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听劲的境界

第一百三十六章 —听劲的境界

    KOF的遥想98卷

    一九九八年十月三十日。 .COM上午。中国香港。

    KOF98的第一场四分之一决赛在超能力队与南镇队之间展开。此刻,惠灵顿的一家酒店里,已经汇合的八神队全员聚在一起早餐。似乎,新西兰并没有能够同时满足伦敦,里约热内卢的胃口的厨师,况且还有浪迹天涯的成员存在。但他们多也只是皱皱眉头——近处的比赛直播才是吸引注意力的存在。

    不过,合冰却在这个时候起身,拉拉麦卓的衣袖:“麦卓姐,陪我去一下洗手间。”

    神乐潜龙喂在嘴里的汤匙半天没有拿出来,八神庵则呛得咳嗽起来,麦卓却只是和蔼地笑了笑,便主动牵起合冰的手,迈步离去,仿佛是她提出的邀请。

    目送两人的背影,神乐潜龙和八神庵最终对视了一眼,但隔着紫墨镜,也读不出彼此的眼神,只能看向屏幕里正在热身的KING与麻宫雅典娜。

    “吧,是什么问题让你用出这么蹩脚的借口?”停在洗手间入口的洗手槽前,麦卓回头温柔地问,“自从你见过你在东京见过了那绯闻女友,这几天都心神不宁的。”

    合冰摇摇头:“和那个没关系,有个问题,也许在你们眼里会很肤浅,所以,我想私下里确认一下。”

    “哦?”麦卓似乎来了兴趣。

    “麦卓姐……”合冰犹豫了几秒,紧了紧握着的麦卓的手,“还是拣一个安静的地方吧,或许需要你详细科普的。”

    “你是指……连KING和麻宫雅典娜的比赛都不打算看了?”

    “她们……如果谁胜谁负,谁受伤,我都高兴不起来。”合冰低声答道,手上使了使劲,“我们去天台,好吗?”

    事实上,合冰并不清楚这里的酒店究竟有没有开放的天台,但他们很容易找到没有人聒噪的地方——从窗户跳出去,爬墙三两步跃到酒店最处,便是阳光明媚的城市景观了。

    “麦卓姐,对于武学,听劲这个法,你怎么看?”

    麦卓一愣,似乎这个问题出乎她所有的意料之外,但很快,她就笑了:“听劲啊……好久没听到这么生僻的词儿了。”

    “那么,在你的心目中,听劲的概念,在格斗家之间,究竟有没有现实意义?”

    合冰的追问让麦卓明白他的问题并非心血来潮,于是她也正色起来:“我不知道是谁最近和你提这个词汇的,但很显然,这个人要么是外行,要么,是把你当外行。话回来,这还真是科普的范畴了。”麦卓略带疑惑地看着合冰,继续了她的介绍,“听劲的法一般多用于太极拳的推手,其起源,大概没人有那闲心去考证了。不过,听劲的概念,往往越是一击毙命的流派,往往钻研得越深。所以,在古代,真正强调听劲的,更多的是战场上的基层军官。他们有不错的护甲和兵刃,混战时一个交错就是生死的差别,谁听劲的功夫更好,谁就活得更长,只要不被冷箭之类的东西照顾到。但是,拥有气功的格斗家不同,格斗家并不是一定靠身体的接触才能战胜敌人,听劲的必要性就打了折扣。而更重要的一,”麦卓认真地看着合冰,“既然你问到这个问题,我就尽量讲透彻一——合冰,你想过没有,即使气功不能外放,格斗家在古代的大战斗中也近乎无敌的原因,是什么?”

