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女性格斗家队VS地狱乐队

第一百五十七章 —女性格斗家队VS地狱乐队

    KOF的遥想98卷

    队(下)

    七枷社还真没有在乎神乐千鹤对克里斯近乎羞辱的对待。 .COM他只是和谢尔美一起上场,目送谢尔美带着满脸委屈的克里斯离去,没有一句话。

    或许,对于负责的麦卓的来,这是一次针对八杰集的羞辱,而对于七枷社和谢尔美来,也许真的就是自家孩子和隔壁家的阿姨玩耍罢了。

    “这就是……屁股决定脑袋?”看在那仿佛母子背影的镜头,合冰终于忍不住了,“不对,该他们入戏太深呢,还是麦卓姐你入戏太深啊?”

    林菲笑道:“真作假时假亦真吧?”

    麦卓瞪了瞪林菲,却又幽怨地瞧了合冰一眼,然后沉默起来,静静看起了比赛。

    等裁判喊了“Fight!”七枷社才注视着神乐千鹤,缓缓地:“虽然克里斯去年不懂事儿,但你今天算不算越俎代庖呢?”

    “我只是觉得克里斯很可爱罢了。”神乐千鹤嫣然一笑,仿佛一个为凡尘所累的仙子在追忆往昔无忧无虑的日子,“这样的克里斯,竟然也能是克里斯,实在是太让人艳羡了,实在太让人忍不住逗弄了!”

    “可是他竟然不学好,都学会抄作业了!”嘴上抱怨着,七枷社去是一脸的心有戚戚,“话回来,咱们今天到即止好不好?反正不知火舞和Mary也不是什么性命攸关的伤势。你让我先出手,只要你接得下我三招,就算你赢,如何?”

    神乐千鹤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好啊!既然你有此雅兴。毕竟我也是不喜欢经常动手的性子。”

    ……

    东京的草薙葵恰好正在喝水,看到神乐千鹤那一副天使般和平的模样,一下子喷了出来。依在她身边的草薙阳伸手轻轻摸着她后颈的头发:“人生如戏啊!葵,学着儿。”

    “我……咳……这绝对是把自己催眠了才能有这么厚的脸皮吧?一定是吧!”

    草薙葵堪堪指着电视机,咬牙切齿。草薙阳却依旧只是轻轻宽慰着她:“催眠?你怎么不干脆洗脑啊?葵,虽然道理你很早就都明白了,但心里终归会有那道坎儿。草薙城不能由没有节操的人率领,也不能由放不下节操的人领头。是非与善恶的区别和取舍,什么时候你能毫无芥蒂地坦然面对了,什么时候就是你直面天下英杰的开端。”

    “阳姐……”草薙葵起身去找了条毛巾,一边擦拭着,一边祈祷,或者期盼着,“要是你能快快痊愈,该多好啊!”

    草薙阳看着她,只是微笑。

    ……

    现场的七枷社在两米开外的对峙中平静呼吸了许久,神乐千鹤也右臂平举,手掌竖直,侧身默默对着他。

    突然,七枷社直拳骤出——最终冲击!

    就在神乐千鹤有了第一个动作的瞬间,七枷社立即变招——滑步踢!

    神乐千鹤立即有了新的对应,但在她的动作萌芽的刹那,七枷社又变招了——喷气反击!

    劈头盖脸的拳头从神乐千鹤头直下,神乐千鹤双手朝天而托,却还是被砸压得屈膝,几乎半跪。

    “很好,你老实地接了三招,没有还手。那我也该守诺。”七枷社居高临下,笑嘻嘻地俯视着神乐千鹤,“你赢了,我很期待你在决赛中和麦卓的对抗。”

    七枷社收手之后,神乐千鹤也爽快站直身子,半是赞叹,半是感慨:“不客气。干枯大地果然名不虚传,的比做的好,做得比得更好。”

    KOF98的第一场半决赛就在七枷社和神乐千鹤的相互客气中告一段落了。但这就仿佛投入水面的石子荡起了第一层波纹——场外的影响却才刚刚开始。

    离场之后,神乐千鹤来到莫斯科医院,神乐镜灵守在一间病房外,等待着她。

    “宫主,家里有人很愤怒。”

    “因为神乐宫向八杰集屈膝了?”神乐千鹤嗤笑起来,“不忍则乱大谋啊!世界上只有一个神乐宫,这个目标,咱们依旧任重道远。”完,她推门而入,朝病床上的不知火舞和Mary挥挥手,“Mary已经醒了?感觉如何?看上去谢尔美并没有下狠手。”

    Mary似乎心有余悸:“我不知道……千鹤,谢尔美的电,再加上她那瞬间的速度,近距离下我完全抵抗不了。”

    “用不着沮丧,她打过的仗比你练过的功多。”神乐千鹤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拖着角落的椅子坐在不知火舞和Mary的病床之间,“舞,你的情况如何?”

    “千鹤姐,我没大碍。我们赢了吗?”不知火舞已经坐了起来,前倾着身子急急地问,“一定赢了吧?对吧?”

    “当然了,舞你们这么努力,我自然也会认真的斗智斗勇。”神乐千鹤温和地笑,“况且,七枷社的心思似乎不在KOF上,他大概把我留给了麦卓。”

    “我就知道!千鹤姐就是千鹤姐!”不知火舞一掀床单,一下跳到门口,“那我去好好吃一顿了,我不喜欢医院,咱们晚上酒店见哟!”

    完,不知火舞便一溜烟儿地消失了,留下门外的“谢谢镜灵姐照顾”这句越来越遥远的话。

    神乐镜灵伸进来一个脑袋,朝神乐千鹤头,将门关上。神乐千鹤和躺在床上的Mary对视着,会心而笑。

    “真是幸福的人啊!”

    “从某种意义上来,我也比你幸福,对吧?”Mary看向天花板,“我们是朋友。千鹤,我是你的朋友,即使我看不懂你们神乐宫的目的——我能知道的不可能让我懂,况且我也不想懂。KOF98之后,我想去南镇陪陪Terry了。”

    “理所当然。”神乐千鹤喝了口水,翘起了二郎腿,“你在美国随性地生活着,就是我喜闻乐见的事情。”

    ……

    台北市立棒球场内,麻宫雅典娜正整备登台演出。她对随行的Richen着:“请替我转告一下八神队好吗?如果他们有意进入决赛,至少请让合冰排第一位出场。”

    “没问题。”答应是答应了,Richen却不太明白她的理由,“可是,为什么啊?”

    “我想亲自检验一下合冰今年的进步啊!”

    麻宫雅典娜抿着嘴笑,握着无线话筒,走向了那些挤满棒球场的歌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