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收徒

第一百四十三章 —收徒

    KOF的遥想98卷

    巴西雇佣军队显然在态度上更重视这次KOF98的四分之一决赛,起码,当麦卓与合冰下车时,他们全员早已到了赛场。 .COM

    比赛很快便开始了。合冰和拉尔夫从各自的方向踏上擂台,与此同时,麦卓则摸进了巴西雇佣军队的休息场。

    “Leona。”

    看着这个扎起翘马尾甚至比自己高出一筹的蓝发少女,麦卓流露着溢于言表的宠爱。

    “你好……麦卓。”

    Leona大概能体会到她的情绪,却没有足够的经验去回应,如何在大庭广众之下回应,这让她的语调显得有些断断续续,又有些急促。

    “你一天天的越来越美丽了。”麦卓看向一旁保持沉默的克拉克,“谢谢你和拉尔夫,一直以来对她的照顾。”

    “他们是我信赖的战友。”

    Leona很是自豪,被赞扬的克拉克只是微微颔首,但他发现麦卓依旧看着他,于是开口:“我们看着Leona渐渐长大,她是一个好姑娘。”

    “是啊,理当万千宠爱集一身。”麦卓并没有像与合冰相处时那样惬意地如长辈一般伸手搂抱,相反,她保持着与Leona大约半米的距离,“看,合冰的比赛开始了。你会为他加油吗?”

    “我会期待拉尔夫获胜。”Leona顿了一下,“如果阿冰受伤,赛后我会亲自照顾他。”

    麦卓哈哈大笑:“是了,这才是我们的Leona嘛……稍等,我接一个电话。”

    场上,裁判已经喊出“Fight!”合冰将重心放低,在移动前开口道:“拉尔夫,我的实战经验比起你就是渣渣。所以,我必须下死手,请你担待。”

    拉尔夫笑了笑,头,用一记迎面而来的侧身摆拳作为回答!

    鹤摘·龙射!

    似乎在拉尔夫侧身的瞬间,合冰便由下而上地抬手。由于打不出明火,合冰的龙射更多意义上像是藤堂流的杀掌阴蹴的变式。不同的是,合冰反击所用的不是脚,而是手,所以打比真正的杀掌阴蹴高一些,也便少了几分阴狠——实诚地,一掌拍在对手胸口往往打达不到一击丧失战斗力的效果。

    挨了一掌的拉尔夫后退两步,眼中闪过疑惑。但合冰并没有追击,双臂平推而出,与肩同宽,与胸同高,几乎是标准的藤堂流的架式。

    由于不会气功外放,拉尔夫索性多退几步,蹲下单手拍地,借力腾空而起,全速向合冰飞射而来——拉尔夫踢!

    “想以力破巧?”场下的麦卓不由摇头,“合冰已经不是去年的合冰了。”

    话音未落,只见合冰微微侧身,左侧屈臂举肘,半错身半格挡间将拉尔夫的力道卸下大半,右脚斜踏前半步,右手顺势抓住拉尔夫一只大腿,转身往地上砸去——灭身无投!

    一声闷响,摔得拉尔夫没能第一时间爬起来。

    ……

    “快看,合冰又在使用你们藤堂流的招式了!”

    南镇,藤堂流新开的武馆里,此刻并没有人练习,学员们都各自寻了去处观看KOF98的直播,而馆主藤堂香澄也在内室里静静观摩着。只是,她的身边多了一个不素之客。

    一个活跃气氛,同时也很是自来熟的不素之客,坂崎尤莉。

    虽然藤堂流与极限流的恩怨很深,但也或许正因如此,当这个极限流的新生代独自一人又一次跑来踢馆时,藤堂香澄对这个与自己几乎是同龄人的女孩哭笑不得。

    踢馆是儿戏吗?踢馆能当饭吃吗?96年的时候,自己与合冰初次见面的时候,自己将藤堂流与极限流的不对付解释为理念不同,当时在场的坂崎尤莉对这样的解释混不在意,两年之后,彼此已是成年人了,她竟还是那么孩子气!

    我却已经是肩负一个流派的馆主了啊!