    合冰思索了一会儿,还是轻轻摇头,静静地看着她。

    “很简单,很朴素的一句大道理——天下武功,惟快不破。”麦卓拉着合冰在酒店的边沿坐下,一手揽着他的肩头,似乎在眺望,那是海的方向,“气功的作用不仅仅是胜过普通人刻苦锻炼的力气,更是在速度上远胜与普通人。如果不考虑远程兵器的密集射击,一个合格的格斗家能够靠他的速度优势,以及一把利刃,轻松屠戮他体力范围内的规模的任何精锐敌人,无论这样的敌人听劲的功夫再老到,反应速度和绝对速度不在一个等级,一切都是空谈。所以,在机关枪问世之前,除非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不然,规模部队能够和格斗家抗衡的事情,闻所未闻。”

    侃侃而谈间,麦卓摸摸合冰的头,往自己肩头上靠:“那么,格斗家之间,有没有听劲的必要呢?可以没有,也可以有。严格地,从古到今,我亲眼见过的,面对格斗家,能达到听劲的效果的人,只有一个,他就是,裁缝。”

    也许是等合冰接茬儿,也许是让他思考,麦卓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道:“绝大多数格斗家,并不能够真正做到随心所欲地使用气功。无论招式的表现如何千差万别,但同一个招式在气功运用的角度上总是有相同的神韵,换句话,因为使用气功的方法相同,所以一些表现不同的动作被归纳为一个招式。”

    “这就像八神庵的葵花,即使是靠腿用出来,那也仍然是葵花?”

    “当然。你的鹤摘也几乎如此。”麦卓似乎脑补了一下,噗嗤地笑,“招式之所以成为招式,都是归凝出来的套路,是适合并且有用的一种特定的气功运用的方法或者思路。就近举一个典型的例子,草薙柴舟父子,都是一脉相承的流派,为什么他们擅长的招式会有所不同呢?更进一步地想,草薙流的武学,积累到今日,招式也算繁多了,穷一个人一生,想要式式精通,基本不可能。但草薙城为什么将一些招式归为禁招,却从来没有将某一招的传承销毁过?”

    “因为,他们追求的,其实是无式?”

    合冰弱弱地回答引得麦卓哈哈地笑:“那是当然的了!多数笨蛋以为无式是一个招式,但无式是一种境界,绝大多数流派都在追求的境界。极限流的天地霸煌拳,金家藩还在钻研中并暂时命名为凤凰飞天脚的新招,拉尔夫的卡拉猛烈击,七枷社的最终冲击……如果算上历史中的人物,就数不胜数了。可惜,无论程度如何,他们都只是在追求中,他们的招式,都只是一个招式。惟有裁缝,他真正做到了听劲,一搭手就能破招。这种境界的差距使他冠绝天下。问题是,多数人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也许他无意间告诉过你?也许你也不知道?”麦卓歪过头问着,但那神情并不为这个问题纠结,“无论如何,裁缝证明了,只有一生的格斗家之间也可以听劲,这无疑给了格斗家们一份信心,就像格斗家们得知他独自一人打败德军一个团之后的鼓舞——虽然他们都还达不到他的境界,但他作为一盏明灯,驱散了他们心中的彷徨,遭遇工业革命的彷徨——裁缝证明了,一个众人孜孜以求的境界并非人力不可及。而我,坐等着星火燎原的一天,这辈子看不到,总有一辈子可以。”

    眼见麦卓越来越跑题了,合冰不得不插言问道:“这么……麦卓姐,听劲其实是存在的?只不过自古以来多数的格斗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听劲的概念在历史中食之无味而已?”

    “所以我这个词听着生僻嘛!而且,你为什么突然对这个问题上心了?”

    麦卓的口吻中似乎有一丝溺爱,这让合冰感觉幸福,又有一些难为情,他的脑袋被麦卓按在她的左肩上,心中在一瞬间便得很干净。

    但这惬意的感受也仅仅维持了一瞬间。合冰不由得想到了几天之前,同样的问题的另一个版本的答案,来自草薙阳的答案。

    ——听劲的基础是对自身力量运用自如,而气功作为格斗家的一个力量,敢自己运用自如的,继往开来地球上也没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