”

    “多事。”

    “不是有人了吗?谷间其实是不错的……”

    八神庵瞬移般的笼罩在神乐潜龙的视线中,一手按住她的吉他:“不要多管闲事。”

    “以我们当年的交情,我关心关心你,有什么不妥?”神乐潜龙哈哈大笑,那笑声在麻宫雅典娜的歌声中显得契合,“我更喜欢当初那个

    热情投入不服输的男孩,眼见他长成脆弱的刺猬,颇为失望啊!”

    “那得感谢你让我与死神擦肩而过。”八神庵的口吻不阴不阳,“这些年,我四海为家,你足不出户,你有你的抱负,我有我的思想,岁

    月在你我当初的交汇上已经走了十几年。你曾要我陪你弹琴演歌为赌注,现在你却在全世界面前为了合冰上演与麦卓貌似争风吃醋的桥段。你我背道而驰,离了太远,没有资格对我的事情三道四。”

    (PS:于是,推荐票,书评,引人跳坑什么的,最喜欢了!话,准备的新书是科幻,大家愿意看这样的题材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