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掌故

第一百二十三章 —掌故

    98卷

    “武道?”龙怒极而笑,“一个人是原则,两个人是无奈,人人都那么,我倒觉得是对这个字眼儿的糟蹋!”

    豪鬼只是斜眼瞥了一下龙的表情。 .COM这让龙更加气愤,霍然而起道:“在你之前,我已经找过太多的好手。龙,肯,古烈,沙加特,春丽,本田……他们全都为了一个承诺而在格斗圈销声匿迹?如此一致的口径,这真的不是借口?还是,维加死后,你们之间存在过什么协定?”

    豪鬼伸手拿起身边的遥控器,关了电视,微微抬头看着龙的怒意:“借口?或许真的是借口。他们为了各自的利益,战成一团,直到维加身死。他们以为自己已经站在端。然后,紧随而来的现实干净利落的击碎了他们的自信。他们或许没有放弃武道,但对名利场,恐怕已经烙下了杯弓蛇影的恐惧。”着,豪鬼粗豪的怪笑起来,“只有我不同。我本就没有任何名利心,我击败了那些人的承诺,我见到了真正的武道。KOF?那种猪圈一般肮脏的场所,连你都不会去,又何必用来激将我?”豪鬼爽利的站起来,往饮水机走去,不再看他,“我不知道你代理着谁的意志,我也没兴趣。等我自觉到了时候,自然会去面对那个承诺。与你无关。”

    当豪鬼满好一杯水回头时,却是龙飞身扑来的攻击!

    然而,豪鬼只是一抬手,一记波动拳便将龙生生打散——没错,在屋子的角落,仿佛蚁附一般,龙的身子又组合出现!

    “也许,我有资格听一听你讲述过去的故事。”龙看向豪鬼手中的杯子,里面的水连波纹都没有,“或者,我继续证明下去?”

    豪鬼摇摇头,慢慢喝下半杯水,无所谓道:“是做早饭的时间了。难得来一个客人,就当打发一下无聊了。”完,便往厨房走去,“一起吃吗?我只收成本价。”

    无论龙为此生了个如何古怪的表情,豪鬼的故事却开始了。

    “八十年代末,维加死在东南亚。之后,与维加有过直接或者间接相关的格斗者,迟早都被一个叫怒加的男人找上——就是举办KOF94和KOF95的那个人。那些强弱不一的人逐一被他挑战,他向每一个人都提出了一个赌注:败者在获得胜者的肯定之前,以自己作为一个武者的尊严,承诺永远不再参与格斗者的事情——任何事情,除了重新向胜者挑战。”

    “所有人都败了。但更重要的是,在对决之前,怒加的秘书,就是而今的八杰集的统帅,麦卓,她总能找出办法让每一个人接受怒加的挑战,以及赌注。美军上校?ICPO特别调查员?MASTER家族的公子?麦卓都能让他们就范。”

    “一个又一个人销声匿迹。他们并非人间蒸发,只不过过起了默默无闻的平凡生活。在这个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时代,那些个成过名的人想平凡下来,并非那么容易。但他们都做到了,他们只需要主动适应平凡,就足够了。”

    “最后,怒加找到了我。我是最爽快的一个。我去了法国,在怒加家里,我看到了那些被他打败的人的全身铜像,那些胜利的纪念。怒加想添上我的形象。”

    “但我胜了。格斗者的对决往往只是几招,但综合实力几乎对等的人之间,战到体力殆尽也不是没有——我和怒加就打了一天,最后凭意志力赢了。这足够让我肯定他了。而且我本就没有让他销声匿迹的心思。”

    “那时候,怒加昏迷不醒,我也只剩保持站姿的力气。然后,麦卓安排了我的调理。等我恢复如常,她让我看到了真正的武道。”

    “那是一个牧师,打扮就和今年KOF上那个合冰的打扮几乎完全相同。但合冰的三角猫功夫,啧啧……”

    “我不知道那个牧师的姓名,反正那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让我先出手,一照面就正面破了我的瞬狱杀。他没有对我造成实质伤害,只是电光火石间一伸手,便紧握我的喉咙,把我提到半空——差距太大,胜负就那么简单。”

    “他走了,一切尽在不言中。麦卓让我遵守承诺,当我觉得可以一战时,可以找她牵线。”

    “从此,我隐居在这里,除了武道,再无其他。时间过得很快。如果不是你来,我根本不会对那个由怒加开头的KOF感兴趣,除了死观众,就是死观众。就像今天电视上看到的,全是所谓切磋的气氛,一儿生死相搏的气势都没有。肮脏。”

    “所以,来吧,吃了这顿早餐,你就可以走了。”

    龙倚在厨房门口,注视着豪鬼熟练的煎着鸡蛋,烤着肉。当那一儿也不像和厨房能有交集的硬朗身躯端着大盘子面向自己时,他竟有了一丝莫名的错觉。

    那仿佛以前屈居在中国的自己。

    “我不认同,但我理解。”

    木桌,木椅,对坐,海量。豪鬼的吃香没有丝毫礼仪,龙也没有所谓矜持。他只是忍不住问:“豪鬼,你毕竟孑然一身。如果你一辈子都自觉追不上你口中的当年那个牧师的境界,那你一生的苦练……”龙斟酌了一下,“毕竟,所谓颠峰,总是走下坡路时的回首才能察觉。”

    “大不了物色一个徒弟。”豪鬼理所当然道,“我毕生追求极限的武道。美国有一个极限流做过电视宣传,我偶然见过。虽然那还不够,但多少符合我的理念。等我有心了,去那里寻一个有天赋的后生……反正我又没亲自参与那些世俗的破事儿。”他考虑了一下,“如果合意,教教瞬狱杀也不是问题。”

    ……

    合冰很快被医护人员送上了救护车。甭管究竟如何,伤大治总赛过大伤延误,毕竟这是拳脚无眼的KOF。神乐潜龙执意跟上了救护车,她坐在合冰身边,没有看他的伤势,只垂首弹奏着舒缓温柔的乐章。

    “八神队战胜日本队!”

    随着司仪姐的大声宣布,直播告一段落。无论观众们也许津津乐道着比赛,也许八卦着二阶堂红丸那暧昧的举动和话语,但一起退场的麦卓与八神庵已经讨论起下一场该是谁先出场。

    而另一方面,送大门五郎去医院看内伤的二阶堂红丸接了一个电话,那是让他心头一动的号码。

    “喂?二阶堂,你在哪里?”

    “我在陪医院陪五郎。葵,我问你……”

    “陪他?你还是赶紧自己详细检查一下伤势吧!”

    草薙葵嘲讽着,只留给二阶堂红丸一阵盲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