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潜龙思

第一百四十一章 —潜龙思

    KOF的遥想98卷

    回到自己的房间,神乐潜龙将木吉他放在床上,走进洗手间,对着镜子。 .COM

    那是一个美丽的女子,翠绿的镏金花边休闲服,收束的袖口上纹着金龙,洁白的长裤与布鞋浑然一色,再加上批在背上的黑发,显得干净利落。抬头看去,鸭舌帽下紫墨镜,遮掩了多数表情,唯有红唇绽放着若有若无的呢喃。此刻,她握住了胸前的龙型银坠,口中缓缓唱起了一首歌,断断续续。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

    神乐潜龙的脑海中并没有什么飞扬的面容,却有一长串姓名,在她所知的史书中形象跃然纸上,一脉相承,前仆后继。

    不对,其实也有鲜活的面容在她的心中盘旋,那是一幅幅收藏在神乐宫中的画像,都是绝世的容颜,而这一系列面孔随时间排列的终,便是麦卓。

    “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岁月真的带不走吗?那争衡百载的土地,已然高楼林立,节次鳞比,那些本该震古烁今的姓名,如今却掩埋在大众的历史中——他们却无怨无悔,一如今日的人。

    “兴亡谁人定啊?盛衰岂无凭啊?一夜风云散啊!变幻了时空。”

    唱到此处,神乐潜龙喟然一叹,当世的八杰集的模样在她心中交替变换,那是她曾多少鄙夷过的人,或者,他们的选择,是她曾鄙夷的选择。

    “聚散皆是缘哪!离合总关情啊!”

    裁缝,裁缝那老而弥坚的精气神,与神乐宫收录的他年轻时的照片,在神乐潜龙的歌声中如梦似幻。

    “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评?”

    这两句,神乐潜龙诵而不唱。

    “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评。”

    余韵许久,神乐潜龙又诵了一次,口吻似乎变得肯定,但她所想的,却是菲菲把吉他刺向自己的动作。

    是啊,中原林菲……敢对千鹤姐使出八稚女,还当着八神庵的面……

    霸气。草薙城数百年不得入中原的霸气使然。

    这霸气,何尝不是一代代翘楚们不计功过均寡地积累而成?

    而当林菲将这霸气从中原带到世界时,竟是用自己如此熟悉的招式。神乐潜龙的视线从镜子中的自己移向了胸前的银坠。

    爸爸啊……你究竟叫赵星龙,还是叶星龙?你独步天下的枪法又是源自何方?

    中原是三神器家族梦魇般的铜墙铁壁,当终于有一个林菲走出来时,神乐宫依旧毫无头绪。

    她却轻易让合冰流泪了。

    ……

    与八神庵分手后,合冰独自回了酒店,却见麦卓在打电话。

    “什么?你想见山崎龙二?有必要吗?打搅了他觉得有前途的黑社会生活多不好?”

    合冰莞尔。但他很快回想起南镇的那个夜晚,麦卓对他诉关于山崎龙二的掌故。由此,他又不禁联想起神乐潜龙针砭八杰集的段子,不由得越发觉得麦卓的伟大——到如今,唯独麦卓,依然为八杰集的身份与责任尽心尽力。

    等到麦卓挂了电话,合冰走上去八卦起来:“麦卓姐,谁啊?”

    “Vice突发奇想,带着KING和比利跑澳门赌一把,结果被人家直接礼送出门了。”麦卓哭笑不得地摇头,“赌场的那些门道,只要稍微培训培训,哪儿瞒得过格斗家啊?他们钻赌场去,就算不是踢场子,也是给双方找不自在。这不,有气不好撒了,她就问我山崎龙二的下落。”

    “对了,起Vice……”合冰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麦卓姐,自接任位统帅以来,你从来都运筹帷幄满面春风。但在看椎的比赛时,你好像受了什么惊吓?到底是什么能让你失态?”

    麦卓默然看着他,似乎在斟酌,但斟酌之后却是一笑:“这个,你更适合去问裁缝。你也听过,我对裁缝的往事,多多少少有儿不好放下的念想。”

    “你是……”

    合冰一惊。却被麦卓的食指封了下文:“那是你的猜想,别出来。现在,除了教导椎拳崇的人,也许连椎拳崇自己也不知道真正的答案。”

    “今年不是是老人家在操练他吗?”合冰大概是想到了镇元斋和老裁缝的关系,自各儿停了话头,“……如果我和你所想的一致,那我是不是太没有机缘了?”

    “你是像椎拳崇那样从打的底子吗?”麦卓反问,“行啦!先练好你的天国之拳吧!一会儿的比赛,可不许对Leona下重手哟!”

    “这个……潜龙呢?”合冰期期艾艾下,顾左右而言他。

    麦卓哈哈大笑:“她回房间了,是要一个人静一静。要不要去看看,你可是她的保镖。”

    ……

    走近神乐潜龙的房间,合冰听到里面传来她甜美的歌声。只是,听上去似乎有些伤怀的味道。

    “我看到日升日落蝶儿翩翩舞,

    我走在梧桐叶落寂静那条路,

    我逃不开孤独却梦中盼幸福,

    我醒来觉得心中又是一场哭。

    我拨弄吉他轻歌终于有你补,

    我发现你的故事早已有人书……”

    忽然,歌声嘎然而止。

    “合冰,是你在外面?”

    隔着房门,神乐潜龙的轻声问话显得隐约。合冰犹豫了一下,开门进去。

    “潜龙,这有些不像你。”

    “为什么不像我?”神乐潜龙坐在床沿,吉他放在腿上,偏头望着门口的合冰,“可歌大江东去,可唱晓风残月,可念天地之幽幽,可指沙场秋兵。我也是上得庙堂,下得厨房的人。”

    合冰笑了。

    “就算如此,你更多的是坐在庙堂等人下厨房吧?”

    “不信?等此间事了,我给你炒几个菜,酿一壶酒。”神乐潜龙绽放着动人的笑颜,“深山野亭清泉乐,月下烛中夜蝉鸣。白玉杯,青瓷皿,不辞把盏酩酊欢。”

    合冰的笑意更浓了。他缓缓走向神乐潜龙,伸手摁着她肩膀,眼里充满温柔。

    “我相信。我相信你真心有这么浪漫的憧憬,就像你不久前对我的——能够成为你的浪漫之河的过客,是我的幸运,也是我的痛苦。即便真的有那么一天,恐怕也得补一句‘可怜白发生’吧?”

    (PS:潜龙思其实我已经写了完整的歌词和旋律,虽然还没有编曲就是了,毕竟能力有限。只可惜一个人没办法做成样传成视频……)

    [sp=http://player.ku6.com/refer/0S8lMCorOMy93mRfvcH8lg../v.sw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