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震动

第一百三十七章 —震动

    KOF的遥想98卷

    当麦卓与合冰回到餐厅时,墙上的屏幕里,恍若硝烟余生的椎拳崇正用矿泉水往黢黑的脸上浇,一边整理着狼狈的仪容,一边等待着Vice上场。 .COM

    神乐潜龙起身招呼着:“合冰,没看到雅典娜妹妹和King的比赛,不觉得可惜吗?”

    合冰正待答话,却见一团的蓝焰飞到自己面前消散——那是八神庵的动作——顺势望去,八神庵正色头:“注意椎拳崇的表现,他这一年几乎都在广西和镇元斋修炼。”

    合冰与麦卓同时流露出了疑惑,毕竟八神庵从不无的放矢。而此时,屏幕里的Vice离椎拳崇三米远站定,上下打量着他:“一年不见,非吴下阿蒙啊!比利输得不冤。”

    或许很多收看直播的人听不懂中文,但麦卓脸上的疑云更浓了,她默默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注视着Vice每一个神态。

    “哪里,我还不成气,搞得这么尴尬。”椎拳崇也不知是谦虚还是老实,亮出了他招牌般的架势,“总得比努力的人更努力,才不负苦练一身功嘛!”

    此话一出,合冰似乎感受到在场的三个人的气息都生了那么一滞。

    “也好,我认真会会你。”仿佛是导播和Vice心有灵犀,恰来了一个Vice圆瞪杏眼的特写,“救护车都到位了吧?”

    “Vice,别……”麦卓忽然伸手往屏幕的方向抓去,却又哑了声音。

    旁边的神乐潜龙若有所思;比合冰离得更近的八神庵迅速出手,握住了麦卓那在空气中试图攫住什么的手:“她决定如此做了,你只能如全世界聚精会神的人一样,翘首以待。”

    “但是……”

    麦卓依旧失态地自语着,八神庵则冲她摇摇头:“无论如何,椎拳崇闭关也不到一年。即使是天才也需要时间。”

    ……

    “什么?椎拳崇和Vice两败俱伤?”

    “别激动,菲菲。Vice全是用的杀招,椎拳崇一直被Vice压着打的。只是最后,他在被Vice的侧面袭击抱住腰眼的瞬间,在极近的距离下使出了一种类似持续能量爆炸的招式,这让Vice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而他自己也精疲力竭。”

    “这不科学!能量爆炸?还持续的?那子才几岁?他这样能搞出的最大功率能重伤Vice?”

    “不,菲菲,你不要忘了,这一年,他是和镇元斋一起闭关修炼的。而且,在他和Vice开打之前,他了,‘不负苦练一身功’。”

    “他……是当着全世界出来的?他……他疯了?”

    “他的动机,暂时还不清楚。我只是第一时间告知你。而你,还有多久到惠灵顿?”

    “应该能在八神队开打之前见到神乐潜龙。”

    “上面希望你在动作的时候,内涵一。以上。”

    ……

    超能力队和南镇队的赛场上,镇元斋最后一个登场,与他对面的Vice则在犹豫着什么。而场下,麻宫雅典娜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将椎拳崇来了一个公主抱。

    “你……竟然没有受伤?”一番检查之后,麻宫雅典娜原本一脸的心疼变成了震惊,“你……”

    “我还是有儿皮外伤好不好?她的脚刀实在太快了……”椎拳崇上气不接下气道,“而且,脱力也算是伤吧?”

    “师傅真的教了你……”

    麻宫雅典娜忐忑地问,却对上了椎拳宠展颜的微笑:“我是不是很傻?刚窥了儿门径就向世界招摇。”便是这样的话也让他岔了气,不由咳嗽起来,“但我真的不想见你为了我和长辈而随波逐流啊!我呆在你背后,却不能让别人真当成了影子那般无害。”

    麻宫雅典娜死死地看着他,也死死地抱着他,久久憋了个词儿出来:“傻瓜。”

    场下的椎拳崇幸福地睡了过去,场上的Vice终于开口道:“带着伤想赢你,得博命,这不值得。弃权算了。镇元斋,你有个好徒弟。”

    “那傻子。”镇元斋悠然地抽了一气旱烟,却吐了一口无奈。

    ……

    孟买的酒店里,看完比赛的Mary被不知火舞拉着上街了,而留守的神乐千鹤则一遍遍看着比赛录象——椎拳崇正面硬抗着比利的超火炎旋风棍,一步前踏,一掌将他拍得倒飞离场。在她身边的神乐镜灵满是抱怨着:“印度这些年就发展成这程度?还大都市呢,乱糟糟的,住这儿掉神乐宫的身价啊!”

    “我现在是KOF98的参赛选手,而没有坐在伦敦。连度假时都搞出口成宪的排场的,那是皇帝,不是神乐宫。”神乐千鹤不以为意地笑笑,“印度是我们和东京争衡过的地界,很长一段时间是英国占据发财东京生根种地,一直在和谐中较着劲儿,哪儿谈得上发展啊?等那些搞非暴力不合作的上台了,就凭他们,又有多少能力,多少魄力去搞大刀阔斧的举动?”着,她甩甩头,“算时间,那个菲菲也快到潜龙那儿了吧?”

    “宫主,”神乐镜灵不明白,“她究竟想做什么?一直跟着你,现在又去跟着潜龙?不可能真的只当看客吧?”

    “那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呢?”神乐千鹤笑着反问。

    “宫主,我……我只是……”

    “别紧张,我没你僭越。”神乐千鹤挥挥手,止住她的慌乱,“有思考是好事,但缺乏关键信息的思考,只能收获迷茫。我们曾被东京撵出了亚洲,东京却几百年入不了中原的门墙,所以现在,至少现在,菲菲敢深入虎穴,我们却不适合轻举妄动。我只能看着她,同时给她看,直到她划下个道儿。”

    ……

    “真的不看麻宫雅典娜和KING的比赛录象?”麦卓确认的问合冰,手里晃悠着遥控器。

    “不了,既然雅典娜他们晋级了,就有机会当面问她亲身的法。”合冰走向八神庵——他一看完比赛便离开餐桌,便走到附近的沙发上,仰躺下去,假寐着,“八神庵,究竟是为什么,你们忽然对椎那么在意了?”

    就在此时,神乐潜龙在吉他上拂了一音:“注意,在咱们和雇佣军的比赛之前,来自中原的菲菲要在这儿和我见一面。”

    “啪嗒!”

    麦卓手里的遥控器掉在了地上,而合冰则看到了八神庵忽然睁开的眼睛里那锐利的目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