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人中千鹤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人中千鹤

    KOF的遥想

    这个年轻女子感兴趣的当真是正在履行宫主职责的人?

    神乐千鹤玩味地看着菲菲,那张漂亮的脸上有稚嫩的味道,仿佛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什么都拿到明面上,什么都敢做。 .COM

    但神乐千鹤不会就此当她是什么愣头青。

    作为支持八神庵在中国走马观花的调查的人,神乐千鹤在与之不多的独处时间中倾听过他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单凭八神庵自身,仅仅花几个月,在幅员辽阔而且人口稠密的国度寻找一个人,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草薙京这个借口而言,八神庵最大的收获是中原人直接断定草薙京不在中原。

    不论那些除了一副好身手之外过着和市井民无二的生活的人,也不论菲菲敢于一见面就出自己使出模仿的八稚女的缘由,真正让神乐千鹤担忧甚至是恐惧的,是八神庵带来的关于镇元斋的掌故。

    镇元斋自称当年给那个名为叶真的女人腹中的孩子起名叶星龙,或者叶紫龙。

    八神庵不知道,但神乐宫知道——神乐潜龙的父亲名叫赵星龙,而她原本的名字便是紫龙!而且,当年的赵星龙,如果仅论技术,他有一手在欧洲无人能敌的祖传枪法。

    然而,当年赵星龙入赘神乐宫的条件,便是让他尚在人世的母亲平静的度过余生。对于有才华的人,神乐宫总是愿意妥协的,至少愿意暂时的妥协。

    时过境迁,赵星龙英年早逝,因为妥协而随母姓的神乐紫龙也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了潜龙,连带着那禁足或栖身的山谷也改名为潜龙谷。大概是因为母亲死于难产,单亲环境的潜龙从就不掩饰自己对于父亲的崇拜,但她从没有见过自己的祖母,甚至神乐宫也不确定赵星龙是否真的按当初的妥协那样在潜龙好奇自己的身世时含糊其词。

    一切,如果潜龙还在潜龙谷,便都不是问题。但合冰真的将心灰意懒的潜龙带了出来!

    当所有信息汇总到神乐千鹤的脑海中后,她立即意识到事情的复杂性,虽然自己按部就班的参加了KOF98,但她一直盘算纠结着的,却是有无必要撕毁神乐宫当年的承诺,去打扰那个至今隐居在英国的老太太,去问她是否真的名为叶真,真的是那个与镇元斋有过过往的人?

    在水落石出之前,不能让他人知道,即便是神乐宫内部,家族院在欧洲强势惯了的作风,不动脑子也能想出他们会出现什么呼声。

    罢了,无论如何,作为神乐宫主,牵一发而动全局,永远在有心人的聚光灯下,指望人不知鬼不觉的回英国与那老太太相见,太不现实了……

    而眼前的菲菲,那心直口快的外表下,究竟是怀着何样的目的走出中原的?她究竟是想观察我,还是潜龙?

    神乐千鹤以欣赏比赛为幌子,微笑着思考了很久,直到赛场上的Mary踩着因为多处骨折而动弹不得的蔡宝健,高举着被铁爪划得血肉模糊的右臂宣告她的胜利时,方才偏头对菲菲答道:“代宫主现在是八神队的领队,如果我现在是休假状态,那么她也一样。”

    “难道你们神乐宫现在就没人当宫主?”

    “神乐宫主可不是国家元首,能与我对等的人只有那么寥寥几位。好了,是我的时间了。”神乐千鹤豪气的站起身来,翩然往擂台上走去,她朝Mary挥挥手,“下来吧,虽然都是些皮外伤,作为女人,还是早儿处理的好。”

    换下了Mary,神乐千鹤含笑望着将蔡宝健心拎下场然后又上来的陈国汉。一场不对等的格斗并不被格斗家所喜,当裁判高喊比赛开始后,神乐千鹤果断一记门之一针真身欺上,重拳,除活·铮铮,神速之祝词,神速之祝词·天瑞!

    三下五除二的将陈国汉逼到擂台边沿,又是一记天神之理破防,神乐千鹤旋身一脚直奔胸口——超重击!

    “K.O.!”

    不知火舞兴奋的嚎叫先于裁判传遍了全世界。

    倒飞出场的陈国汉倒也没受多大的伤,神乐千鹤并不喜欢在欺负朋友的时候下重手,特别是在掩藏着烦心事的时候。她扬起右手,朝场下的金家藩钩钩:“请金队长上来吧,我想快些陪Mary处理伤口,你的徒弟也需要早进医院。”

    金家藩显然也知道自己和神乐千鹤之间的差距,但利落跳上擂台的他还是在大众面前保持着他所坚持的格斗家的范儿。

    神乐千鹤斜身而对,平举右掌:“直接使凤凰脚吧!不然你跟不上我的速度。”

    默然头,金家藩拉开了一些距离,当裁判开始的声音一响,便如离弦之箭般射向神乐千鹤!

    然而,神乐千鹤只是嘴角弯弯,后退半步,顺势一掌急速递向迎面而来的金家藩——零技之楚!

    金家藩从半空中瘫软落地,神乐千鹤收势敛身,展露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不知火舞则已经开始宣扬着她的论调:“高手过招,胜负便在电光火石之间!”场下的菲菲却只是摇头:“若瞬间的速度,都快不是一个级别的了。”

    “我便是我家宫主。”一旁的神乐镜灵傲然应声。

    ……

    正如神乐千鹤会观看八神队与日本队的比赛,神乐千鹤在赛场上的霸气同样也被人欣赏着。例如,身在南镇的King。

    “果然是碾压的水平啊!”

    “人家可和咱们这样的草根儿不一样。”平举着遥控器,将录象重新开始播放的比利笔挺的坐在沙发上,偏头瞧着身边的King的脸上那一丝感叹,“当我们经历着幸福或者不幸福的童年时,人家早已努力好多年了。”

    “我也是从练习泰拳的……”King理直气壮的反驳却在完之前便自己萎靡下去了,“好吧,那是以千年计的积淀,而我却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流派。”

    “总比我这个野路子好。”比利耸耸肩,估摸着Vice来汇合的时间,却也忍不住一叹,“国中神乐,人中千鹤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