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淌血

第一百四十五章 —淌血

    KOF的遥想

    98卷

    惠灵顿的夜,雨淅沥地下。 .COMLeona撑着漆黑的伞,笼罩着合冰,一起站在无人的码头,四周是城市繁星般的灯火,在雨中有一些朦胧。合冰仿佛依靠着Leona,他的左臂上袖子挽得很高,前臂包着纱布。

    “这就是格斗家的好处,当你和喜欢的人希望独处时,这样的码头,也会如此安静,直到你离开。”合冰淡淡开口,“也许,这仅仅因为是你的希望,便会有人主动清场。”

    “阿冰……”

    “放心吧,我猜,至少今夜,在我们分别之前,不会有人来聒噪的,虽然我相信我们对话的内容一定会出现在某些人的案头。”合冰伸手挽住Leona的胳膊,“今天,你把所有人都明白的话出来了。童话里的孩子揭穿了皇帝的新衣,纯洁的你却揭穿了他们的面具……也只有你,会到今天还保持着这样的纯洁,也只有你,敢于把这样的话明白。”

    看着Leona的脸,这是让合冰心动的脸,美丽、坚强、善良……可是,合冰脑海中并不是在堆砌溢美之辞,反而萦绕着其他人的样子。

    麻宫雅典娜笑得狡黠的样子。

    King温柔却似火的样子。

    草薙阳如海纳川的样子。

    最后,闪过的却是神乐潜龙遗世独立的样子。

    大概,是神乐潜龙将自己裹挟到今天这个地步,但心里却恨不起来,分明地知道即使要恨,该恨的对象也不是神乐潜龙,也不是别的某一个人。

    不仅仅是这些美丽的女人,麦卓,八神庵,神乐千鹤,甚至葵,椎,香澄,哪一个又不是自己生命中的乐章?

    人生的交响曲便是和别人的往事一段段谱写而来,无论幸与不幸,都轮不到归结于哪一段华彩。也或许,是自己的人生还没有迎来真正的**?

    想着,合冰眼前的Leona又一次占据了他的思维——这个姑娘,真的将是自己往复最熟悉的旋律……吗?

    “我只是出了心里的话,因为你的烦恼让我烦恼,我却解决不了。”Leona笔挺地站着,眼中缱绻。

    “我知道,知道……”

    合冰倒像一个女人一般依靠在Leona肩头,反正他们的身高本就没有多少差距:“人生如戏,可悲的却是不能选择观众,不能选择有没有观众。”

    Leona不是很明白,但她没有问出来,只是静静感受着合冰的依靠——她似乎享受这样的感觉,虽然她保持笔直的反应就男女之间的拥怀来,太过木讷。

    雨声充斥在天地之间,时不时还有汽笛之鸣,远近的霓虹光彩散发着让你迷茫的晕,时间便在这样的声色之中流逝。

    渐渐地,合冰有些明白了,明白了高尼茨当初为什么会选择烟消云散,也或许这种明白不过是一种错觉。

    没有先兆,却又似乎是心中的情感水到渠成,合冰在这样的安静中开口了。

    “这样深的夜,下着雨的街,星光也早已熄灭,将赴的是,什么样的约?原无意这些,只是对你心有感觉,以为一切憾缺,都能用爱解决……可是我除了爱你,没有别的凭借,话由真心,才得如此直接。也许是夜色让人不知胆怯?有了我,你是否什么都不缺?心再裂,也不会再纠结。有什么心结难解,竟让你离不开这一切?只是你生有疯狂的血,只是你身在沉沦的午夜,血里的狂野,对真实与幻觉……已无分别。”

    从合冰口中渲染出的话,或者歌,听在Leona耳里,同时也如他猜测的那样,听在了别处某些聆听着的人耳里。

    “所以谁也无从察觉,情由何时冷却。你难以去了解,心痛有多么强烈,如今又要我对爱妥协,我宁愿它湮灭!有了我,你应该什么都不缺。心再烈,也不能去拒绝?有什么心结难解,竟然你离得开这一切?只因你生有疯狂的血,只因你身在沉重的午夜,血里的通牒,是罪业是斧钺……已无分别。”

    很显然,Leona已经从朦胧的感动到听不明白了,但合冰肯定知道,远处的听众一定会有各自的触动,也可能,此刻的合冰根本没有在乎这些。

    “有了我,你应该什么都不缺。心再裂,也不会再纠结。有什么心结难解,竟然你离不开这一切?若是我生有疯狂的血,若是我身在沉沦的午夜,你的心是否会为我而淌血?”

    歌声嘎然而止。

    合冰望着Leona,眼神已然迷离。Leona的话却有些杀风景:“阿冰,我好像懂,又不太懂。”

    “……所以你会幸福。”仿佛回过神来的合冰不禁贴过去将她抱住,黑伞一颤,却又继续为两人遮蔽着雨水。

    良久,合冰松了怀抱:“娜娜,就此别过吧,美好的事情,总是来日方长。”

    Leona顺从地头,或她更愿意回味这个怀抱。

    两人一起从码头离开,来到一处街角的屋檐,合冰让Leona先走——他会有人来接自己。

    事实上,在Leona走后不久,来接他的人不止一个。

    麦卓和神乐潜龙从两个方向而来,一个在马路对面,一个在街的远处。她们不约而同地停住脚步,与合冰形成一个等腰直角三角形。不久,麦卓微笑起来,转身离去。于是,神乐潜龙撑着那把缀满枫叶的白色弹簧伞,慢慢来到合冰避雨的打烊店面下。

    “有了我,你还有多少憾缺。”

    神乐潜龙的问题根本没有问的意思,合冰平静地看着他,可惜看不到她紫墨镜下的眼睛。

    “你的心里一直在淌血?”神乐潜龙收了伞,与合冰并排而站,“优美的旋律,可惜你修改的歌词,Leona多半是不会明白了。还是,你心中的听众本就不是她?那你知道你的心声会对听众产生怎样的影响吗?”

    “我的心声?”合冰平静地凝视着神乐潜龙,难得地有了居高临下地味道,他一把拿过她手中的伞,那顺着伞骨沿着枫叶流下的雨水,有一种血的错觉,“潜龙,知道这把伞吗?”

    没有等神乐潜龙回答,合冰和她肩靠着肩,继续了答案。

    “一九八六年,被一对不可能相融的男女握着,经历了风吹雨打。就像我们现在这么……遥远。”

    (PS:突然发现,一写遥想就习惯性的写得隐晦……一定都是吹饼的错!真是肤浅,自寻死路,去死好了。另外,《诱惑的街》这首歌真心很美,林志炫果然是翻唱爆原唱的达人啊!)

    [sp=http://player.ku6.com/refer/GILnTlCiTnEATrNHmqBFxw../v.sw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