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永远的谎言

第一百四十六章 —永远的谎言

    KOF的遥想98卷

    合冰和神乐潜龙回了酒店,林菲正等待着。 .COM麦卓坐在远远的沙发上,手中的高脚杯盛着些猩红,闪烁着的目光注视着合冰手中的弹簧伞。

    “老实话,就算有天时地利人和,你的唱功也不专业啊!”

    面对林菲上下肆无忌惮的盯视,合冰讪笑着:“毕竟,我又不是主角儿。”

    “如果是登高望远的正剧,你的确只是一个角色;如果是博人一笑的喜剧,你的戏份可能连龙套都算不上;但人生最容易共鸣的,恰恰是悲剧,你今儿可是一出大戏啊!”

    合冰大约有些赧然,或者是害羞,他垂着头,从林菲身边走过:“请不要让我当冷笑话的主角。”

    神乐潜龙翘着嘴角,冲林菲微笑,然后跟合冰去了自己的房间。

    目送走他们,林菲三两步来到麦卓跟前,轻轻坐到她身边。

    “你和她一起去接人,就这么一个人先回来,就这么坐视他们上去?”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呢?”麦卓饶有兴趣地反问道,“来自中原的人,我很希望你们能带来全新的东西,让这部大戏更精彩一儿,而不是念叨着舞台上已有的剧本。”

    林菲头,缓缓向麦卓伸出了手,这个动作慢得几乎持续了半分钟,才终于形成握手礼的邀请:“那么,理应正式认识一下。炎黄子孙。而你,又应该如何称呼呢?”

    麦卓哈哈大笑,没有接受林菲的动作,反而站了起来,回头向她一瞥:“你带来了态度,却不够份量。我期待着真正的历史性的时刻。”完,便也离去,走向自己的房间。留下林菲在那里发愣……

    与此同时,神乐潜龙的房间里,合冰将雨伞撑开,放在角落,那满满的枫叶红得刺眼。神乐潜龙坐在床沿,随意撩拨着木吉他。

    “合冰,我们之间的距离,能够有多远?你我希望的方向,将形成锐角,直角,还是钝角?Leona的天真,你觉得能够在现实中存在多久?”

    合冰盯着伞上的枫叶,一步步退后,直到也坐在床沿,然后伸手在背后摸索,找到神乐潜龙的腰,然后顺势够到她拂弦的左手:“潜龙,你活在一世之人的现实里,越是算无遗策,越会走向悲剧的结局。相信我,潜龙。我即没有你的大智慧,也没有你的大坚强,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如果非要我有什么过人之处,那就是我愿意去揣摩然后认同他人的心声和求索。所以我知道很多人最在乎什么,最喜欢什么,能接受什么,能容忍什么。所以,我现在的生存,多多少少让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羡慕吧……可是潜龙,即使背负着和你相似的责任,也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像你这么杀伐果决。有人会为了你眼中只有等尘埃落定之后才会体现出价值的事物,而在一开始就绝不妥协……”

    “我知道你的是谁,她流露过同样的意思。”神乐潜龙右手放开吉他,轻轻拍在合冰手上,“也许你是对的,也许那不过是她树上开花的威胁,那都不重要。可是,合冰,你可曾揣摩过我的心声?”

    “你?”

    合冰的目光终于从那伞上的枫叶离开,转向身后的神乐潜龙——她正对着他笑,有一儿嘲讽,却又不会让人生气。

    “我过,你是我的潘朵拉,我欣赏着你的所有作为,那已经是我莫大的满足了。”合冰挪挪身子,和神乐潜龙并排而坐,“不少时候,我会觉得,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才是真正的自由,即便你直要给我挖个坑,毕竟,自由和幸福从来都不是同义词。如果从男人的心思出发,如果可以和你年年如今年,即使未来的岁月会有很多遗憾,却绝对不会追悔。但那又怎么样呢?如果因为喜欢就可以义无返顾,如果因为义无返顾就可以终成眷属,那我与你邂逅的契机就不会出现了。命运的蝴蝶效应啊……”

    忽然,神乐潜龙抽出手来,继续拨起了吉他,似乎有了些稳定的旋律,让合冰隐隐觉得熟悉的旋律。

    “了这么些懦夫话,我倒是听出来了——我也是你生命中的候选人之一,对不对?”