    想着,藤堂香澄有些无可奈何,却又有些好笑。这便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吗?然而,她又想到了当初自己和葵一起闯祸时所面对的那种类似的无可奈何却又好笑的表情。

    于是,她无视了对方寻上门来踢馆的侮辱,反而拉着坂崎尤莉一起收看KOF98的直播。毕竟,正在赛场上的男人,是她们都曾指导过的。而当合冰连续用藤堂流的武学将拉尔夫压制在股掌之间时,坂崎尤莉兴奋地摇晃着藤堂香澄的胳膊,早已没有了流派间争强的心气。

    也许,这个姑娘心里压根儿就没有什么武无第二的想法?虽然她一天到晚总喜欢嚷嚷着踢馆?

    随着坂崎尤莉而左右摇摆的藤堂香澄不由微笑起来……极限流的嫡系里有这样的“缺心眼儿”,大概也是好事儿吧?

    屏幕里的拉尔夫尝试着不同方式的进攻,却被合冰一一破解反打,虽然每一次受到的伤害都能忍受,但积累起来也格外消耗体力,更何况这样每次主动进攻都自取其辱,不仅让观众认为是一边倒,连拉尔夫自己也越来越缺乏信心了。

    “合冰开始时不是要下死手吗?”藤堂香澄不解道。

    她根本没指望过坂崎尤莉能解释出个一二三,但另一个人的声音却响了起来:“下死手并非单指争取一击毙命,也可以是从头到尾的欺骗。”

    “谁?”

    藤堂香澄大惊,厉声喝问,寻声望向门口。

    一个穿深色武道服的中年大汗拉开了纸门,保持着几乎是面瘫的表情,但那口吻倒很是客气。

    “我是一个武道家。你可以叫我豪鬼。”

    豪鬼打量了一下藤堂香澄,旋即往依旧拽着她胳膊一脸茫然的坂崎尤莉瞧去:“虽然你难得的少年稳重,但我来这里只是想寻一个能接我衣钵的徒弟,所以,还是这个单纯的姑娘更适合一儿。”

    “豪鬼?”

    两个少女不约而同地迟疑起来,仿佛正在各自的记忆中搜索这个名字。

    此时,直播里拉尔夫已经灰头土脸。他似乎意识到合冰打定主意防守反击,于是下了决心,侧身埋头,调整起气息……

    “宇宙幻影?”

    十来步开外的合冰若有若无地笑了,他依旧是标准的藤堂流的架式。

    然而,当拉尔夫猛然疾速袭来的瞬间,合冰却右手后缩俯身低头,迎面前冲,在两人的轨迹重叠的刹那,不仅躲过了拉尔夫的重拳,同时自己一拳砸进了拉尔夫的右胸!

    “救护车!”

    与合冰的高喊一同发生的是飞跳上擂台的Leona。

    她抢在合冰之前扶住了正好口中喷血的拉尔夫。

    “对不起,我的实战经验太少,所以我只敢下死手。”

    “你是对的。”Leona嘴上的微笑与她眉心的焦急并行不悖,“我先带拉尔夫上救护车……他究竟伤得如何?”

    “要紧的应该是胸骨碎了……”

    “嗯。”

    Leona头,抱起拉尔夫,轻盈地三跳两跳便离开了摄像机以及合冰的视线范围。

    于是,导播的镜头给了正好步入赛场的八神庵和神乐潜龙。

    “这种水平的KOF,也敢称为KOF……”豪鬼不屑摇头道,“真是肤浅,要是见真章的时候,简直是自寻死路,干脆去死好了。”

    “这么来,豪鬼先生大可以亲自去给不副其实的KOF比赛上一课。”很显然,豪鬼的鄙视引起了藤堂香澄的不满,而坂崎尤莉则眨巴着眼睛,放手站了起来,上下观察着豪鬼:“你刚才的意思是……想收我当徒弟?你,很强吗?”

    豪鬼笑了起来,虽然这笑容并不见得好看,却和麦卓看向Leona的样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藤堂香澄是吧?你是一个让人尊重的姑娘,正好你不认同我的看法,我又需要向这个让我喜欢的姑娘证明一下,所以,请出手吧,我不会下死手的。”豪鬼从武道服里摸出一个手机,对着它问:“指教一下后辈,应该不算和格斗家争斗吧?”

    “当然可以,记得下手轻儿。”

    那是麦卓的声音!

    “你……”

    “香澄,加油!”

    也许是坂崎尤莉的吆喝让她觉得骑虎难下,也许那电话里传来的麦卓的声音让她有了别的考量,藤堂香澄终于半蹲马步,晾起合冰刚才的架式:“因为你擅闯我家,所以我不会留手。”

    “应该的,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