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只能知道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只能知道

    KOF的遥想98卷

    藤堂道场里,又思量了一番的藤堂香澄最终将豪鬼领到了练习场,一边整理着新换上的武道服,一边打量着在正对面风轻云淡的豪鬼。 .COM

    当藤堂香澄礼貌的鞠躬致礼时,豪鬼右掌朝天,平伸而出:“你可以先动。”

    这样的话很让藤堂香澄不爽,倒也不至于愠怒,她试探着挪进了两步,然后双手并拢高举前挥而下——降破!

    只见在藤堂香澄的手下降的瞬间,豪鬼仿佛舜移一般闪到藤堂香澄背后,恰好是藤堂香澄重心最低的时候,他轻轻伸出手,藤堂香澄起身的动作让她的后脑勺自己撞到了豪鬼的手心儿里——这样的意外让她浑身一僵。

    豪鬼却看向了在一旁目瞪口呆的坂崎尤莉,科普一般地:“这一招叫阿修罗闪空。”

    话音未落,藤堂香澄已经有了新的动作,但豪鬼却不给她机会了,直接手掌下滑,拎住她的脖子将她提在半空中:“姑娘,且不你反应的迟钝,如果是死斗,单是你刚才那一瞬间的僵硬就已经送命了。”话才一半,他又将目光对向了坂崎尤莉,“身体素质的差距并不可怕,你们都还年轻,有的是时间超越。而战斗本能的缺乏,才是武道家和社会上所谓格斗家的鸿沟。姑娘,你想追求真正的武道吗?”

    坂崎尤莉睁着亮晶晶的眼睛,好奇地问:“豪鬼,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过你?”

    豪鬼等着手上的藤堂香澄放弃了动弹,才轻轻将她放下,似乎有些和蔼地顺手摸摸她的头发。

    “当你的父兄纷纷奔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当这个老成的姑娘肩挑一个流派的兴亡时,我却在没有人关注的地方修行着,顺便摆一个水果摊为生。”

    藤堂香澄“逃”离了豪鬼的抚摩,回头瞪着他,似乎颇有些恼怒,但豪鬼根本没有在意,相反,他对藤堂香澄也有一些欣赏:“对于有限的人生来,知识的传承永远是一件大事。这个姑娘在青春最宝贵的时候放弃了武道的求索而选择了道统的责任,这在我的眼里难以接受,但这种无私必须被尊重。”着,他第三次看向坂崎尤莉,“可是,你不同,你有父兄承担了这样的责任,你可以心无旁骛地在武道中进取不息。你有良好的基础和心性,足够接我的衣钵。”

    坂崎尤莉双臂相互环抱在胸前,低头思考了起来——这样的时刻在她的人生中很是稀少。

    豪鬼头:“我的到来的确对你有些突兀,我等着你的回答。那么,合气道的姑娘,可以为我这个不速之客沏一杯茶吗?看着你这样的苗子从就被世俗纷扰……武道的逐渐没落着实让人感叹啊!”

    藤堂香澄没有答话,只领着豪鬼去了会客室,而坂崎尤莉则像一座思考者的雕塑一般在练习场里一动不动。

    会客室非常简朴,陈设不多,沙发,茶几,靠墙的柜子,角落的电视机,天花板的吊灯,便是所有显眼的家具了。藤堂香澄打开电视机,调到KOF比赛的直播,恰见克拉克被医护人员抬着下场。

    “茶道是对朋友的礼仪,我没有给不请而来的客人沏茶的前例。”着,藤堂香澄给豪鬼倒了一杯水,放在他落座的一侧茶几上,自己则坐进对面的沙发,“豪鬼,我尊你一声前辈,毕竟你在切磋时有足够傲人的实力。但是,尤莉如果在我这里跟你达成了意向,极限流那边或许会对我有新的想法。”

    “请放心,虽然我不在意世俗的事情,却不代表我不懂。”

    “是吗?”藤堂香澄冷笑道,“请问前辈是从哪个世俗的地方养成的初次见面就摸姑娘家的头发的习惯的?”

    豪鬼似乎错愕了一下,然后他笑得开怀。

    “你不认为一个漂亮朝气的姑娘操持一个流派的模样非常美丽吗?如果我身边有一个你这样的人,大概也不会亲自奔走收徒了。”豪鬼看着她的脸,那沉稳中带着尊严的样子很让他喜欢,虽然这个姑娘选择的道路在他看来很不值得,“只可惜,当年我和麦卓有过约定……罢了,看电视吧,麦卓也在那队伍里,对吧?”

