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人生若只初相见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人生若只初相见

    98卷

    二阶堂红丸上场的第一个动作,便毫无战斗的意思,他一步一步走近,紧贴在合冰胸口,两人头颈交错。 .COM这成了一个让全世界目瞪口呆的暧昧镜头,全场哗然,连草薙萌的解也开始磕磕巴巴了。

    “五郎吐血了。他不想让别人知道。”

    声音得只有合冰能勉强听清,但那平静的口吻实在让他吃不透二阶堂红丸话里面想的话,就像他不明白二阶堂红丸为什么要搞这一出。

    “我没有和他打持久战的把握,只能全力一击。不敢留手。”

    听到合冰同样细声的回答,二阶堂红丸神色微松——全世界都能看到,但合冰看不到,忽然,他遮住了自己的嘴:“阳子一直在葵家里,她已经醒了吧?以葵的粗浅功夫,教不出阳子的神韵。阳子的厉害,我比所有人更懂。”

    合冰大讶,沉默了好一会儿。

    “……你就这么认定不是老裁缝的功劳?”

    “就凭你的犹豫,我敢信,我没猜错。”二阶堂红丸的眼睛散发着喜出望外的喜悦,“既然她决定沉默,就请你通过葵,替我带一份心意给她,好不好?”

    “为什么,凭什么?”

    合冰完,大大的退了一步,上下打量其二阶堂红丸来。这个男人,无论是身份,是经历,是做派,是个性,是选择,都颇让合冰纠结,他让合冰觉得这样的朋友值得一交,但一想到他口口声声无限温柔叫着的阳子,合冰又觉得他面目可憎起来——却似乎又恨不起来。这让合冰更加纠结。

    “大不了我这场比赛放水儿。”二阶堂红丸张开双臂,电弧像脉冲般闪遍全身,浑然不在意即使话再声,也能被人读懂唇语,“只要你答应我,千值万值。”

    合冰紧盯着他,仿佛外界的议论,草薙萌的响遍全场的声音,都与自己无关。即便是宣布比赛开始的声音,也没能改变两人的姿态。

    过了好一阵,合冰又退了一步,话音变得洪亮:“人生若只初相见……现在,我宁愿凭实力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是吗?”二阶堂红丸似乎完全放松了,只是神色间还是有着落寞,“犯下错的人,本就没资格强求别人原谅。我早有遭报应的觉悟。只不过,如果要应在你这里,还得看你有没有那格。”

    终于,二阶堂红丸的眼神越来越变得锐利,当他把话完,人已经向前一步——居合蹴!

    合冰单臂向下挡住,身子不禁退了一步:“比我刚才使得好多了。”

    “我更希望你能比我更强。”

    二阶堂红丸接了话头,又是在话音落下的刹那,踏前一步——电光拳!

    这次,合冰没有格挡,反是侧身避过,顺势一记毒咬奔向二阶堂红丸面门!

    没有躲!

    二阶堂红丸只是偏头避免正中鼻梁,仍是被印在颧骨,但与此同时,他双手搂住了合冰。

    大发电者!

    视觉可见的电弧让人心惊肉跳。持续的过程虽然只有短短几秒,但那电芒四窜的场景让所有人心底一紧。

    当电尽人开时,合冰一下软软的倒地,二阶堂红丸笔挺的站着,一头金发却柔顺的披在肩上,他捂着迅速红肿起来的脸,俯视着合冰,眼中换为了刚才对话时的落寞。

    “现在的你也只能欺负一下真吾那样的入门人,欺负一下五郎那样的老实人。你缺的东西,还多的是……其实,我只是希望有朝一日倒在地上的人是我……不对,我只是希望那一天尽早到来。”

    着,二阶堂红丸朝场下的八神庵挥手:“八神,你不用上来了。下一场我弃权。”然后,便快步离场了。

    又是一场哗然。草薙萌急中生智的评起二阶堂红丸以换大的门道,但也有不少人对她的看法左耳进右耳出了。

    “葵,红丸已经发现我醒来。”草薙阳将视线从电视上收回,仰看着草薙葵低下正对自己的脸,“他一定是看到合冰一拳打中大门五郎时,确定了猜测。”

    “那个白痴!他不知道他那几句自以为没头没脑的话被有心人拿去,能分析出多少东西吗?”

    草薙葵大恼:“他害了你一次,还想害第二次?”

    草薙阳却没有跟着她的思路:“红丸肯定把合冰当成我徒弟了。”话间,她的眉头凝上不少忧愁,“他一次性把全身储备的电能都释放了,我担心合冰到底伤得多重。而且,红丸也多半没有正确估计合冰那一拳的杀伤力。”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负心汉!”

    ……

    艾丽斯斯普林斯。

    这是一个澳大利亚地理正中的城市。是城市,比起那些真正的大城市,人口却稀少得紧。

    同样的,这个地方也感染着KOF的气息,虽然是早上,全城绝大多数人都放下了工作,或聚集,或独处的收看起KOF98的直播。

    “这就是格斗家。这就是处于人类社会端的阶层享受的待遇。”

    城市里一个泯然于众的屋里,两个男人并坐着,眼前的电视是唯一的电器,里面正重播着二阶堂红丸施放大发电者的情景,以及前后整个会场的狂热。

    话的男人无论是长相还是服饰甚至是无时无刻散发出的诡异气息都是那么鲜明——没错,是龙,以那条辫子为证。

    而另一个人,和八神庵一般的一头红发,却在头中央扎了起来,剩下的部分全是参差不齐的刺头,一身朴素的深色布衣一眼便能瞧出裁减时的偷工减料。可是,比起这些边幅不修的打扮,那一身霸气外露的肌肉与雕刻般的硬朗五官仿佛扑涌着危险的气场。

    不过,两人都没有被对方的气势所左右。

    见对方没有回答自己的话,龙指着屏幕,又开口道:“你的实力,同样也能在这个地方呼风唤雨。那里可以得名,你不在乎名,可以得利,你当然也不在乎利,那里可以得到你梦寐以求的对手,我觉得,你不可能不在乎。”

    可惜,对方依然没有回应。电视里正重放着合冰打中大门五郎的那一记被草薙萌成是石破天惊的一拳,他只是看着,眼中跳动着一丝兴奋,但更多的却又是不屑。

    “难道你就这样,在这样的地方隐姓埋名,一个人磨练,直到岁月尽头?这是一个追求武道的人?这是一个自诩武痴的人?这是一个为了求索而做出弑师杀兄的举动的人甘愿接受的结局?回答我!豪鬼,只要你敢承认,我立即就走!”

    也许是激将终于起了作用,也许是被称为豪鬼的男人本就按捺着无数的情绪——终于,他开口了,却是低沉的嗓音。

    “不,你不懂。我是为武道而生的人,必然遵守为武道而许下的承诺。”

    (PS:啊,又一个大设定终于间接写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