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察觉

第一百二十四章 —察觉

    KOF的遥想

    救护车里,合冰的心率紊乱着。 .COM神乐潜龙的指间流淌着让人心沁的旋律,虽然已经有医生敬告她停下来,但她依然如故。

    神乐潜龙就在病床边,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而合冰还没有苏醒的迹象,她开始注视着医生护士的治疗,或者,抢救。

    和普通遭到电击的人不同,合冰并没有癫痫之类的症状。如果仅仅从外表看去,除了被电伤的皮肤,他仿佛安静的熟睡着。

    “也许,应该照一个CT?”会诊的医生里有人建议道。

    就在此时,神乐潜龙的电话响了。

    “喂?葵姐?”神乐潜龙的嘴角露了一个意料之外与情理之中并行不悖的微笑,“有什么指教吗?”

    电话那头的草薙葵却是雷厉风行的口气:“我打听过了,你就在合冰的车上。你转告那些医生,如果合冰心跳停止,就用心脏起搏器抢救,如果还有呼吸,简单处理之后就够了,三分钟后我会来接他。”

    神乐潜龙眉头一动:“你看不上这些医生的水平?”

    “我的人可以随别人到处溜达,但有了儿三长两短,就得我亲自过问。”

    斩钉截铁的宣言后,草薙葵挂了电话。

    神乐潜龙缓缓将手机放回口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手止住了医生们的动作:“草薙城的人要来接手病人了,你们让他保持心跳就可以了,人家强调了,叫你们别节外生枝。”

    无论神乐潜龙的法会产生什么效果,医务人员都止了手上和嘴上的动作。神乐潜龙靠上了合冰的床沿,俯视着他黑黢黢的脸,忽然忍不住伸手轻轻摩挲。

    你究竟有什么秘密,让葵大姐如此着紧你的身体?你又有什么心思,对二阶堂红丸露出那些怨念?那个风流的公子哥儿与你并无深交,你却……

    神乐潜龙释放着遐思,那平静的脸蛋……突然深呼吸起来,连带着全身都是一僵。

    没过多久,救护车回到医院,草薙葵已然等候着。一边指挥随行的人有条不紊的将合冰的病床推往自己开来的车子,草薙葵自己则冲静静待在一边的神乐潜龙颔首。

    “谢谢你对我家合冰如此关心。”

    神乐潜龙呵呵地笑:“奇货可居,君子好逑。只是不知道葵姐究竟希望把这颗将来到底的兵升变哪一种棋子?象?马?车?还是后?”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草薙葵豪爽的伸手过去,“希望下次相见时,神乐宫能正视我的言行而不是开这样的玩笑了。”

    神乐潜龙大笑,将吉他换到左手,右手也伸过去和草薙葵握在一起:“我期待着草薙城早日变革。”

    ……

    日本队与八神队的比赛以八神队晋级告终。十个时之后在汉城将进行韩国队与女性格斗家队的比赛。

    时值正午。

    神乐千鹤在酒店的客房里反复研究着上午的比赛的录象。菲菲与她并坐着,却没有神乐宫主那样的兴头。

    “南朝鲜的饭菜太难吃了!”“你怎么不和队友一起去逛街啊?”

    神乐千鹤没有理会菲菲的牢骚,聚精会神着。

    这让菲菲费解:“这录象能有什么玄机?”

    “你不懂。”神乐千鹤终于回答道,但目光依旧盯向电视机,“但我不会和你解释。你虽然习武,有格斗家的实力,但你不是格斗家。起码,庵是这么评价你们那些人的。”

    “不就是一个缺乏实战经验的家伙被一击必杀了吗?”指着屏幕里耀眼的电光,菲菲没好气道。

    “没错。”神乐千鹤不置可否的笑笑,拨了一个电话。

    “喂,请将Richen最近这次受伤的诊断报告让镜灵向我口述;同时将我这个命令转告潜龙。”

    命令很干脆,但一旁的菲菲一头雾水,等神乐千鹤挂了电话,她终还是忍不住问道:“请问,大名鼎鼎的神乐宫,下命令都这么随意?而且当着外人的面?”

    “因为你陪在我身边是庵的委托。”

    这样的答案显然不让菲菲满意,但她也没有就此追问,倒是换了一个话题:“那么,你口中的那个什么潜龙,就是现在的代宫主?”

    “没错。”

    “前段时间在报纸上见过她,挺漂亮的。”菲菲八卦起来,“但是看上去不像练家子啊,你们神乐宫不是人人习武吗?”

    “她的体质不适合。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这个也不算秘密。”神乐千鹤挑逗道,“看来,你是对神乐宫主感兴趣,而不是对我感兴趣?”

    菲菲却没有因此转移话题:“体质?那么多年,我还真没听过格斗家的血脉还有人不适合习武,并且因此而完全不习武的。她的长辈不会是对这个反感吧?对了,我有一个疑问,你们神乐宫在欧洲传承了那么多代,核心人员仍旧是黄种人,到现在人丁也很是兴旺,这在文艺复兴时期……总觉得找对象有些困难,你们不会是一度近亲结婚吧?”

    ……

    “五郎,我觉得,我们应该拜访一下草薙葵。”

    医院里,二阶堂红丸拿着一个冰袋,紧贴着自己肿得惊人的脸颊,他站在诊断室的门边,望着与一脸凝重的医生对坐的大门五郎——他已经做完全面的检查,医生正在书写病历。

    “你确定?好像,你和葵的关系……”

    大门五郎颇有些担忧,但二阶堂红丸不容置疑:“眼前的事情不能坐视不理了!你我的伤,已经暗示了很多问题,不管草薙城里是谁在玩儿火或者举重若轻,我必须确认一下,特别是在京失踪的现在!”

    “可是,我们毕竟只是京的朋友,和草薙城……”大门五郎咽下了嘴里的话——他很熟悉自己的朋友,虽然二阶堂红丸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谢谢。”二阶堂红丸头,径直走过去,拿起了医生写好不久的病历,“我需要这份病历去让草薙城的人会会诊,而你是一个明白事理,懂得为病人的病情保持缄默的好医生,对吧?”

    (啊,某位一起DOTA一把却没尽兴的家伙,虽然迟了几天,但我还是应诺更了……好吧,虐菜真没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