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千金无市琴瑟和

第一百四十七章 —千金无市琴瑟和

    KOF的遥想98卷

    (PS:上一更竟然忘了强调,都是炊饼的错!真是肤浅,简直是自寻死路,干脆去死好了!话,现在起有了贴视频的功能了,我也试试为大家选一首边读边听的音乐吧……也许适合,也许没啥影响,谁知道呢?这一次就来搞个笑好了~另外,书评区好冷清的,除了雾风,一个熟人都不见,颇伤神啊……)

    [sp=http://player.ku6.com/refer/Gpf9MrAvlOTAOtEr/v.swf]

    “我……何德何能?”

    合冰任由身子被神乐潜龙的手卷了过去,眼睛迷离着没有焦,就像是被一直悬在头上却从来没有想象过有朝一日可能掉下来的馅饼给砸了一个神魂颠倒。 .COM

    他甚至分不清这是糖衣炮弹还是苦口良药。

    然而,神乐潜龙可不似他那么迷茫。这个举手投足侧漏着坚定的女人的双手逐渐上移,箍住了合冰的脖子,让彼此的下巴栖在对方的肩上,在一段享受般的沉默之后,再在他的耳边反复呢喃:“总要有些随风,有些入梦,有些长留在心中。于是有时疯狂,有时迷惘,有时唱。”

    神乐潜龙的轻歌让合冰涌出了回忆。那是在伦敦的时候,李梅被鼓动着来找他,不心和神乐潜龙发生了所谓的初吻事件,然后……

    是了,当时神乐潜龙问过,是否喜欢她,是否想和她恋爱?而自己的回答呢?

    ——别和我谈感情,谈感情伤身体。

    细细想来,这样的话,的确多少有一些“错的是世界”的怨望的味道。

    当自己和李梅回到那间卧室的时候,神乐潜龙正唱着这首歌。而刚才她呢喃的话,便是这首歌的**——但在那一天,却是自己情不自禁地接出口的!

    “潜龙,你……还记得?”

    “恰将心事付瑶琴,弦起动知音。”神乐潜龙放开怀抱,从床沿站起来,旋了一圈,向合冰伸出了手,重复了那一日的话,“我不是过吗?我得考虑是不是和千鹤姐争一争了。而现在,我的考虑有了结果。你将来的孩子,不必是又一个Leona,更不会是又一个雅典娜。”

    神乐潜龙仿佛一个等待骑士宣誓效忠的女王,又像是第一次等待良人回应的少女。两种完全不同的情调同时在她浑身上下毫无保留地显现着,这导致的反差让合冰受宠若惊的感觉越发浓郁起来,虽然他依然不知道这究竟是她真情流露还是在给自己挖坑。

    也或许这便是自古以来,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会称孤道寡的缘由了。

    不久,合冰也起了当初的话:“我不是诸葛亮,也没有韩德让的韬略,更不是大梁城里的市井之徒。即使今天我决心为你而活了,我也不觉得自己真的值你这个价。”

    “千金无市琴瑟和,你也许觉得寻常的末节技,却是举世无双的瑰丽。”神乐潜龙的神态有一种不容置疑的神圣,“司马相如奏《凤求凰》不过是巧弄成品;李太白兴高采烈而有《将进酒》,挟醉抒郁而题《梁园吟》,不世出的谪仙人一挥而就的才情,我也不需羡慕;可是合冰,当我顾盼天下,酾酒临江,感一句‘愿登泰华山’的时候,是你在身边随口道出‘神人共远游’——我怎么能够情愿与你错过?”

    眼前人的话音并不大,却让合冰觉得振聋发聩。他终于意识到,为什么这个轻鄙天下的女子会对自己独有青睐了。

    明白之后,也便不再受宠若惊了。相反,合冰生出了后怕——她定然是一个以色事人短,以才事人长的信徒,而自己也定然会在未来的人生中迎来“江郎才尽”的一天,到那时候,神乐潜龙会如何看待自己?原本以为可遇不可求的良配竟真的降临,却在几年之后露了银样蜡枪头的原形,这样的因爱成恨……

    一股冷意兀然从腰间沿着脊柱窜上后脑,合冰颤抖着开口道:“潜龙,你高处不胜寒地俯望芸芸众生,发现我比别人离你更近,就生出了我在你身边的错觉,可我只不过在半山腰罢了。”

    “那又如何?我不奢望能够日日击节欢畅,只要不时与人会心而醉的美妙不再是奢望,我就知足了。”虽然合冰一直没有回应她伸出的手,神乐潜龙却始终保持着等待的姿势,“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掷地有声的话温暖了合冰颤抖的身体,他慢慢站直,正对着她,深吸了一口气,却没有抓住她等候已久的手。

    “你漂亮,你美丽,你坚定,你聪慧,你是我命运的破壁人。”合冰的口气充满欣赏和感激,但他的身躯在神乐潜龙面前并不显得渺,“无论从崇高的立场还是卑鄙的心思,基本上……我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保护你。我明了了你对我的情意,我能够体会并且赞同你千金无市琴瑟和的寂寞。可是,就像你选择了用墨镜封闭心灵的窗户,你能够给我的只是永远的谎言……我虽然喜欢Leona,但我不是她那样一无所知。”

    “当谎言持续到永远,也不行吗?”神乐潜龙追问着。

    “行,当然可行,人总是难得糊涂嘛!”合冰话锋一转,“但是,潜龙,我的命运的破壁人,在你之前已有了一个,似乎,你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虽然迄今为止,只有你去砸那堵让我几乎绝望的墙。”

    “谁?第一个人是谁?”

    神乐潜龙毫不犹豫地问,那平淡到骨子里的话让合冰隐隐一惊。

    “比起告诉你这个,我倒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你今天会在伦敦之外出这么直白的话来,而不像我们以前那样。”

    着,他终于伸手过去,并踏前一步,和她紧靠,却只是中指轻轻敲打着神乐潜龙的手背。

    反反复复的莫尔斯码。“潜龙勿用”。

    无论如何,八神队与雇佣军队的比赛,以八神队晋级告终了。Leona随队回了巴西总部,拉尔夫的伤可得调养好一段时间,如果没有赛场上的那番言语,大概会……不,这世上没有如果——全世界都燃起了八卦的心火,人人都脑补或者信誓旦旦地编造着Leona与合冰相爱相杀的桥段,虽然那不过是一场普通的KOF比赛而已。虽然,比赛当晚,当事人之一便和另一个女人过同样惊爆的话。

    第二天,孟买的清晨,女性格斗家队在赛场入口和老人队不期而遇。

    为首的神乐千鹤和草薙柴舟率先寒暄起来,话题很快便聊到了合冰。

    “那子……哎!”

    “世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事情,但历史总是看着那么像啊!”

    权倾天下的一老一少笑得欢快,犹如一壶浊酒喜相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