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幸中的幸福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幸中的幸福

    98卷

    南镇队与极限流队的比赛是第一轮淘汰赛的第三场,因为坂崎琢磨在接受采访时溜了嘴而被赋予了比赛之外的含义。 .COM

    或者,南镇队的比利虽然承认极限流是南镇的一员,但若要成为南镇的代表……这决不能忍!即便他知道这样的炒作正中Vice下怀。

    于是,在麦卓注资的南镇新落成的综合体育场内,太阳落山晚饭后,明亮夺目的光芒昭示着城市的气息,座无虚席的看台环绕着中央的擂台,自告奋勇的比利倒提铁棍,天立地的迎面着气度潇洒的罗伯特。

    人声鼎沸中,全球直播的画面移向了激情的观众们。而当镜头在一个金发少年身上定格数秒时,擂台附近休息处的Vice偏头瞥了一眼King。

    “你已经立足南镇好几年了,当初的窘迫已是过去式。有没有想过为简寻觅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大屏幕上的少年忘乎所以的呼喊着,Vice则打量着King的神态,“简的体质注定不可能走上格斗家的道路。现在,他的病情早已稳定,作为监护人,应该为他将来的人生做做规划了。毕竟,无论极限流的环境,还是美国普通公立学校的教学质量……”

    King坐在单人沙发上,双手捏拳,覆着膝盖,渐渐垂首:“简很喜欢那里。”

    “少年总能够在新环境交上新朋友,并且与之相互影响。”Vice起身凑过去,伸手拂在King肩头,“如果合冰在场,他一定会告诉你严格中国的称为‘孟母三迁’的典故。”

    King陷入了沉默,而擂台上的人已经大开大合的你来我往。

    “King。你是法国人。现在,你是南镇人。经常赊帐的比利这么想,从不赊帐的普通顾客也这么想。而当初,在我还是伯恩斯坦家的秘书的时候,你一个人用稚嫩的肩膀为体弱多病的简挡风遮雨的时候,”Vice的手轻轻拍着King的肩,“如果我没记错,你和简离境时,既没有在法国遗下什么产业,也没有人为你送行。”

    King猛地抬头:“你……”

    Vice却轻描淡写地替她食指封唇:“每一个格斗家出入国境,都会登记在案的,即使你当时还只是希望之星。”

    大屏幕上,罗伯特的飞燕疾风脚踩着比利刺出的棍子欺近了身,比利见势不妙,当机立断收棍旋转,立时火花四起——超火炎旋风棍!

    然而罗伯特却不顾火焰灼人,反而近在咫尺的蹲下马步,蓄势大喝——霸王翔吼拳!

    “轰!”

    比利顿时被轰飞出场,而罗伯特也不好受——坂崎良已经跳上了场,一把扶住他:“医生!”

    见此,Vice大笑道:“不是性命相搏的比赛就是这样。罗伯特以换大赢了一场,完全有余力和咱们一较高下,但他的烧伤如果不尽快治疗,有可能留下疤痕,而他既是加西亚家族的公子,又是极限流内定的女婿,结果便是大舅哥根本不顾团队的胜负直接喊了医生……这就是和平年代的格斗家啊!土鸡瓦犬耳。”

    一阵嘲笑,Vice架着King的胳膊,忽然将她拉了起来:“鄙视归鄙视,太平犬总比离乱人幸福。我去看看比利的伤势。King,去和坂崎良好好打一场吧,我期待着你的。”

    ……

    电视机里,King似乎颇为纠结的注视了好一阵,最终却只淡淡地冲坂崎良头:“简承蒙你们照顾了。好了,出招吧!”

    看着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起手式,合冰忽然觉得心中堵得慌。身旁握着手的草薙阳立即察觉了,她紧了紧另一边也握着的草薙葵的手。

    “这是一个好姑娘。”

    “不仅是一只笔迫不及待的为此书写‘有缘无份’了。”合冰叹息道,盯着King打出毒蛇击的动作,“那天夜里,她就是这么把我放倒的。”

    草薙阳只是用力握住他的手。草薙葵却问出了声:“合冰,你很伤心?”

    “当我看到Vice揽着她的肩头低语的画面,仿佛麦卓姐揽着我时,我连伤心的情绪也烟消云散了。”越过草薙阳安静的侧脸,合冰望着草薙葵,“比慷慨赴死更难的是忍辱偷生,因为根本不知道有没有翻身得偿的一天。而最可悲的是,我竟恨不起来。”

    草薙葵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喃喃地:“我只希望先于麻宫雅典娜与你相识。”

    “我却连雅典娜也已经分开了。”合冰强笑道,“葵,就算不顾女儿家清誉,而今的草薙城又敢为了区区一段姻缘和另外两张铁幕硬气到什么程度?”似乎是感受到草薙阳指上越发沉重的力道,他放开草薙葵,捧起了她的手,抚摩着那手上的止血贴,“能够努力,从而远远看到我所爱护过的人在不幸中幸福,大约便是我在不幸中的幸福吧?”

    与此同时,逐渐酣战的坂崎良飞身一记猛虎雷神刹独劈而下,打得King破防,又在落地瞬间便是天地霸王拳的起手式。而King也反应神速的倒翻躲避——这是幻想之舞的起手式!

    可是,迎接幻想之舞的并非打空的天地霸王拳,而是龙虎乱舞!

    两人以超越普通人视觉极限的频率一拳一脚的硬扛着彼此的打击,直到最终,King被坂崎良朝天的虎炮正中下巴,腾空而起。

    “这样的流派,女性终归先天就吃亏啊!”草薙阳言简意赅地总结道。

    没过多久,Vice便让稍显踉跄的比利上场与King相互搀扶着离开,然后自己面对坂崎良。这个画面的信息量似乎对于合冰而言过多了一,但草薙阳捏捏他的手,示意淡定:“你不觉得比利与King的背影有些同病相怜吗?”

    伴随着合冰又一声叹息,电视中的Vice一跃而起,如炮弹般射向坂崎良——狂波怒吼!

    刚刚才硬碰硬一场的坂崎良只能防守,但落地的Vice猛地俯身抱了他的腰——侧面袭击!

    “砰!”

    将对手摔在地板上,然后抛到空中,在其坠落中途以幻影般的手速将之抓住扔到身后——Decide!

    坂崎良直接下了场,Vice却冲着擂台下的坂崎尤莉微笑:“妹妹,上来一起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