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二十六章 —牢中起舞的姑娘 一

第一百二十六章 —牢中起舞的姑娘 一

    KOF的遥想

    第一百二十六章—牢中起舞的姑娘(一)

    “在这里还习惯吗?”

    “习惯不习惯的,又有什么区别?”

    “习惯了,可以在牢中翩然起舞;不习惯,即使天高地迥也寝食难安。 .COM”

    “那么,这里,对你来,是囚牢,还是天地?”

    “……那么多年代,他们八个来来去去,没一个人问过,相比之下,你却算是立即生疑了。也许,这就是他会喜欢上你的缘由之一,所以他在失去你后会心怀死志。”

    “我原本指望的是和一个人相濡以沫虽千万人而往,却未曾猜过会是一份轮回千年的思想,恰好还是敌人……当初结伴阿尔卑斯山,是何等浪漫,结果……不过现在,即使是以如此诡异的方式活着,我也会怀着关于他的记忆继续活下去。”

    “……真是美丽的姑娘。”

    “美?”

    “信不信由你。不过,我决定去见另一个美丽的姑娘,一个可以牢中起舞的姑娘。而眼下,恰好有一个契机。”

    “对不起,我还是不太明白。”

    “人总是需要接触外界的,总是对只有自己的世界充满恐惧。但有的人,虽然不能避免这种源于孤独的恐惧,却能通过单纯的思考去抵御时间的流淌,这样的人,如果不是真的出现了,我根本不相信她会存在。所以,我对人类的潜力又有了新的评估……这些你也不必太过较真,地球上的事物对而今的你只需冷眼淡看,在这里看世界,你需恒念,大爱无情。”

    “我……”

    “算了,话是如此,连我自问也做不通达。”

    ……

    当草薙葵的车队开进草薙城的大门时,合冰忽然苏醒过来。

    似乎,他有一丝倦意,打量四周的眼神有些迷离,但在搜索到草薙葵后,就变得多了一丝暧昧了。

    “草薙……葵?”

    声音不大,平和中竟使草薙葵觉着陌生——她凑到合冰眼前,对视着他的眸子,努力观察着。

    “合冰,你怎么了?感觉如何?”

    面对草薙葵的关心,合冰却沉吟了一下:“立即带我回……家。我想见……”貌似肆无忌惮的话突然打住,也许是他意识到周围还有不少医务人员,“你懂的。”

    车子里人们泛了神秘的微笑。大家都是自己人,也许,也将合冰看做了自己人。虽然此刻大家听命于草薙葵,但她首先却是自家的怀春姑娘。

    大家都相信大家是那么想的,大家都在猜测或者等待姑娘的反应。

    草薙葵显然察觉了灼灼的目光,但她在短暂的思考之后便宣布了停车就地解散的命令。

    刚刚苏醒的合冰竟走不好路,甚至在下床时直接来了个翻滚扑地!

    在场的都是从接触自然科学的会家子,大都对二阶堂红丸的实力多少了解,唤作大发电者的招数对人体有什么效果……于是,大家留心的看看之后也遍纷纷回到出发前的岗位继续待命,带着暧昧甚至少数猥琐的味道离去——当草薙葵将合冰背在背上之后。

    下了车,草薙葵跑着往自己的别墅奔起。

    这情景让她觉得熟悉——去年便发生过近乎相同的一幕。

    “合冰,你知道吗?你和去年一样沉。”

    “什么?”

    听着从背后传在耳边的迷惑,草薙葵欢快的笑:“当时你睡着了,肯定不知道的……就是KOF97决赛那天,整个会场成了修罗场,三神器全部失踪,只有你和雪幸存。你不知道,当时我非常害怕,以为我的时代将在开始前就结束了,但我又很高兴,因为你还活着,你三神器还在努力。”

    “三神器……”合冰喃喃的应了一声,脑袋无力的搁在草薙葵肩头,仿佛只要一张嘴,便能真的咬上她的耳朵,“葵,如果……大家的大蛇……真的降临了,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先问他到底想干什么了!”

    草薙葵的理所当然让合冰一愣,这个答案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啊?你什么?”

    “从一千八百年前出现大蛇这个法,我只知道它手下的八杰集和三神器争斗了几百年的人类发展史,但我就没听闻过八杰集有过什么试图毁灭人类的勾当。既然如此,我又有什么值得恐惧的?真要是以包地球搞爆炸为目的,真要是以灭绝人类为目的,那个什么大蛇怎么可能拨弄出八杰集来?那简直是孩子过家家酒失败后恼羞成怒的桥段嘛!”

    “……哦……”

    草薙葵边跑着边指江山,她没办法看到背上的合冰竟然脸红了。

    没过多久,到达目的地的草薙葵一个飞跃,干脆从二楼的窗户跳将进去,紧随的是一声闷响——她只顾自己埋头,却不想合冰的脑袋被撞了个正着。

    等她走到草薙阳的房间前,合冰才仿佛缓过劲儿来:“葵……很痛。”

    “这辈子被我背着跋涉的人,你还是独一份儿!”草薙葵将合冰夹在左臂腰间,右手摸出钥匙开门,“估计你现在活动也不方便,要不要把你放在阳姐的床上?摆个什么体位比较好?还是像去年那样层峦叠嶂?”

    “在什么呢!”

    屋里,耳尖的草薙阳埋怨了一句。她靠坐在床头,偏头看向洋洋得意的草薙葵,又看向一脸慵懒的合冰,浑身能动的地方猛的一僵。

    眼看着草薙葵将合冰放在与自己并排的位置靠坐,草薙阳忽然开口道:“葵,你先出去吧,我有些私密的话要和他。”

    “噢?”草薙葵眼珠一转,眉开眼笑的离开了,“一个时之后我送吃的来。”

    随着房门紧闭的声响,草薙阳偏头望向近在咫尺的合冰,而他也如此望着她,两个鼻尖的距离不过十厘米。

    虽然合冰保持着浅浅的笑容,仿佛在欣赏艺术的杰作,草薙阳却皱起了眉头。

    “我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变故,我已有的学识也无法解释眼下的事实,我现在毫无反抗之力,但我还是要问:合冰哪儿去了?你,又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