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牢中起舞的姑娘 二

第一百二十七章 —牢中起舞的姑娘 二

    KOF的遥想

    第一百二十七章—牢中起舞的姑娘(二)

    “草薙阳……”

    合冰没有直接回答草薙阳的话,只是直勾勾的望着她脸上每一个细节,那目光越发的欣赏,也越发的灼热。 .COM

    “其实你已经察觉出发生了变故,你的经历足以佐证眼下的真实,你一时半会儿也不需要反抗……”不着边际的话之后又是一阵打量,“作为一个人类,在我眼中,你不过是蝼蚁;作为草薙阳,在某种意义上,你我是平等的;作为她的子孙,虽然已是另一副容颜,我却依稀恍若看到她穿越时间的壁障,再现在我的心底。”

    草薙阳咀嚼着合冰的话,手指渐渐的握成拳头,越来越重的力道让指甲嵌在掌中,却浑然不觉。

    “你……请问你,究竟是谁?”

    “我的身份不需要我亲口承认。虽然我的名字是她起的,但我不喜欢。我更希望成为在鄱阳湖边听她预言天下的那道羽扇纶巾的伟岸身影。然则,时不待我。”合冰看着草薙阳的眼睛,却陷入了自己的回忆,“那天云霞美丽,晚照在她脸上,相映益彰。翠衣秀发席坐湖畔,随口道出将来数百年的格局……我却只能那么看着她……多少年来那么默默地看着她,看着她年少气盛,指江山;看着她生儿育女,蛰伏以待;看着她老骥伏枥;看着她心灰意冷……直到看着她击节赞叹‘男儿宁当格斗死,何能怫郁筑长城’,看着她念叨着‘生不逢时,无力回天’独自回到她的阁楼,仿佛走进早已为自己盖好的棺材。”话间,清泪从合冰眼中滚落,他却一声叹息,“她却不知道我在她身边。”

    草薙阳已将自己的手掌掐出血来,却只是轻轻地道歉,仿佛这是她的错:“对不起,我的历史书没机会那么清晰。我听不太明白。”

    “不必太过明白。”挂着泪,合冰爽朗的笑了,“人总得向前看,如果时刻沉浸在过去,那也算是玩物丧志了……况且,我决心与你相见,可不是为了向一个女人倾诉对另一个女人的羁绊。现在的我,在乎的人,是你。”

    “我……何德何能?”

    草薙阳受宠若惊道。

    “当摆脱了生存的**之后,人性总是向善的,特别是在饱尝孤独的时候。阳……允许我也这么唤你,好吗?阳,当你身边有一群猫猫狗狗那样的宠物的时候,你会是什么心情?哦,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你身边只有那群宠物的时候,你会如何?”

    草薙阳闭上有按沉思了一会儿,斟酌着:“也许,我会将宠物当作人,虽然它们不能彻底的交流,但总归是有灵性的生物。”

    “是啊!人是害怕孤独的,为此人可以自欺欺人。”合冰解嘲地笑,“但是,突然一天,你发现有一只猫似乎并非猫,而是批着猫皮的婴儿时,你又会如何?”

    草薙阳的手指已经因为持续的用力而开始僵直而发白。

    “大概我会欣喜若狂……我会充分呵护它的成长,期待有朝一日结束孤独的煎熬。”

    “是啊!我也如此期待着。”合冰开怀,颤抖着抬起手,拂在草薙阳的脸庞,“阳,你是如此美丽不可方物。”

    感受着脸上传来的温暖,草薙阳依然不愿相信:“我何德何能?”

    “阳,你是一个曾在牢中起舞的姑娘。”

    这句轻声软语使得草薙阳瞪大了眼睛!过了一会儿,那紧紧的手指猛然而松,她终于意识到掌上传来的痛感——这让她微微皱起眉头,连声音也变得颤巍巍的。

    “信息量太大了,我一时间接受不了。”

    合冰只是微笑看着她,等待她那清秀而英气的眉毛舒展开来。

    “好吧……你今天借着合冰来到这里,不该是只为了告诉我这番话。”

    “当你相信我之后,我才方便告诉你更多的情感。”合冰宛然一个邀舞的绅士,“阳,闭上眼睛,用心与我交流。”

    草薙阳顺从的闭上眼,脑海中立刻生出若有若无的旋律,以及逐渐清晰起来的画面,或概念。

    ……

    苍茫大地,山水林田,禽兽鱼虫。城郭闹市,舟车耕织,歌舞升平。金戈铁马,蚁附影从,昼夜攻伐。朱门大火,王朝更迭,饿殍万里。

    “看见的,熄灭了。”

    一幕幕事物蒙太奇般的闪过,当那歌声响起时,草薙阳讶然:“这是……麻宫雅典娜的歌声?”

    没有人回答。

    ……

    断壁残垣,吹晒淋劈,轮廓依依。边城弃渡,大漠古道,羌笛习习。红颜悄陨,名将阵殁,刀笔牵牵。兴废境迁,沧海桑田,诗图滚滚。

    面对那一篇篇精炼着一件件事物的锦绣文章,草薙阳若有所思。

    “消失的,记住了。”

    ……

    万象森罗,白驹过隙,庄生化蝶,痴人道梦,宇宙无穷,身处天外。

    草薙阳仿佛在最孤独的地方,遥望世界。

    “我站在,海角天涯。”

    ……

    愚嬉智思,亘古芸芸,刹那一声,红尘底间,平平若幻,心似天籁。

    望外的喜悦往草薙阳心中涌来。

    “听见,土壤萌芽。”

    ……

    伊人朦胧,在水一方,千古远望,静然希冀。

    “等待,昙花再开。”

    草薙阳一阵心紧。

    ……

    光阴似箭,流水淙淙,所过所闻,以飨来者。

    “把芬芳,留給年华。”

    一份不知终的孤独让草薙阳感同身受。

    ……

    大道无途,求索悠悠,涛潮纷杂,月明星稀。

    “彼岸,沒有灯塔。”

    草薙阳浸渍着绝望。

    ……

    无形无色,无侣无徒,万径寂寥,独钓寒江。

    “我依然,守望着。”

    草薙阳无声而泣。

    ……

    良久,草薙阳从悲伤中走出来,才意识到那歌声,那画面,都已渐渐淡去。她缓缓睁开眼睛,却见合冰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那眼神中带着寻获知己的欣喜,仿佛单纯而灼热的阳光,使人难以直面那滚烫的情感。

    “你竟为我哭了,我果然没有看错。”

    (PS:喵的,这一章短短2K竟写了至少3个时!果然……对某些人来,合冰要当牛头人了么?)

    [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