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七枷社 VS Terry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七枷社 VS Terry

    KOF的遥想98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七枷社VSTerry

    幸好,墨西哥城的比赛是晚上八进行,无论是七枷社还是Terry,都在美美的自然醒之后显得容光焕发。 .COM

    不过,在比赛即将开始的时候,导播的镜头却对克里斯有别样的偏好——休息处,克里斯坐在一张不知道从哪儿搬来的书桌上,满头大汗地写着什么。这样的奇景足够让主办方派人询问了,而一旁的谢尔美的回答则让全世界吐血。

    “今天早上我们偶然发现克里斯今年的暑假作业竟然弄虚作假,所以,必须要他学会亡羊补牢。”

    “放心吧,也许今天没有他出场的必要了。”

    七枷社走过来帮着腔,顺手给抬头张望的克里斯脑门儿上一个爆栗儿:“专心做作业!”

    镜头给了克里斯一个特写,那天真可爱的脸正委屈的嘟着嘴,眼中似乎噙着泪水,一幅想哭又犹豫着到底哭不哭出来的样子。

    “哈哈哈哈!”

    惠灵顿的麦卓伏在沙发上毫无形象的锤着沙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这就是克里斯,这就是克里斯……”

    南镇的Vice则在吉斯楼一个人笑得瘫倒在沙发上,连滑躺到了地上也浑然不顾,好不容易扯着脖子又看了一眼屏幕,竟笑得在地上又是翻身又是锤地板:“你们一家子是要萌死人啊……”

    不过,坐得离麦卓不远的神乐潜龙却静静对着屏幕若有所思,她牵着合冰的手,合冰同样是思索的表情,只不过思索的内容是否一致,旁人就不得而知了。起码,分别坐在另外两处的八神庵和林菲就分别看着两人,一样的玩味。

    “哎……羡慕嫉妒恨啊!”当七枷社和Terry在擂台上站定之后,Vice平躺在地上,望着天花板,喟然长叹。

    “Fight!”

    一声令后,七枷社骤然一拳抡出——最终冲击!

    Terry几乎是提前偏头前撞过去,一记能量补充差之毫厘的躲过了七枷社的拳头,同时将他撞得腾空——能量喷泉!

    当Terry一拳砸在地上时,空中的七枷社却以他意料之外的速度倒退,那充满破坏力的能量柱只擦到七枷社的裤脚。

    “你以为我还会搞突然袭击?没错,你猜对了,但你好像不知道什么叫兵不厌诈?”七枷社微张双臂,略带嘲讽地慢慢走近,“不是每一次最终冲击都会用全力,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都不明白?还是,你也是一个赌徒?”

    话音未落,七枷社前滑半步,一腿直踢向terry腹部——滑步踢!

    但是,在Terry刚刚有反应动作的刹那,七枷社便已经收了脚,以极限的速度冲上去劈头盖脸的一拳砸下,然后迅速一记朝天拳——喷气反击,喷气反击·钢!

    Terry冷静地防守着,没有使出全力的攻击并不能导致他像大门五郎那样被破防,可也没有反击的机会。

    虽然并没有真正的建树,但一时间,局势仿佛七枷社压着Terry在打。

    看着场上干净利落而行云流水的攻防,合冰忽然问麦卓:“麦卓姐,这七枷社真心不是在COS俄罗斯人?如此简单粗暴,那傻大黑粗的风格,简直太毛子了!”

    “要是Terry也这么想,阿社的目的就达到了。”麦卓笑得开心,“那家伙贼着呢!”

    高节奏往往意味着高强度的体力消耗,并不能持续长久。约莫过了两分钟,Terry开始有了反击,并且反击的频率越来越多,看上去有些旗鼓相当了——虽然双方依旧没有实质性的杀伤。

    又过了一分钟左右,Terry开始占据上风。连那解员都开始分析七枷社浪费体力的打法是导致Terry即将迎来胜利的战略原因了——就在这样的论断刚完时,Terry又是一记能量补充,终于将七枷社撞离了地,紧接着就是倒立的朝天连环脚——倒跃踢!

    就在此时,麦卓哼笑一声:“还是太嫩了。”

    只见场上,七枷社借着Terry踢出的第一脚的力道便退落到地上,快步跑到Terry背后,在他即将落地的刹那来了一个标准的托马斯回旋动作,将Terry扫翻在地,又间不容发的起跳,一拳砸下——敲大锤!

    鸦雀无声。

    “立即进行医治的话,肩胛骨痊愈也耽搁不了太多日子。”

    七枷社淡淡着,面朝饿狼队休息处的方向,也许他的话其实是在提醒Terry的队友。

    看着屏幕里那个接过矿泉水仰着脖子就吹的潇洒身形,合冰张大了嘴,却不出话来。神乐潜龙拍拍他的手背,望向八神庵:“庵,你觉得呢?”

    八神庵漠然道:“信息不对等而已。七枷社有Terry的详细资料,而Terry只能估摸他的情况。”完,他瞄向了麦卓。

    “这是很平常的事情。”麦卓嫣然一笑,冲合冰着头,“Terry不可能知道七枷社的体力极限,相反,我们一直对Terry的身体情况有客观的评估。毕竟,他也是而今级的格斗家之一。不信你可以问问你身边的人。”

    于是,神乐潜龙顺势将头靠在了合冰的肩上:“只可惜那只能是评估,而不是检测。”

    麦卓大笑。

    ……

    同一时间,东京草薙城内。

    草薙柴舟在居室外面的坝子上慢慢地打着拳。草薙静穿着和服,正坐在屋檐下,在她身边并坐着的,是晃荡着双腿,撅着嘴的草薙葵。

    “那些笨蛋!还在为柴舟爸爸输了比赛嚷嚷,都不知道山雨欲来了么!”

    “所以你任重道远啊!”

    草薙静捧着手里的茶杯,静静看着自己的丈夫:“萌当机立断,避了大祸……果然没有辜负柴舟的眼光。”

    “还不是被搞到清水衙门给闲置了……”草薙葵嘟囔着,很是不忿,“就那些家伙的管理方针,几十年都裹足不前了,还看不明白。女人又不是每一个都不如男人!神乐宫掌权的历来是女人居多,这几百年的此消彼长还不够触目惊心?”

    “虽然神乐宫一直以来喜欢祭奠当初的八咫百灵,但真正奠定他们几百年基业的,是八咫百灵的后继者——那个人却在历史上几乎默默无闻。葵,你要记住,震古烁今的彪炳功绩,从来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有文景,才有武帝;有武周,才有开元。有振兴草薙城的野望,就要有广阔的胸襟和眼光,以及忍辱负重的定力——不仅忍得了外人的盛气,更要容得下家人的谬言。”

    草薙葵聆听着,依旧撅着嘴儿,眉头倒越发深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