    神乐潜龙偏头对着合冰,近在咫尺的两人被对方的气息包围着。

    “不敢承认?你果然是一个懦夫啊!虽然这世上只有懦夫才能活下去,只有懦夫才可能在卧薪尝胆之后撕下懦夫的标签,但是,我是神乐潜龙!”神乐潜龙的口吻斩钉截铁,充斥着强烈的自信,“既然有人敢放言为了儿女情长维持一辈子的肥皂泡,那我许你一个永远的谎言,你愿意接受吗?”

    合冰一瞬间有些失神了——他似乎察觉了为什么耳边的旋律有熟悉的感觉了:“永远的谎言?”

    “我们可是在李梅的见证下接过吻,在欧洲的雨中一起撑过那把伞,那种感觉,那种回忆,你不觉得很惬意吗?”神乐潜龙那充满气场的语气让合冰不由自主地认为此刻她的墨镜下一定是睁得亮晶晶的美丽眼睛,“如果是你,千鹤姐无论如何,最终都会送上成人之美的祝福的。”

    [sp=http://player.ku6.com/refer/WOjx1sBgwIiI5t1wvS5nPQ../v.swf]

    神乐潜龙和着已经反复良久的旋律,顺流而下地唱了出来——仿佛不久之前合冰在码头时那般水到渠成。

    “莫名地想听永远的谎言,至今仍在人生中期待,想听你一个永远的谎言,我俩永远在旅途之中。想对你一个永远的谎言,千万别告诉你事情的真相,请接受一个永远的谎言,相信我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是因为爱你。”

    这显然是修改过的歌词,虽然只变动了少数的字眼儿,却已经将原有的意思改得面目全非——与合冰不久之前所唱的相似。

    “知道你的内心大雪纷飞,应该还来得及为你营造遮风避雨的心港;再和你一根一根地划燃火柴获取温暖,不管怎样,心的天堂总是去得成吧!却因为莫名地想听一个永远的谎言,至今仍在人生中期待,想听你一个永远的谎言,我俩将同在旅途之中。想对你一个永远的谎言,永远不告诉你事情的真相,请接受一个永远的谎言,相信我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是因为爱你。”

    神乐潜龙的歌声仿佛有着魔力,钻进了合冰的心眼儿,莫名的感动仿佛打通奇经八脉的真气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肆意奔腾着。

    “‘我打算放弃这种人生了。’正在逃避的朋友口不对心地道。‘我人目前生了病在铁幕的牢笼里。’看这笨拙的口吻应该不是他本心的。也许他想做一个永远的逃避,于是在最后低头:‘错的是世界!’想一个永远的谎言,我俩能够踏上这种旅程。我想对你一个永远的谎言,千万别告诉你事情的真相;请信我这个永远的谎言,过去是你让我踏上旅程的不是吗?”

    仿佛质问一般,神乐潜龙的歌追逐着合冰的心绪,将他堵到退无可退的位置。

    “像是受了伤的困兽用尽力气嘶声呐喊,用尽仅存的力量别管我。用逃避来让人生不了了之,逃避一切无奈的事实。即使被我不断追问逃避的理由,仍希望像拂掠过的风潇洒地搁置一切。然而人心终究不断追寻自己想听的答案。请听我对你一个永远的谎言,永远不告诉你事情的真相;请信我一个永远的谎言,笑着你从不后悔我们相遇的一切。”

    就在此时,神乐潜龙将吉他甩到一边,倾身将合冰抱住。

    “想听你对我一个永远的谎言,千万别去深究事情的真相;请给我一个永远的诺言,笑着你不会后悔我们携手的一切。”

    (PS:建议一边听这首歌一边阅读此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