    直播里,正是Leona与合冰的比赛刚刚开始。但两人相互凝望着,暂时没有手上动作。

    “我不愿意你受伤,也不想被你的匕首捅出窟窿。但如果我直接弃权,肯定不遂你的习惯。”合冰轻轻着,眉头微皱,“该怎么办好呢?”

    “阿冰,为什么选择穿这身衣服?”

    Leona起的完全是另一个话题,这让合冰愣了一下,然后低头看看自己整一个高尼茨一般的打扮,不由苦笑道:“那你觉得我穿什么格斗服比较好?恐怕你心里也没有明确的答案吧?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亏欠了太多人太多情分了……”

    “阿冰,我想听到你出你的心声。”Leona左手抓着右臂,摇着头,“这一年我在远处看着你,你微笑的表情永远是一个样子,和当初我们相处时相比,就像……”Leona仿佛在斟酌着形容词,“就像一张面具……我时候有时候委屈了,就索性保持没有表情的样子,那样,别人就看不到我的委屈,就不会我懦弱了。阿冰,你现在的笑容,和那一段记忆是同样的……味道。”

    “娜娜……”

    Leona没等合冰感叹出什么话来,继续道:“阿冰,你现在的微笑让我为你伤心。我却不知道如何去保护你。”

    Leona在全世界面前的央求让合冰陷入了沉默,他只是呆呆地望着她,望着她坚定却又温柔的眼睛,一时半会儿没有回答迹象。

    会客室里的豪鬼将视线移向了近处的藤堂香澄,姑娘双手紧握着,有些抖,那美丽的眼睛雾蒙蒙的,死死望着屏幕上仿佛死寂的气氛。

    “你和这个男人也有过故事?”见藤堂香澄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问题而动容,豪鬼换了一种猜测,“还是这个场景拨弄到你的心扉?”

    “从我情窦初开,这样的话我等待到现在,却只能看眼着心中的人在他自己的道路上渐行渐远。”藤堂香澄终于哭了出来,“当初合冰被尤莉带到我的道场来看着尤莉嚷嚷着踢馆,合冰使用着充满外行人的青涩的招式,合冰被他的拳风引出鼻血时的震惊……那一天的滴滴,恍若昨日……三年了,合冰活在夹缝之间,却有人愿意为他自己都不敢道出的苦楚在全世界面前呐喊,而我……我羡慕他。”

    藤堂香澄的眼泪滚滚而落,却浑然不觉。

    豪鬼只是听着。他即没有在姑娘落泪时该做些什么的经验,也没有过那样的设想。人之常情的儿女情长,他不反感,也没兴趣。倒是姑娘才抱怨了自己的不情自来,转眼间就对自己诉她深心的凄苦,这样的反差让他觉得有趣,或者因为自己是一个隐居的陌生前辈,刚刚才展现了和她实力的差距,让她在心里生出了某种信任?

    微微摇摇头,豪鬼将这些猜想抛之脑后,他更在乎的是姑娘的话——屏幕中的男人在三年前还是外行人?

    只是现在显然不适合向姑娘确认了。

    豪鬼静静地坐着,看着藤堂香澄释放着情绪。直到合冰终于开口。

    “娜娜,你遣词用句的水平长进了很多啊!”合冰的赞叹离题万里,“我不是他人对美好的寄托对象,关注在我身上的目光从来不是三千宠爱,而是各有觊觎,虽然那些觊觎之中往往包含着真情。娜娜,你的心让我感动,可惜我不能去过你熟悉的那种简单的生活。你希望我出的话,即使你知道、我知道、你也知道我知道,却也只能是知道。”

    合冰伸出了一只手:“动手吧!不能让全世界等待我们吧……”

    ……

    场下的神乐潜龙看着身边的八神庵,爽朗地笑:“看了无忌童言啊!”八神庵看了她一眼,将目光投向了别处。

    酒吧里的King望着屏幕中合冰逐渐平静的样子,脸上不由越发忧伤,甚至有一丝惊惶。比利叹了一口气,倒了一杯啤酒,轻轻推到她的手边。

    卧室里的草薙葵愤恨着,就差顺手向屏幕扔东西:“矫情的家伙,可恶!”她怀里的草薙阳偏头盯着合冰,眼里充满温柔,与Leona不一样的温柔。

    麻宫雅典娜忽然伸手握紧了椎拳崇的手,一言不发。

    “阳光之下果然没有新鲜事啊!”神乐千鹤把玩着手里的玻璃杯,杯里只有白开水,却仿佛是旧瓶装的新酒。

    观众席上的林菲望着休息处的麦卓欣喜大笑的模样,杏眼圆瞪,嘴里念念有词。

    豪鬼拾起茶几上的杯子,一饮而尽,对藤堂香澄着,也或许是对自己着:“所以我宁愿隐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