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五十章 —思索

第一百五十章 —思索

    KOF的遥想98卷

    电话里只剩忙音,神乐潜龙忽然死死抱着合冰,幽幽地问:“士为知己者死,你觉得对吗?”

    合冰没有回答。 .COM神乐千鹤和神乐潜龙的对话,他听在耳里,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似乎不明白,他觉得这个时候也许应该伸手揽着神乐潜龙的腰,再些鼓励的话,却又感觉自己没有那资格。

    最后,他还是问了出来:“谁是士?何为死?”

    “无他,投桃报李而已。”

    神乐潜龙站了起来,伸懒腰似的高举双手,大声道:“下去帮我订餐吧。这两天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我得对得起草薙柴舟在赛场上的赞叹。”

    “知道了。”

    合冰轻轻头,却在离去之前从怀里摸出了藏在他衣服里的窃听器,放在茶几上:“中原虽然不是那个我魂牵梦绕的中国,却着实让我喜欢。”

    房间里又只剩神乐潜龙一个人了,她玩味地将窃听器和手机一起放回衣兜儿里,偏头看着电视机那定格的画面,若有若无地笑了。

    河山只在我梦萦?

    想着,神乐潜龙摸起吉他,流淌出旋律,脑海中却是合冰在里约热内卢背靠大海,面朝群山,张开双臂,一脸狂喜的样子。

    ——是啊,没有里约热内卢基督像的里约热内卢,太让人喜欢了!

    ……

    “宫主,又有电话,这次是八神庵。”

    “……给我吧!”

    “他和我完就已经挂了。他只是拜托我悉心照顾你,如果疗养不顺利,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他。”

    “是吗……镜灵,找机会转告庵,我不在的时候,请他力所能及的拂照潜龙。”

    “诺。”

    一切寂静下来,神乐千鹤渐渐沉沉睡去。

    如画江山……吗?

    ……

    超能力队,八神队,女性格斗家队都已经胜出了,人们一边津津乐道着神乐千鹤与草薙柴舟的胜负的门道,八卦着草薙萌和神乐镜灵的底细,一边也将眼光聚焦到了墨西哥城。

    饿狼队和地狱乐队队。

    比赛前夜,克里斯早早睡去,谢尔美在自己的工作室里设计着什么,而七枷社却在外面的一处无人的房边上。在他背后施施然走近的是Terry,以及他扛来的一箱罐装酒。

    “大晚上的,不和你远在孟买的女朋友打长途,嘘寒问暖,她和坂崎琢磨不分胜负的经验得失……那么,到底找我想什么?”

    七枷社也不客气,顺手就开了一听,转身靠坐下来,豪爽了地一口就是一半,然后似笑非笑地抬头看着同样易拉罐在手的Terry。

    “也就是想问问,今年这淌水,到底深不深。毕竟,我这样漂泊的人,不适合无缘无故就卷入你们的纷争。”Terry喝得就比较细水长流了,“去年KOF97的时候,你的强悍我历历在目。考虑到昨天孟买那边场上场下的硝烟味儿,我怕啊……高尼茨一览众山的实力,我这辈子也许能摸个皮毛或者更多吧……”

    “哈哈……”七枷社笑得张狂,“这还是世人心里的那个饿狼吗?”

    “那么,Vice又为什么会把吉斯扶回原位?”不知不觉间,Terry的酒也不比七枷社喝得少,“不要误会,我没有埋怨这事儿。当吉斯甘心屈于人下的时候,他就已经和当初那个吉斯不同了。我和他始终有仇,但我不会被仇恨蒙蔽了眼睛。”

    七枷社望着他,示意Terry也坐下来,然后碰了一杯,将剩下的半听饮尽,从Terry手里又接过一听:“江山代有才人出。我杀过太多豪杰,杀过我的人也有那么几个。你这种曾经以武犯禁的浪子要按我很久以前的个性,没等到坐下来干杯,就顺手把你埋了。后来,我性子也淡了,人与人的风云变幻远没有寻新索真来得有趣儿。去年是职责所在,今后嘛……不远了,至少今年,我们参赛主要是混个眼球,开歌友会的影响力比起KOF的平台简直是望尘莫及……这年头搞音乐的格斗家都被麻宫那丫头压得死死的,这比KOF什么的更让人不甘心啊!”

    七枷社一边酌一边感叹着,免不得仰头又是一气牛饮。

    “子,明天你尽力而为就够了,我不会用去年那种能力欺负你们,但如果你想赢,起码得超越绝大多数的普通格斗家。”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来,干一个。”碰杯之后,Terry也豪爽了一下,双手拿起两听酒,向七枷社递去一听,“你,神乐千鹤为什么要和草薙柴舟死斗?都已经是那样的大人物了……前年苦口婆心地找草薙京联手的也是她啊!”

    “在美国南镇生长的孩子,又怎么可能明白神乐宫和草薙城的恩怨情仇?如果哪一天你真的知道得够多了,恐怕也不会有大晚上和我喝酒的心情或者立场了。”七枷社长叹着,打开了第三听酒,“所以……很多人都喜欢合冰啊!”

    凌晨两,喷着酒气儿的七枷社来到了谢尔美的工作室:“还没睡啊?”

    “你都不在家,我一个人睡也会觉得缺了儿什么。”

    “切,不正经。”七枷社摇晃到谢尔美身后,拦腰抱着,手上逐渐不正经起来,“Terry那子,被孟买的事儿吓着了!现在的孩子啊,和平惯了……”

    谢尔美仰头伸手勾住七枷社的脖子,笑呵呵地:“和平年代有什么不好?KOF毕竟是比赛,被全世界看着。如果是从前的日子,等神乐千鹤和草薙柴舟需要过招的时候,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人!”

    “就是,就是……反正这辈子的烦心事儿都推给麦卓了,咱们好好养育克里斯就好……”

    话是如此,七枷社不老实的手在谢尔美身上游走的动静越来越大,甚至他还想够着脑袋拣一个舒服的姿势吻过去——结果,谢尔美的椅子“滋”地一滑。

    “砰!”

    谢尔美仰天而倒,上半身被七枷社压了个结实,而七枷社的脑袋则埋在她的肚皮上。工作室门口传来了克里斯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

    “笨蛋社!赶紧去醒酒,洗澡,睡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