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性格斗家队VS地狱乐队

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性格斗家队VS地狱乐队

    KOF的遥想98卷

    队(上)

    莫斯科时间,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七日晚上50分。 .COM

    在神乐镜灵的陪同下,神乐千鹤与Mary以及不知火舞率先来到了赛场。而七枷社一行到达时,他一个人先跑过来和神乐千鹤寒暄。

    “又见面了啊!”

    “我倒觉得,我们只在报纸上经常见面比较好。”神乐千鹤微笑着握住七枷社伸来的手,“谢尔美的钢琴是大师级的。”

    “人生在世,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积淀。艺术总是具体的时代所结出的独特的鲜花,悲剧的是,我们这辈子的花儿似乎有些早产。”七枷社谦虚着,眼睛却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话回来,谢尔美对神乐宫去年那一战还时不时念叨一下,不知道今天手下见真章的时候,能不能……”

    七枷社故意没有完,神乐千鹤对上他的眼神,哈哈大笑:“你们真把责任都推给麦卓了?不得不,你们的心思,我们这样平凡的人的确难以捉摸。不过既然是你们的意思,我一定心领神会。只不过,我很想和麦卓当面交流交流。”

    神乐千鹤的话很微妙,真正心领神会的恐怕反而是七枷社:“这么,你已经看好八神队了?你就不认为椎拳崇会超水平发挥?”

    “我有预感,合冰也会超水平发挥的。”

    仿佛不着边际的交流之后,比赛正式开始。

    第一场是不知火舞面对谢尔美。两个身材夺目的美女一站上擂台,整个赛场就沸腾起来了。

    “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相互的注视之后,谢尔美首先开了口,“不知火这个流派能生出这么美貌的继承人,也算是福气了。”

    “这样的赞美对于格斗家来可是一种侮辱啊!”不知火舞皮笑肉不笑地回敬道,“既然你有一手世界一流的钢琴,又何必搞什么摇滚?又何必跑格斗场来?”

    “那不叫世界一流,而是首屈一指。况且,我等的追求,你这种凡人的智慧……呵呵。”

    似乎,面对同样是美女的不知火舞,谢尔美的口舌比对合冰时都更刻薄一些。嘴仗没打赢的不知火舞突然从胸口内掏出一把花蝶扇,展开如半圆盘似地朝谢尔美扔了过去。

    谢尔美嘴角一翘,纵身前跑,伸手一把将迎面而来的花蝶扇抓个正着,眼看就和不知火舞只差一米距离时,不知火舞动了——龙炎舞!

    谢尔美停步格挡,不知火舞立即团身离地——飞鼠之舞!

    不过,不知火舞只有上升的动作,并没有攻击的举动,她仅仅是为了拉开距离。

    “花蝶扇上没有火,未免中看不中用;龙炎舞不使全力的话,挡起来就像挠痒痒。”谢尔美一边调笑式的评价,一边一步步朝不知火舞走去,“可要是全力施展,却又没有命中,就会留下致命的破绽。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

    远在台北的一家录音棚里,坐在靠墙椅子上的麻宫雅典娜指着电视机里的谢尔美,噗嗤地笑,回头问老裁缝:“她从前也是这么贫吗?”

    这间录音棚是属于麻宫雅典娜的产业,当初为了录歌不浪费时间的产物——卧室加录音棚相连的结合体。恰好成了这次比赛前超能力队的住处,问题是卧室只有两间,椎拳崇不得不将床让给两位老人家挤,自己在旁边打地铺了。

    电视机是临时牵进来的线安装的,老裁缝很没有卖相地坐在角落的地上,在他身边的有席地而坐的Whip,Richen和草薙星次郎,而在他们的另一边,椎拳崇和镇元斋同样也是没有卖相。

    “贫嘴不过是和平时代为了向对手施加心理压力,导致她更容易出破绽的手段。”老裁缝瞥了一眼身边盘腿的Richen,以及另一侧正坐的草薙星次郎,“在当年,绝大多数时候,战斗时闹出半儿声响都是大忌。格斗家在任何时候都是悄无声息地发动突袭的手术刀,动静一生就意味着生死已判。夜夺关隘阵地,斩杀基层军官,破袭指挥中枢……那时候,除了我,格斗家在正面战场上干的基本都是这些活儿。”

    老爷爷故事的模样,却是惟我独尊的话语,老裁缝风轻云淡地讲述着二战时期的段子,眼神却瞧着屏幕里体态丰盈的谢尔美,颇有些感慨:“那一年,她支持容克。我和她在布鲁塞尔的舞会上共舞一曲华尔兹,接着一醉方休,等第二天酒醒之后,好生打了一场。浑身带电的她可以像只刺猬,只可惜这种几乎无敌的状态不能持久。而且,就算有电,她也不敢主动和我无脑拼命,而且,如果一直游斗下去,我绝对能把她耗死。最后,她拼着右胸被我一拳碎骨,用最强电力送了我一个大闪耀。结果……”

    “两败俱伤?”

    Richen抢答般地问道:“怪不得那次舞会后你们都消失了一段时间。可是,我们家找到你的时候,您不是看上去精力充沛吗?还立即参与敦克尔克撤退……”

    “所以我老八杰集比神乐宫磊落啊!”

    老裁缝呵呵笑着,视线却是对着偏头聆听的麻宫雅典娜。

    此时,直播中的不知火舞一直是躲着谢尔美走,偶尔骚扰或者试探性的反击也不过让比赛多了儿外行看的热闹。

    “照这法,不知火舞这打法很针对嘛!”另一边的椎拳崇忽然道,“是谁在指她?她那亲身经历过的男朋友?还是作为队友的神乐千鹤?”

    “就这丫头的水平,打游击有个鸟用。”老裁缝话也不客气,“谢尔美从头到尾都没考虑过用电,也就无所谓消耗。这根本是猫玩儿耗子,不信你瞧着,只等她出现破……”

    老裁缝的话还没完,只见不知火舞使出的白鹭之舞收招慢了一瞬,谢尔美立即不顾侧脸被扇子的最后一击扇中,强行使出了谢尔美鞭笞!

    捉手过来,谢尔美一把将不知火舞倒砸在地上,然后一气呵成地将她拦腰抱起,往场外一扔,并在脱手瞬间跟着起身跳在空中——谢尔美旋转踢!

    简直是教科书试的打脸——当不知火舞试图强行滞空落地时,谢尔美的靴子针尖对麦芒般地扫在她的腮帮子上!

    “K.O.!”

    不知火舞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落到了场外,裁判的喊声随即响起。谢尔美嫣然享受地哼起了轻快的歌谣,跳起舞来。

    (求关注新书,求推荐票……书页上有直通车——《被穿越美女养成的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