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牢中起舞的姑娘 三

第一百二十八章 —牢中起舞的姑娘 三

    KOF的遥想

    第一百二十八章—牢中起舞的姑娘(三)

    一声轻叹,合冰没有在意草薙阳微微的难为情,也没给她辩驳的机会,倒是扬手拭去她眼角的泪痕:“这首歌没有完结,但葵只留给我们一个时……以后有机会定会让你知晓。 .COM而现在,在离开之前,还有一些话要啊!”

    撇过头去,草薙阳略有些脸红:“你吧……”

    “对于合冰,你现在是何样的感情?”

    草薙阳愣了好一会儿,方才低下头去:“我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

    “是吗?”合冰洒脱地笑,“机缘巧合,你比别人更了解合冰,但我比你更加了解,比他自己更加了解。事实上,这世上最不了解合冰的人,某种意义上就是合冰自己,但很显然,他自己并没有察觉这件事。那么多的人青睐着他,仿佛一个身怀宝山活在乐园里的可爱孩子。”

    替草薙阳整理好面容后,合冰收回手,却是将她的手捉了起来,捧在掌中:“竟生生握出血来!”

    “我还比较怕死。”草薙阳坦然道。

    “哈哈!心智坚强的人,又有谁不怕死的?”合冰的指尖触摸着草薙阳掌上的伤口,仿佛新奇的享受,“这便是触碰女子的感觉吗?”

    草薙阳仿佛鸵鸟一般:“请……自重。”

    “自重吗?可惜我对所谓爱情只有道听途的经验。”合冰喃喃念叨着,伸手托起草薙阳的下巴,使她直面着自己,“时间不多了,咱们长话短。当你越发了解合冰的真相,你往往越对他着迷,但是,我有一个要求,请你务必答应——直到你死之前,只要合冰不向你正式求婚,你决不要应允他与你的男女之情。”

    “为什么!”草薙阳圆瞪着眼睛,疑惑大于惊讶。

    “感情的发展起伏我只是纸上谈兵,甚至,我不清楚什么是男女的情愫。可是,他是有人为女孩千挑万选的洋娃娃,可爱的女孩需要抱着洋娃娃才能在肥皂泡里安然入眠。”合冰无可奈何道,“即便是我,在决定改天换地之前,还是会念着那些香火之情的。”

    草薙阳盯着合冰,似乎想从那表情中发现什么:“可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呢?”

    “你就直指本心吧,我尊重属于你自己的选择。”合冰翻身跪坐在草薙阳的大腿上,这个动作费了他格外多的力气……虽然之间隔了一层床单,这终究是一个暧昧的姿势,“我不太相信在了解天下大势之后。合冰仍有虽千万人亦往的气魄,可如果他真的走出那一步,我猜,你会喜欢上这份气魄的……但我不会为此做什么。你在这个世界上的幸福与不幸福,都是你的成长,是你蜕变成与我一样平等的人的必要历练,不容我来干涉。你这辈子已与合冰相知,至于是否走到相爱的地步,我不在乎。”

    “啊,葵应该马上就要进门了。”着,合冰洋溢着期待,身子前倾,再一次用手托起草薙阳的下巴,仿佛看不够那张精致的俏脸:“阳,我等着你,等着你这副身躯在光阴中消亡。在你还活在这个世上的时候,你要一直记得,我在等你。”

    诡异但明显的情话让草薙阳涨红了脸,她却躲不开那火热的视线。

    “最后,允许我借用合冰的躯体做一个意识吧!”

    不由分的,合冰缓缓探头,颤抖着,青涩地吻在草薙阳的唇上。

    虽然仅仅是象征性的触碰,却是在草薙葵推门进入的时刻!

    “啊!你们请随意继续……要不要我去拿器材做纪念性拍摄?”

    一惊之下,草薙葵几乎喜出望外,端在手中的大餐盘不住摇晃。

    然而,她的话音还没消散,合冰便瘫软的伏倒在草薙阳的怀里,再度昏迷。

    “阳姐,这……”

    草薙阳出神了许久。

    “葵,你就当他这一次苏醒是梦游吧!如果不出意外,当他再次醒来时,不会记得现在发生的事情。我们,就当从未发生过吧!”草薙阳期待的望着草薙葵,“答应我好吗,葵?”

    “哦……”

    草薙葵不明白,但还是答应了。

    草薙阳莞尔一笑,低头凝视着自己怀里的合冰的后脑勺,陷入了沉思。

    ……

    “你这是什么意思!神仙也动了凡心?”

    “我不是神仙。而且当年你和他卿卿我我的时候,就不是天仙配的桥段?”

    “七仙女下凡和玉皇大帝下凡,那能一样吗?”

    “……你不是在英国长大的九黎后裔吗?怎么开口闭口是汉族的传?”

    “你这随便就移情别恋的家伙没资格别人!”

    “移情……别恋?哪儿跟哪儿啊!你……突然很古怪。”

    “哼!我原以为我祖祖辈辈恪守的防线是针对强大的敌人,到了这里我意识到所谓的敌人其实和我的先祖颇有渊源,今天,我才发现,这根本就是个儿握名器的闹剧!地球把握在一个才缅怀完初恋转身就别处勾搭的家伙手里,地球迟早要完蛋啊!”

    “你……你什么时候能不再用人类的眼睛看世界啊!”

    “我只知道轰然倒塌的世界在重构途中又爆了个粉碎!”

    “你没谈到感情的时候,向来是理智而聪慧的。难道……这就是女人?”

    ……

    傍晚。汉城。

    虽然占绝大多数的到场观众都是支持韩国队,但坐在电视机前收看直播的人显然更在乎女性格斗家队。这一,主办方赛前做的随机访问足以佐证。

    韩国队首先登场的是蔡宝健,而女性格斗家队的则是Mary。不知火舞应邀跑到解席客串起解员,这被不少媒体解读为对胜利的绝对自信,也有人认为是对对手**裸的蔑视。

    听着广播中队友人来疯般的大侃,神乐千鹤安静地坐女性格斗家的休息室里,左边坐着神乐镜灵,右边则是饶有兴趣到处打量的菲菲。

    “神乐宫,如果这样的比赛是你休假的时候,请问可以为我联系与你的代宫主见个面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