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三十章 —中原志

第一百三十章 —中原志

    98卷

    (先PS:这一章就算不看,也不影响剧情衔接,但会显得隐晦很多,如果看了,就直白了,看与不看,大家自己斟酌。 .COM)

    神乐千鹤终没有答应菲菲的提议,至少眼下没有。

    目送着女性格斗家队去什么举杯夜话,菲菲冲神乐镜灵一笑,便和所有人分手,回了酒店——然而,在酒店门口,她被人拦了去路,还是个熟人。

    “菲菲。”来人一身没有牌子的精致运动服,一手拎着网球拍,一手一听王老吉。

    秀眉似细剑,锐目而温颜,短发黑顺直,东北男人的体格下散发着几许儒雅。

    菲菲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攥紧这卖相不错仿佛哪儿冒出来的后起之秀的家伙的衣领:“你一个人跑出来干嘛?就你那三角猫功夫,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

    “喂,男女授受不清……”

    “啪!”菲菲顺手就是一耳光:“开什么**玩笑!这不是在国内!”

    “莫非你保护不了我?”男人倒不在意大庭广众下丢脸的问题,慢悠悠的啜了一口王老吉,“南朝鲜没人是你对手。”

    “女性格斗家队在这儿!”菲菲一咬牙,凑上去咬起耳朵,“神乐千鹤刚刚碾压对手,你当她非要这样的豪胜?她是在警告我别轻举妄动!”

    “我倒觉得神乐宫敢在这儿亲手把我给办了也无所谓。”

    “你这……”面对男人浑不把性命当回事儿的嬉笑,菲菲气不打一处来,却又猛地想到了什么,“阿峰,难道……”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唤作阿峰的男人将喝了一半的王老吉塞在菲菲手里,“你那时的冲动,指向了可能正确的答案。”

    菲菲依然不乐意:“那也不必你跑出来啊!”

    “但有些事,我得亲自告诉你这外行。”阿峰招招手,一辆红旗缓缓驶来,“上车。”

    车上的司机是一个显瘦的年轻男人。

    “东东,是个警察,负责四川,最近休假,便被我抓了丁。”阿峰介绍道,“菲菲,现在是无业游民,自称北漂,自告奋勇和神乐宫耍耍。”

    “久仰!”

    “如雷贯耳!”

    也不知是客套还是发自真心的招呼之后,阿峰便谈起了正事。

    “全世界热钱都紧盯东方。神乐宫支持的对冲基金毁灭了东南亚的经济,席卷了其官方和民间的外汇储备以及大量产业,而草薙城趁势清算了当地的军政系统。我们猜测这便是当年巴塞尔会议步入收官的时刻。原本,我们以为香港会是下一个战场,为此已经准备了巨额的资金。可是,一直伪装成旁观者从中渔利的麦卓突然彻底抽身;神乐宫在欧洲大开杀戒,却任由我们在东西伯利亚渗透——神乐潜龙仿佛在向我们释放一个瓜分俄罗斯的信号,却同时在香港做出让人看不懂的姿态。”

    东东竖起了耳朵,连菲菲也好奇起来:“什么?”

    “她将所有她支持的和追随她的热钱近乎平分,一半沽空一半沽涨。无论香港最终的结局如何,除了交给我们交易税,她根本是把钱左手交右手!”

    “等等!”菲菲弱弱的打断道,“虽然我是外行,但神乐潜龙不是外行吧?她怎么可能让你分析出她的资金分配流向?那不等于在出招前就告诉你她要怎么出招吗?”

    “她的确把资金流分散了,但我们是庄家啊!她骗得了所有赌徒,至少在下注的时候骗不了我们。”

    菲菲若有所思:“所以,你们希望她身在曹营心在汉?”

    阿峰苦笑起来。他斟酌了一下,摸出一个随身听,将耳塞递向开慢车的东东:“你如果想如从前那样平静的当个刑警,不妨戴上。”

    “不是每个人在遭遇过八神庵后还能像棉花糖那样没心没肺。”东东裂嘴一笑。

    “所以你才愿意陪我出来吧?”阿峰解嘲一句,也不再劝,看向了屏气凝神的菲菲,“通过对神乐千鹤的血液的初步测试,以及神乐潜龙的外貌,我们猜测,神乐潜龙可能是你我的远亲,再综合棉花糖的报告,神乐潜龙很可能是赵云的后裔。问题在于,当年赵真堂兄妹成婚,负气改姓出走,如果神乐潜龙知晓这段过往,她究竟是会写一部东归英雄传还是演一出王子复仇记?或者,她装做不知情?而假若她真不知道,我们到底要不要让她知道?”

    车子里忽然寂静下来,连那微的噪音也把气氛衬托得更加死寂。

    良久,菲菲问道:“上面怎么?”

    “‘勾心斗角的事,总得眼见为实’。我和东东明目张胆开着红旗来南朝鲜找你,本就是向外界表明一种态度。”阿峰忽然叹了一口气,“古老的家族总会遭遇意料之外的变故,常怀千岁忧的人料不了千年事。三神器彼此倾轧不休,当年却是铁板一块;冠军侯封狼居胥,何等意气风发,可曾料过几百年后慕容恪迟暮之年在武悼皇坟前哭一声相煎何急?以豪杰身立风云志建百年功而罪千秋的故往,你我先辈扼腕久矣。所以,杨广之后,咱们再无人坐那庙堂,即便先后有蒙元满清之辱。”

    “别老生常谈了!”菲菲咬着嘴唇,“眼下,眼下!”

    “弄清神乐潜龙的意图,了解她对我们的感情,无论她是不是咱们亲戚,如果有必要,咱们可以让她认定血浓于水。”阿峰从菲菲手中拿回王老吉,狠喝了一气,“能让她成为金无忌可以,成为赢政顾然更好,但只要她认同炎黄子孙的身份,其他的便不重要了。”他盯着菲菲的眼睛,语速放得很缓,“我们希望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但不屑用暴力去实现它。”

    菲菲一掌拍在他肩头:“这才是我辈应有的气魄!”

    豪气顿生。

    “那么,”阿峰头,“东东,既然你同了,从此你便负责与菲菲的联络,成都那边,我替你安排停薪留职。”

    “好。”东东应声道,略显兴奋。

    “临走之前,咱们去打一场网球吧?”阿峰举举手中的球拍,“你们两个好要放水哟!”

    (后PS:某个很久以前就好的朋友为原型的配角终于出场了,可惜,估计他现在在家带孩子,也对这文没当初那样的兴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