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窃听

第一百四十八章 —窃听

    KOF的遥想98卷

    当不知火舞和坂崎琢磨在KOF98的赛场上对峙时,合冰并没有和神乐潜龙在一起——林菲约他去散步,他欣然而往。 .COM而神乐潜龙看着他们并行而去的背影,则拨通了八神庵的手机:“合冰被林菲拉去约会了。庵,陪我看比赛吧!你有空的。”

    走在惠灵顿的街上,林菲穿着一身白底红纹的运动服,带着粉红的压发,简直就是一个青春活泼的少女;而合冰依旧穿着那身模仿高尼茨的装束。两人离着几十厘米,静静地走着,一个左顾右盼,一个目不斜视。

    这样的搭配似乎很不协调。

    “合冰,你是哪儿人?”

    “中国人。”

    “你的故乡在哪里?”

    “心里。”

    “你的亲人呢?”

    “雅典娜应该还在香港。”

    “……”

    打破沉默的第一轮对话很无营养,林菲的脸上尴尬了一瞬,又问了起来:“四年前你在哪儿?”

    终于,合冰不再随口应答,也不再保持平视前方了。他停住脚步,转过头看着林菲,良久之后情不自禁地:“这个问题,三年多了,高尼茨没问,麦卓姐也没问;草薙京没问,草薙柴舟也没问;神乐千鹤没问,神乐潜龙同样也没问。而你,我们才认识不到二十四个时,你就问了。”

    “他们都想知道,他们都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是否知道,所以他们都不会问。可是,我不一样。”林菲终于眉开眼笑,“因为你是中国人,真正的中国人的想法,那些外国人不会明白,更不会真的在乎。”

    合冰慢慢伸手搭在林菲肩上,仿佛又一次确认眼前的是真实的人,却见她开口。

    “长江,长城。”

    眼神一动,好似对暗号一般地脱口而出:“黄山,黄河。”

    两人不约而同地合唱道:“在我心中重千斤。”

    不同的是,合冰唱的是千斤,林菲唱的是千钧。林菲似乎将这细微的差别当成了口误或者口音的问题,而合冰的脸上却生出一种复杂的释然,按着林菲肩头的手也轻轻向旁边滑落。

    “真是一首好歌啊!”感叹着,合冰继续前行几步,背对着林菲,“河山只在我梦萦。”

    林菲跟在他身后,等到的却不是下句,而是沉默。

    慢慢地,合冰已经领着林菲走了一条街。在走过一家餐厅的时候,透过临街的落地窗看去,里面的电视机里正直播着Mary靠体力优势和坂崎琢磨近身缠斗的情况。他稍微望了望,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走着。

    当两人走到第三条街的时候,林菲的脸色开始转冷。

    不久,合冰发现了一家琴行,稍微驻足之后,便快步进去,向店家要来一把吉他,要试试。

    “陪伴了潜龙那么久,也许也染上了她那喜欢唱歌的习气。”合冰拣了一张椅子,提着吉他坐了上去,面对着林菲,“虽然耳濡目染过,我的琴技和嗓子,还是算不得专业。”

    着,他拨弄起了琴弦,的确是不复杂的和弦。

    “那一天,我不得已上路。为不安分的心,为自尊的生存,为自我的证明……路上的辛酸已融进我的眼睛,心灵的困境已化作我的坚定。”

    四目相对,合冰的眼睛泛着光。

    “在路上,用我心灵的呼声;在路上,只为伴着我的人;在路上,是我生命的远行;在路上,只为温暖我的人。”

    与此同时,酒店里,神乐潜龙的房间里,直播KOF98的电视机已经调成了静音,一个收音机似的东西摆在会客厅的茶几上,将神乐潜龙与八神庵隔在两边的沙发上。

    没错,那“收音机”里正发着合冰的歌声。

    “不过一两局比赛的时间,就能随心而发这样的歌,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啊!”神乐潜龙即使戴着墨镜,也掩饰不了那沉醉的味道,也或许,她压根儿没打算在八神庵面前掩饰这样的情感,“以后抽时间手把手教他怎么弹吉他好了。”

    听着神乐潜龙的憧憬,八神庵双肘拄在双膝上,双手合抱着撑着下巴,身体前倾凑近着收音机——也许该直是窃听器的接收部分——他皱着眉头:“紫,你就对鹿死谁手这么自信?”

    “正如林菲所,我们都不知道合冰的底细,所以我们在一样的起跑线上——我凭什么不自信?”神乐潜龙也大约学着八神庵的动作,双肘撑在茶几上,双手交叉撑着下巴,恰好让墨镜向八神庵反射出一道光芒,“Leona、草薙葵,让里约热内卢和东京有了志在必得的理由,现在再加上伦敦,不是更加浪漫了吗?”

    “你是在火上浇油……”

    忽然,接收器里的吉他音停了,变成合冰与林菲的对话。于是,八神庵适时地停了话,和神乐潜龙一起继续聆听起来。

    “林菲,据你在千鹤面前的法是想见识见识目前管事儿的神乐宫,那你应该在代宫主身边打转,而不是拉着她的保镖躲着她闲逛。”

    “神乐宫已经在伦敦矗立了几百年了,起朱阁宴宾客竖大旗的地方,只有世人不知道的事情,却没有秘密。既然潜龙已经知道了我希望她知道的事情,我只需要等待她最初步的抉择。而你,简直是意外之喜,如此的让人心痒痒啊!”

    “起朱阁,宴宾客,呵呵……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样的话语出中原,实在让人费解。”

    “三神器不过是在走我们已有切肤之痛的弯路。三千多年的经验教训,不为外人道罢了。合冰,你有机会明白的。”

    “是了,自相压制的三神器的确可以被贬斥得上不了台面,那么,麦卓姐呢?高尼茨呢?”

    “虽然道不同不与为谋,但不得不,八杰集里,耐得住寂寞的,终归不是多数。”

    接收器又迎来了一阵沉默。

    “那么,林菲,你呢?”

    “菲,三尺微命,一介匹女。偶闻其真,遂先天下之忧而忧……喂,你什么眼神?我只是在背当初递上去的书面材料而已,不然,为什么是我第一个出来?”

    “我该赞你有素养呢,还是损你东拼西凑啊?”即使只是声音,也充分体现着合冰的哭笑不得,“好吧,好吧,我算是看清你骨子里的优越感了。那么,今天就聊到这儿吧,该回去了。”

    (PS:这书坑了这么多年,又是同人,我也不指望求别的什么,只希望读了这书觉得有所得,或者有所感,或者觉得还能入心的朋友,多少写一儿书评,或者建议意见什么的吧?这就是对我这么久以来为这书谈不上努力的努力的最好回报了……吧。顺便,求关注新坑《被穿越美女养成的日子》,不必没狗血的书名给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