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响彻心扉

第一百三十九章 —响彻心扉

    KOF的遥想98卷

    如很多时候一样,神乐潜龙坐在宽敞的沙发上,抱着那把梧桐色的木吉他,浅拨慢捻着一些音符。 .COM

    不远不近的地方,八神庵笔挺地坐着,静静聆听着,或者享受着,那双时常锐利的眼睛如此柔和而平静。

    菲菲与合冰并行进了酒店,迎面见着的便是他们——合冰不明白,为什么短短几分钟,神乐潜龙和八神庵便营造出这样安谧的氛围?

    但此刻不是他发言的时机,他快步走到神乐潜龙身边坐下,看向还在门口不住打量神乐潜龙的菲菲。

    麦卓静静站在她身后,仿佛在等待她的举动。

    然而,菲菲开口第一句话却是对八神庵:“八神,你的血脉已经退了几百年了,现在,你呢?”

    八神庵微微扬头:“最期待答案的人并不都在场。”

    “呵呵……”笑声中,菲菲一步步走近神乐潜龙,对方那慢慢的旋律依旧,直到菲菲停在了她一步之遥,“潜龙?”

    唯吉他音流淌。

    “潜龙勿用,为何而用?”

    神乐潜龙的手指停在弦上,抬头而望:“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

    菲菲递出了手。神乐潜龙的手却依然拂在琴弦上:“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

    近在咫尺的合冰看着她俩,仿佛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他不由猜想着另外两位观众的反应,却发现麦卓正在与八神庵对视。八神庵的眼神里似乎有着心照不宣,麦卓的脸上却有别样的担忧。

    “借吉他一用。”

    忽然之间,菲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吉他从神乐潜龙手中夺了过去——至少,快得让正在走神的合冰难以反应:“素闻神乐潜龙喜乐,我就献丑一曲。”

    不由分地,菲菲转身走到四人中央,缓缓弹了起来。

    显然,菲菲了实话,她在吉他上的造诣离神乐潜龙太远,在专业人士的眼中,也不过玩票的水平。而且,她所弹的旋律似乎也本不是来自吉他。

    一段完结,正对着的麦卓仿佛看穿了把戏的神态忽然变得惊讶,这使得菲菲不由在间奏时转回身去。

    却见神乐潜龙保持着听众的安静与平和,而她身边的合冰则泪眼婆娑。

    他甚至跟着菲菲第二遍的旋律,用那因为激动而显得怪异的嗓音唱了起来——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八神庵疑惑地看去,神乐潜龙也为此咬起了嘴唇。

    虽然和麦卓一样惊讶,但菲菲还是让旋律进行了下去,但当旋律进行到**部分时,泣不成声的合冰却猛然停了下来。

    于是,菲菲也停了下来。

    “就弹奏的技法看,的确是献丑,但你演奏了一首优秀的乐曲,请问,这是你创作的吗?”神乐潜龙看了一眼身边正在努力平复情绪的合冰,“还是,这旋律在某些地方流传过?”

    菲菲瞪大了眼睛,仿佛吃了苍蝇:“你以前没有听过!”

    “我也没有。”八神庵插了进来,“不过,的确是优美的音乐,除了你的渣水平。”

    菲菲愣了半晌,终于哈哈大笑起来,竟似有些癫狂:“有心栽花,有心栽花啊!”

    “但至少,似乎柳成荫了?”麦卓婀娜地移了过来,伸手抚按着合冰的头发,启声唱道,“唤醒了沉睡的高山,让那河流改变了模样。”

    “麦卓姐……”合冰抬起头,喃喃地问。

    “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麦卓温柔地看着他,然后看向菲菲,“菲菲姐,你是否要重新认识一下我这个傻弟弟?”

    “正有此意。”菲菲爽朗地答,主动上前将合冰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把吉他递给麦卓,冲合冰抱拳,“中原人士,林菲。”

    “我……我……”合冰有些受宠若惊,如果不是麦卓从后面扶了一把,指不定会闹笑话,但他终究还是稳定了那让神乐潜龙和八神庵疑惑的情绪,“我只能,我是合冰。而我想问问,刚才,麦卓姐唱的两句此词,是否和我所唱的词同源?如果是,你们是否当得起这些词?”

    “你的词,我们世世代代都如此。”林菲郑重头,“麦卓的词,个人认为,还看今朝。”

    “是啊……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合冰突兀地抱住林菲的拳头,“虽然看着你的长相和打扮,还是觉得有些虚幻,但我手上的温暖告诉我,这至少是美好的梦幻。初次见面,林菲,这样的轮廓给我的感觉很好,非常好!我真心希望,将来的真实,不要辜负今天如此美好的轮廓,就如这首歌一般……”合冰顿了一下,约莫是在斟酌词措,“响彻心扉。”

    “我也如此期待着,努力着。”林菲抽出一只手,重新盖在合冰的手上,用力地抖了一下,然后放开,从麦卓手中接过吉他,转身快步而去,“我还没来得及吃饭,先去一步,我会在KOF的赛场上,为你加油的。”

    当她走出十来步时,又忽然回头,右手仿佛举刀一般捏着吉他柄端,左手退在后面,诡异地虚握着:“差忘了,潜龙,吉他。”

    转瞬之间,林菲已经冲到神乐潜龙面前,右手将吉他直递,正对神乐潜龙鼻尖。

    时间仿佛在此刻定格。

    麦卓以及合冰都愣了一下。不远处的八神庵凝视着林菲在这个瞬间保持不动的身形,眼中暴出精光。而当事人神乐潜龙却仿佛浑身僵直了,惟独嘴唇翕动着,不由自主地发着细不可闻的词汇:“十三……”

    就在此刻,林菲手劲前送,木吉他贴到了神乐潜龙嘴巴,将她的话拦了回去,“真是一把好吉他。”完,她捧回吉他,格外礼貌地向神乐潜龙双手奉上。

    “谢谢。”虽然动作有些抖,但神乐潜龙还是接回了吉他,“林菲。”

    林菲头,再转向八神庵:“你已经是八尺琼族的独苗了。”

    着,她开心地笑,往订餐的方向去了。

    八神庵目送林菲,一言不发。神乐潜龙却抱着吉他,起了微笑:“合冰,能告诉我,刚才那首歌吗?”

    合冰迟疑了一秒——这足以让麦卓抢过话头,她冲神乐潜龙眨眨眼:“那是一首来自战争的歌,来自一场你我都主动淡化的战争。”

    [sp=http://player.ku6.com/refer/ynz7wnwoNkFJX36H/v.sw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