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江湖路

第一百四十二章 —江湖路

    KOF的遥想98卷

    神乐潜龙默然。 .COM她看着合冰,他的温柔似乎感染着她,但她选择了躺倒在床上,看向天花板。曼妙的身姿平铺着,隐约是一种不设防的诱惑。

    “知我心者为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神乐潜龙轻轻摇晃着腿,布鞋尖儿时不时触碰着合冰,“自古以来每一个开创性的强盛时代都是独裁者在支撑,或者是作为对手的独裁者全是蠢货。这当然不是独裁与民主之间的优劣,而是万众一心的强大效果。神乐宫,便是如此。自打踏出潜龙谷,我便需要为这万众一心负责,为千鹤姐的信任负责,为万龟姐的计划负责——我不是政客,不屑也没必要讨好所谓任期内的所谓选民——我是在和不断看尽人寰的八杰集,在和信念相承千年的草薙城博弈,我需要谋划至少百年的道路。可是,我不可能决定千鹤姐何时收回权力,更没有谋求黄袍加身的兴趣,所以,我不能保证功成身退的一天到来时,我正当风华绝代,还是老态龙钟——这,是一个神乐人的……你可以理解为传统。”神乐潜龙观察着合冰的表情,但他只是静静的倾听,“但我也是青春正好的人,升斗民会有的情愫,我也会有。如果因为情感而左右决策,那是蠢货;如果因为责任而埋葬感情,那是懦弱。”

    然而,合冰依旧聆听着她的话,波澜不兴。

    “所以,尽人事而不怨天命,无论是大事事,公事私事,都应如此。”

    话尽于此。神乐潜龙也许看着合冰,也许闭上了眼,等待着他的回应。

    空气中似乎凝结着束缚的丝,房间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似乎连再一句话都需要下莫大的心力。合冰注视着床上的她,如她自称那般青春正好,那晃荡的鞋尖仿佛敲打着他的心门……但最终,合冰答非所问:“如果有一天……你会像当年炮制老裁缝那样炮制我吗?”

    “有着前车之鉴,我为什么不未雨绸缪呢?”神乐潜龙反问。

    “恰如此时此刻?”

    合冰将吉他从神乐潜龙大腿上移开,俯身牵住她的手,将她拉起来如刚才那样坐稳:“如果我现在退后一步,单膝跪下,是否便是你最贴心的剧本?”

    “我倒觉得你可以将我抱起,一起轻歌曼舞。”

    虽然隔了墨镜,合冰仍感觉神乐潜龙俏皮地眨着眼睛。

    合冰喃喃自语起来:“不……这个价不对……”

    恰好,后面响起了敲门声,旋即有人推开了门。

    是八神庵。

    “麦卓叫你打头阵,要和你一起去赛场,正在一楼等你。”他看了看在床边牵手的两人,顿了一下,“你先去。我和神乐潜龙随后跟来。”

    ……

    “紫,我是否也该叫你潜龙?”

    “潜龙是合冰的潜龙,紫是八神庵的紫。一个是因缘际会,一个两无猜。”

    神乐潜龙咯咯地笑。她倒提吉他,与八神庵从楼梯一步步下去,并肩而行。

    “听神乐宫擅长于把心爱的人卖一个天价。我希望这永远只是听。”

    “你希望成为那个人?”神乐潜龙调笑道。八神庵却在转角的时候停了脚步,向她伸出手,这让是神乐潜龙愣了很短的一瞬。

    “当年的迪斯科?”无论如何,她握住了那只手,“似乎,你偷听了我对合冰的话?进门前的无意之举?”

    “迪斯科谈不上轻歌曼舞,但母亲和你父亲寻来见着咱们时,他们都是格外欣慰的笑容。”八神庵淡淡道着回忆,“时过境迁,第一次握手犹新。”

    “第二次握手的今天,接不了当年的地气。”

    似乎是感受着彼此手上传来的触感,两人一时间都没有挪步子,而相互凝视着。

    “如果你没有走出潜龙谷,也许我会造一个机会去看望你,而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冷酷。”

    “在潜龙谷,我一辈子也再见不到你。所以,没有如果。”

    几秒之后,两人不约而同地轻轻“嗯”了一声,然后默契地牵着手慢慢下楼。

    “好,不提如果,只论今时。林菲递琴的动作,你熟悉吗?”

    “空有其形而已。”

    “能得你一句形似,她的目的多少便达到了吧?”

    八神庵和神乐潜龙都感受到了手心里的汗,却不知道那汗水究竟是谁流的。

    “庵,我想知道你的立场。”

    “以潜龙的名义?”

    “以紫的心思。”

    “如果赵叔叔什么都没有告诉你,那么,他为什么那么做?”

    八神庵盯着神乐潜龙胸上的龙型银坠。

    “所以我需要你的立场。”

    “我能有什么立场?‘我的血脉已经退了几百年了’,这是林菲的话。”

    神乐潜龙轻声问道:“庵,我不介意你在我得势不饶人时反对我,但你可以在我独面千万人而往时站在我身后吗?”

    八神庵沉默了,直到他们牵着手下了好几层楼,才缓缓开口:“紫,还记得我对你过的话吗?有一本,里面有一个王爷……”

    “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他,对他无微不至的家族其实是杀父仇人,如果不信,如果不改变他从经历的一切,他就是大逆不道?”

    “也许,真实并非那么残酷。”八神庵感受到手上传来的颤抖,“如你所,激荡的时代,总有人出生在风尖浪口的起。当有人告诉她不同的方向时,重要的是她希不希望选择。也许林菲也明白这一,所以她只等你出‘十三’便满足了。”

    神乐潜龙手上的力道变得很大,虽然对于八神庵而言那微不足道,却仍让他心中一紧:“庵,为林菲而哭的合冰,让我害怕。”

    “我无能为力。这在你成为神乐代宫主的一刻,便决定了。”

    “是啊……”

    ……

    与此同时,轿车里的麦卓正将合冰夹在胳膊里,他们也讨论了类似的话题,但现在,她正唱着歌,而合冰则安静地倾听着。

    “徘徊红尘中那真情有多少?爱可有天荒地老?尘封回忆中有谁能够依靠?真真假假知多少?”

    “谁又在为了谁而哭?谁又在为了爱而不断追逐?”

    合冰蜷缩着扭动了一下:“姐,你日理万机也看电视剧?”

    “我是今年才接手的好不好?”

    “……也是。什么时候,我能够像这样蜷在你怀里,眼前的是电视机,而不是通往赛场的道路?”

    “什么是黑白分明?是是非非谁人会懂?怕什么刀光剑影?把风花雪月留在心中。”

    麦卓换了一首歌,继续唱着,偏着头,将下巴搁在合冰头,将他抱得更紧了。

    [sp=http://player.ku6.com/refer/1TZKVvQo1OtUvQh-9oXQog../v.swf][sp=http://player.ku6.com/refer/Z_0RiDfq_7Bgf3lf/v.sw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