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章 —消散的图腾

第一百四十章 —消散的图腾

    KOF的遥想98卷

    “你是指……韩战?”神乐潜龙沉思了一会儿。 .COM

    却被合冰纠正道:“是朝鲜战争。”

    神乐潜龙上下打量着他,麦卓干脆伸手磨娑他的头发,眼中满是溺爱。八神庵轻叹一声,起身离去:“我在赛场汇合,我收官。”

    眼看着八神庵的背影快要消失,合冰纠结几许,终于埋身箭步追去:“八神庵,等等!”

    “这傻孩子……”麦卓也叹了一口气,却坐在了合冰刚才的位置。

    神乐潜龙轻拨起音符,声地问:“麦卓,请问,你们刚才的唱词代表了什么意思?”

    “只要愿意,你很快就能查到啊!那电影在中国广为流传着。”麦卓奇怪道,“我却是好奇,林菲离开中原后,第一次自称林菲却是面对合冰,真有那么紧要?”

    “不,麦卓,我是想听你的意见。”神乐潜龙摇摇头,把话题拉了回来,“虽然咱们多数时间不对付,但那场战争却是联手的。合冰那是朝鲜战争,你觉得呢?”

    “一场没有格斗家参与的战争,而且打了个平手,又何必纠结于称谓?合冰是朝鲜战争,便是朝鲜战争,你觉得是韩战,那就是韩战好了。除非,你想重新在那儿分个输赢?”麦卓伸手揽着神乐潜龙的肩头,就像她多次揽着合冰那样,“我还是很讨厌神乐宫,但合冰愿意保护你,我也就爱屋及乌了——只要你不害他。王朝霸业对于只有一生的人来是充满魅力的追求,但对于历尽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的人,那更像是波澜不兴的责任。我不会为了那傻弟弟而妥协,但我会为了他掀棋盘。而你,神乐代宫主,”麦卓紧了紧她的怀抱,“回到你的问题,我只能就我唱的歌词告诉你,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吧?”神乐潜龙扭动身子,站了起来,“对不起你的好意。也许,除了千鹤姐,能让我惬意地拥抱着的人,只有合冰。”

    麦卓悬着被挣脱的手,严肃道:“这可不是劫材。”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对不起,失陪了。”着,神乐潜龙倒提着吉他,往电梯走去了。

    ……

    八神庵没有等合冰,相反,发现他在尾随之后,八神庵的步伐越发快了起来,很快,两人便在建筑道路之间仿佛无视地形地腾挪追逐,直到八神庵将合冰引到了附近的海滩。

    “考虑到你半路出家的底子,你现在的绝对速度,已经是不可思议的程度了。”终于停了下来的八神庵回头看着合冰,眼里似乎是同情,“也难怪麦卓那么着紧你,难怪东京的姐对你情有独衷。现在,连神乐宫也对你青眼有加了,你真的不觉得历史惊人的相似吗?”

    “历史总不能是让人畏首畏尾的桎梏。”

    也许是因为即将开赛,海滩附近几乎没有游客。合冰仰望着天空,是万里白云的晴朗:“也许,将潜龙口中的韩战强调为朝鲜战争,也算是映射着历史的一环?但那又如何?有些立场是义无返顾的,无论是历史,还是今日。”着,他走近八神庵,在他脚边一屁股坐下,面朝大海,“或许,对于漂泊无归所的你,这太难理解了!”

    “可怜。”

    八神庵傲立在海风中,同样远眺着海天相接。

    “在有些人眼里,你也如此。”合冰双手撑在沙里,重心后移,视角仰上,“我曾经是那么的仰慕你,为了追逐你而努力。但是你知道吗?当初你告诉我,当你达到躲子弹的境界时,电影在你眼里成为了皮影戏。结果,我的亲身经历并非如此。我曾经认为你是如此潇洒,无谓旁人的褒贬注目。结果,在雅典娜家里我们围炉而宴,我尝试为葵挡枪,你却只能把筷子捏断,拂袖而去;即便就在刚才,我对潜龙纠正,你也只能一声叹息地离开。八神庵,虽然我仅是一只汪洋中的船,在暴风雨前的宁静中的胆战心惊,但无论如何,我曾艳羡的你的潇洒,不是我追求的潇洒。香澄为了葵一句话而去南镇打拼,我会为此和葵争执,你却似乎没有过问过她的近况。”看着八神庵偏来的目光,合冰轻轻摇头,“你不用反驳,我对你这番话,并非希望你有所改变,我没那资格。我只是在祭奠我心中曾经竖立过的图腾。”

    八神庵居高临下地看着合冰,有些寒意,却又有些怜悯。

    良久的对视之后,八神庵又叹了一口气:“你更应该思考如何面对巴西雇佣军,麦卓和神乐潜龙,甚至远在东京的姑娘,都等待着你的答案。”

    合冰语塞。

    八神庵却不介意再洒上一把盐:“也许,还有一个身在孟买的人期待着,可惜你无论铭记还是忘却,迟早将渐行渐远。”

    合冰的手一松,整个人躺倒在沙里。

    “……好吧,儿实际的吧!”合冰转移着话题,“林菲为什么临走时会威胁你?”

    “因为,林菲出的话,掷在血淋淋的历史中,格外响亮。”

    “是啊,你能忍受威胁。这也是当初的我无法想像的事情。”合冰竟笑了起来,诵出两句话,“青天响雷敲金鼓,大海扬波作和声。幸好林菲没有奏出这样杀气腾腾的歌来……恍若隔世啊……今日的林菲能够信手拈来那个万众一心的时代的强音,中原,中原啊……意外地接着历史的地气,让我不禁潸然泪下。那曲唱相合的时候,我多么希望自己真的是中原的一份子,是林菲的同胞。是的,她无心插柳间便做到了潜龙、麦卓姐以及葵一直希望做到的事情,虽然只是那么短暂的一会儿。眼看着初次见面的人那么霸气侧漏,竟有隐隐的欢喜……哎,也许我再怎么形容,天涯无归所的八神庵永远也不会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