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神乐紫与赵潜龙

第一百六十五章 —神乐紫与赵潜龙

    KOF的遥想98卷

    乍看去显得朴素而颇具中国古老格调的陈设中,一台录音机在角落响着悠扬的提琴版《卡农》。 .COM

    神乐潜龙坐在一只木凳子上,面前是一个高高的紫沉香木案台,案台那头,是一把紫摇椅,摇椅上仰靠着一位老妇人。

    华发如银丝,脸上干枯的皮肤一目了然地沉淀着这个老人年轻时的美貌神韵,她穿着一身白底烫金花纹的连衣袍,双手合扣在丁香色的束腰上,一边轻轻摇晃着,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神乐潜龙。

    那是慈祥的目光,在神乐潜龙的记忆中已经有些遥远了,类似的感觉,随着父亲的离世而成为了她的回忆,而今沐浴在这样的目光中,觉得温暖,却又如坐针毡。。

    事实上,不仅仅是这目光,一进得这间屋子,其间的一物一器,都是神乐潜龙觉得熟悉的味道,虽然她并没有见过这些——这让她心生忐忑,却又没有勇气问出来。

    几分钟的宁静后,一曲《卡农》变成了二胡独奏《二泉映月》,摇椅上的老人先于神乐潜龙开口了。

    “为什么选择神乐潜龙这个名字?”

    突兀的问题却是理所当然的口吻在询问,仿佛一位长辈的关心。神乐潜龙不能完全确定她的潜台词,但还是答出了自己的话:“如果随父姓,我本名赵紫,但我生在神乐宫。父亲去世后,我隐居潜龙谷,所以,当我出山的时候,我自名为潜龙。”

    老人凝视着神乐潜龙,似乎是想从她的眼睛里寻找什么。

    又是相顾无言,两人观察着对方,似乎仅仅是眼神的交流便能让第一次见面的彼此明了很多。

    不久,《二泉映月》奏罢,录音机里响起了古筝——《将军令》。

    “潜龙谷是本有其名,还是因你而生?”

    “因我。”神乐潜龙补充地解释道,“入谷时我就将那里命名为潜龙谷,当时却没有料到有出谷的日子。”

    不觉间,古筝逐渐激昂惨烈起来。

    “神乐潜龙这个名字,你真心满意吗?”

    这个问题,直到《将军令》完结,神乐潜龙依然没有作答。老人从摇椅上起身,步履硬朗,身材修长,她走到录音机旁,拣了一盘磁带换上,然后回位。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随着老人低吟杨广的诗,一曲琵琶的《春江花月夜》悠然而起。

    也许,神乐潜龙的无法作答,在老人眼中便是一个答案。所以,她望着神乐潜龙的眼睛,继续问道:“大业之富足,强敌犹在,锐意革新,或成亡国之君。千年之后,普通人会相信写出《短歌行》的人是奸雄,会相信写出《春江花月夜》的人荒淫无道。那么你呢?有这个觉悟了吗?”

    神乐潜龙抿着嘴,毅然地:“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评。”

    老人看着她,满眼的怜爱之情:“不要这样。没有哪个姓氏值得你为之逞强。”

    “我……”如果是换了一个人,也许神乐潜龙根本不屑回答,也许早已开启嘴炮,但在这样的环境下,这样的旋律中,面对着这个慈爱的老人,她却欲言又止。

    “进,则以己之心行决然之事而济天下,不惜身前生后——狗屁不通;退,则以己之行履坦然之怀而获潇洒,不吝曲直生死——执迷不悟。”老人的话让神乐潜龙心中一惊,但接下来的话更加劲爆,“曹操杨广,扬雄李白,何可羡?汉家三千年成败血泪勘破的东西,倒被手下败将奉为颠簸不破的真理了。”

    老人即使是嘲讽的样子,也是一股风轻云淡的豪迈。面对这样的豪迈,神乐潜龙却深思着她话里的态度和关键的字眼儿——那是让人惊心动魄,却又激动不已的含义。

    思索间,《春江花月夜》终了。回荡在屋子里的旋律换成了神乐潜龙很熟悉的作品,钢琴版的《寂静之声》。

    “您……”

    “我单名一个‘真’字。‘自然者,道之真也’。”老人重心后移,在摇椅上几乎仰躺,视线也移向了幽幽蓝紫花纹的天花板,“赵紫……神乐紫……神乐潜龙……赵潜龙……这些名字你都可以用。不过,当初星龙尚未出世时,给他起名的人本起了一对名字,男孩为星龙,女孩为紫龙。既然你本名为紫,既然你自名为龙,又何必潜字?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叫赵紫龙。”

    神乐潜龙摇摇头:“谢谢。但现在的我没有能力让这个名字见光。”

    “神乐潜龙众望所归,赵紫龙却无立锥之地。”老人呵呵笑了,眼里充满了沧桑,她眼中的神乐潜龙仿佛成了另一个时空中的另一个人,“何其相似,何其相似啊!”

    便在着断断续续的笑声中,《寂静之声》结束,老人又一次起身换了磁带。

    却是《爱的罗曼史》,华丽而深情的吉他声沿绵不绝间,老人走到神乐潜龙身边:“人在江湖,身欲由己,你要争气啊!”着,她轻轻摸摸神乐潜龙的头,然后去了另一个房间。当录音机里的吉他声消失后,老人回来了——左手攥着一股紫红缨,紫红缨的另一端拴着一支紫漆竹笛;右手倒提一把紫罗兰色吉他,那姿势与神乐潜龙极其神似。来到案台前,老人将吉他递向神乐潜龙:“你最喜欢的那把梧桐色吉他没有带来,就用用我的吧……我不知道你来这里是付出了怎样的代价,但我相信你并不能随心所欲地来到这里,也许甚至,这将是我们第一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相见……”见神乐潜龙默然接过吉他,面露忧伤,老人释然地笑,坐回了摇椅,“既然如此,就不必向你诉过多的往事了。你只需要明了,在此时此地,你是赵紫龙。”

    完,老人将竹笛横在了唇边。

    望着她,神乐潜龙的手本能地搭在弦上,眼中却泛起了泪花。

    ……

    红砖瓦房门口,银色魔鬼车边,神乐千鹤换了一身黑衣,连面容也被黑纱裹着,一黑圆礼帽将她的长发藏在其中。她静静地靠着车身,细细打量着周遭的一草一木……那仿佛定格的背影,犹如一幅天地孤寂的画面。

    (PS:这一章的信息量非常大,有兴趣的书友可以将文中出现的音乐曲目分别听一听——提示到此,暂不细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