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涌动的前夜

第一百三十四章 —涌动的前夜

    KOF的遥想98卷

    (PS:因为时间线对于较真党来是一个比较重视的东西,于是我在每一章开头都写明时间好了。 .COM当然,可以不把这一句当正文。)

    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八日。

    第一轮淘汰赛剩余的比赛都已完结,没有任何冷门,超能力队,雇佣军队,老人队,地狱乐队队纷纷晋级。而今天,便是第八强对决的前夜——问题是,绝大多数参赛的选手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自觉。

    在众多媒体的长枪短炮中,合冰被草薙葵送到神乐潜龙下榻的酒店。镁光灯下,合冰又一次感受到成为明星的滋味,但他流露给大众的却是沉思的模样。

    合冰仍然在意的是草薙阳在与自己分别时的话。

    “我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余者,君自决。”

    她卧在床上,侧脸看来,还是那精致的脸,脖子和手掌虽然都能运动了,却没有什么动作,有的,只是竟让合冰觉得亲切而又陌生的眼神。

    合冰不懂,怎么也想不明白,但草薙葵话间牵起他的手,递向了神乐潜龙——这干扰了他的思索。

    “完璧归赵。”

    “但愿如此。”

    神乐潜龙优雅地拉起合冰的手,另一只手举起那把梧桐色吉他,指着成田机场的方向,目示合冰:“下一站惠灵顿,巴西雇佣军这张考卷,需要你的回答。”

    ……

    女性格斗家队在通往孟买的客轮上,而她们即将遭遇的对手老人队已经抵达,轮船内的酒吧里的挂壁上的屏幕正直播着他们的采访。草薙柴舟很有气场,哈迪伦也端着军人范儿,但他们都不如坂崎琢磨能侃,这位大叔继往开来着将如何在明天的比赛中大放异彩,浑不觉他的队友越发有假装不认识他的迹象。

    见此,菲菲哈哈大笑:“这老头儿真有趣。”

    “是啊,我就学不会他这么不要脸。”不知火舞已有醉态,“能摊上这么一爹,尤莉也算可怜了。”

    Mary端着酒杯,望着不知火舞的模样,微笑不已。而神乐千鹤今天意外的只一杯白开水,她凝视着屏幕上的草薙柴舟,两人的表情约莫是异曲同工。

    ……

    大概是照顾麻宫雅典娜的演唱会流程,超能力队与南镇队的比赛地是香港。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Vice便骂起娘来。

    “这是什么居心?什么居心!”

    但她还是按时带着比利以及King坐上了飞往香港的班机。或许,这得归功于麦卓在电话中的一句话:“虽然混得不怎么样,但无论如何,山崎龙二在香港不是一直活着的吗?”

    不过,比利和King显然不完全明白Vice如此动容的缘由,当然,也不知道她与麦卓的交流,他们并坐在客机上,听着前排Vice不时传来的骂咧,不由咬起耳朵来。

    “King,你觉得……Vice是和香港有什么故事么?”

    “管得着吗?”

    “好吧。我只是觉得似乎回到了当一个打手的感觉,可现在我竟有些不习惯了。”

    “这是好事,至少,在你BOSS看来是好事。”

    ……

    饿狼队与地狱乐队队的赛场设在墨西哥城。

    与饿狼队那般一路主动或者被动的明星待遇不同,地狱乐队队的成员更希望将自己定位成推销唱片的歌者——很显然,这并不成功。

    这个国家的比索贬值最近才创了新低,波及全球的经融危机收割着一些人的财富,而墨西哥正是被收割的对象之一,兴许这算是唱片不能大卖的一个因素,但七枷社真正纠结的却是其他的事情。

    “麦卓竟然叫我们来这里震场子,忒不厚道了!”围着围裙,一边宰着鸭脖子,他一边埋怨着,“和神乐宫的协议,她自己去执行不就好了?竟然还顺口抓咱们的丁……真怀念高尼刺的时代啊……”

    不远处的克里斯手肘撑在餐桌上,双手托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双脚却在下面晃荡:“阿社,你能做快儿吗?我饿了!而且,你直接承认因为谢尔美而心神不宁不就得了?”

    “你……”

    七枷社横眉怒视,但克里斯完全不怕他。最终,他摇摇头,手上似乎加快了动作,但有一句没一句的埋怨依旧。

    事实上,此时的谢尔美正在约会。或者,是赴二阶堂红丸的约。

    一家安静的高档餐馆的包间并不难订,二阶堂红丸提前布置了一桌烛光晚宴,一头金发没有直立着,反而自然披在肩后,再对比着他与谢尔美的身高,仿佛他才是娇的女性。而谢尔美却是盛装出席,淡蓝色底的公主裙虽然不适合日常生活,但在这个封闭的场合却是格外的有贵族气息。

    “来,借花献佛,干了这杯特基拉,所谓墨西哥的灵魂。”

    话是如此客气,二阶堂红丸却面无表情,是干了,也只是浅啜一口,然后注视着谢尔美的豪饮。

    “去年的赛场上,你过,‘想当一个用电的高手,得学好生物电学’。在研究这个之前,我尝试了交流电,那种生死边缘的考验并没有产生突破性的效果。所以,我决定听从神乐代宫主的建议,向你请教。”

    “在你面见了草薙家的葵姐之后立即马不停蹄地低调打听我们乐队的动向,然后化妆成歌迷在签售会上递纸条?”谢尔美幅度地歪着头,打量着他这女性向的模样,“我还真没品出这其中和神乐宫的关系。这辈子我想当一个傻女人,一个幸福的家庭主妇,墨西哥的灵魂什么的,我会听不懂的。无论如何,我拼着让阿社唠叨出门赴约……还是希望这一趟不要让我失望啊!”

    二阶堂红丸又啜了一口酒:“我基本确定,我的身体只能接受直流电,稳定的交流电只会导致死亡命。那么,你呢?”

    “人类的身体是无法安全储存高压交流电的。”墨西哥的食物以辣著称,谢尔美却吃着颇为合口的样子,“面对交流电时,我和你的区别在于,我能与普通人差不多,而你将在轻易间丧命。用物理学来解释原理很简单,但要做到,却涉及了超越现今自然科学体系的生物电学知识。去年,我告诉了你途径,但我不认为你一辈子能走到头。”

    完,她便盯着二阶堂红丸的眼睛,而对方也是一样的凝视。

    许久,二阶堂红丸叹了一口气。

    “自从去年惨败,我研究过你的传。”二阶堂红丸为她斟了一杯,“你不是善男信女,也有过杀伐果决的经历,但用历史的眼光来看待,你已经足够善良了。也许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畅想过,如果某人能够平安成长,她可能将成为你这样的存在……也许。所以从此,我对你抱有叶公好龙的感觉。”

    谢尔美不置可否地微笑:“这么来,我倒是受宠若惊了。”

    “现在,我交浅言深。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不是问谢尔美,不是问八杰集,也不是问什么历史功过,只是问一个生存了千年的女人——可以吗?”

    “当面谈论女人年龄,你很有勇气啊!”谢尔美放下刀叉,举起酒杯,轻轻摇晃着,“但比起以草薙京至交好友的身份夜会八杰集的行为,倒也相得益彰。那么,我是否会回答,将取决于你问题的内容。”

    “谢谢。”

    道谢之后,却是长时间的沉默。但谢尔美很耐心地等待着。

    “……请问,是什么原因当你在拥有千年的阅历之后,选择追求相夫教子的生活,而不是历史中曾接近过的王朝霸业?而这样的转变,是否可能浓缩在漫长而短暂的一生之中?”

    (话,6年辗转,收藏竟然能破4K……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检讨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