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守株待兔

第一百六十八章 —守株待兔

    KOF的遥想98卷

    贝尔加湖的碰面究竟是守株待兔的巧遇还是精心编制的邂逅,没有人去猜测,或者人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却都不曾出来。 .COM神乐潜龙和赵戈的谈话并不多,他们甚至没有过任何深入的话,大约一开始的几句寒暄在两人看来已然表达了足够多的信息了。

    所以,没过多久,两拨人就分道扬镳。

    不久,赵戈看到了一个三十人的部队,统一的雪白衣服,人人背着一个书包大的包裹,乍看去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和自己迎面而来,纷纷朝自己匆匆一瞥,然后擦肩而过,跟向了神乐潜龙的足迹。

    没有任何交谈,但赵戈不禁驻足回首,目送他们远去消失。

    “有儿意思……可惜有儿跟不上时代了。”

    ……

    赤塔、哈巴罗夫斯克……沿着铁路,神乐潜龙来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不过,这里没有用汉语“北海欢迎你”的人。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吃饱喝足,天气晴朗。神乐潜龙住在一家临海的酒店高层,凭窗眺望。房间里陪着她的人只有合冰。

    “登临送目,正新国露月,天气初肃。万里沧海似碧,白云如缕……”半剽窃或者半改编了两句,神乐潜龙突然中断了自己的“词兴”,“算了算了,这儿毕竟不是金陵城,我也没有经历王荆公那样的坎坷,模仿不来……”肩上挎着拴吉他的带子,神乐潜龙抚弦无音,“只不过,对着这个城市,不免有些‘凭高对此,漫嗟荣辱’的想法。”

    “怎么了?”

    合冰欣赏着她窗前的背影,却不太明白她此时此地生出这样的感叹的原因。

    神乐潜龙解释着,口吻颇有些无力:“一路自西而来,我一直等待着,只是……我原以为会有一个中原人在这个城市里跳出来对我强调,这个城市的名字不是符拉迪沃斯托克,而是海参崴,甚至,会在哈巴罗夫斯克向我强调那个城市名叫伯力;结果,我错得有些远——人的确出现了,却是在贝加尔湖,用主人翁的口气称呼那里为北海。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他姓赵,是河北正定人。”

    “潜龙,你的话我隐约明白……”或许是涉及中原的话题,合冰不愿意随便露出倾向。

    但神乐潜龙却打断了他的话:“不,你不明白。这是多么妙的邂逅啊!整个神乐宫,能够完全听懂那些寒暄的人只有我,充其量再加上千鹤姐一人,但那就是足够得恰倒好处的挑拨离间!”

    合冰难得见到神乐潜龙流露出激动的情绪。

    很快,她就自己调整平复了。

    “合冰,这个城市,现在属于俄罗斯,历史上属于中国,但离它最近的,却是东京。”

    平淡的话听在合冰耳里,却有惊雷般的效果。可就在此刻,房间外起了敲门声,随之而来的是神乐谦灵的请示。

    “潜龙,你邀请的人来了。另外,Richen也到了。”

    “把客人请进来;告诉Richen,让她接收部队,按计划等待。”

    直到房门被人推开,神乐潜龙才转回头来。

    仙拉,草薙剑,草薙玉。

    合冰万万没有料到神乐潜龙会邀请他们,与此同时,他也从仙拉的眼中读出了不解。

    而神乐潜龙却满面春风:“上次一别,我一直想念着你们啊!真的很感谢你们,能赏脸应邀。”

    “神乐代宫主的邀请怎么能不来呢?”仙拉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反正,我们这样无足轻重的人也不需要你这样日理万机的人来设什么鸿门宴,对吧?”

    “其实呢,我是想请教你们一些问题,但也不必太急。”神乐潜龙走到草薙剑的面前,“而首先,我想问问这个帅哥,你用草薙京的面容到处溜达,究竟是想做什么?”

    “玩儿。”

    旁边的草薙玉替他回答了。

    “比起你的轻浮,我相信这个帅哥的话更可信一儿。”

    “你……”

    草薙剑伸手虚拦了一下草薙玉瞪眼欲怒的姿态,他对神乐潜龙了头:“玉的话不算离谱,我们的目的是……参观。”

    “参观吗?”神乐潜龙若有所思,“所谓观棋不语真君子……你觉得呢?”

    合冰不明白,为什么为数不多的交流中拿主意的人似乎更应该是这个自称仙拉的女人,神乐潜龙却更在乎草薙剑的意图,不过,比起神乐潜龙,这一行人的来历对合冰来更加扑朔迷离,这也让他选择了沉默。

    “见死不救是人!”

    草薙剑瞪了抢答的草薙玉一眼,然后瞧了瞧另一边的仙拉,却见她正鼓励中带儿央求地看着自己。

    “……那你总得给介绍一块三不管的地方吧?”

    “墨西哥和美国交界的地方不错,洛杉矶也可以考虑嘛!”

    神乐潜龙给的建议让仙拉仿佛吃进了苍蝇,但她忍着没有话,继续关注着草薙剑的选择。

    “……我会考虑的。”

    似乎,这个并不肯定的答案已经让神乐潜龙很满意了:“那么,我可以邀请你们一起去郊外散个步吗?”

    出了酒店,神乐潜龙真的让神乐谦灵引着路,来到了城郊,并且是人烟稀少的金角湾的树林里。随后,她让神乐谦灵用白布铺在地上,仿佛准备着野餐——一切看上去都是早有准备的味道。

    一行六人坐在林间,拉扯着神乐潜龙起头的闲话,她想将话题引向仙拉,仙拉却想将话题引向合冰,而合冰,却在这些人中,显得格外的木讷。

    不久,一个中年男人寻进了树林,不紧不慢地走近了他们的所在。

    却是一度陪同麻宫雅典娜的草薙星次郎。

    “神乐宫好雅兴,拣了这么个僻静的地方!”

    “多多少少,不希望惊扰中原友人。”面对草薙星次郎的调侃,神乐潜龙笑得很有礼貌,“毕竟,千鹤姐在伦敦接待林菲,我也不能太失了礼数。不知道东京的客人来这里有什么需要帮衬的事情?”

    “没什么,只是这两个人,我需要请他们走一趟东京。”草薙星次郎横指草薙剑和草薙玉,外露着淡定的霸气,“打扰神乐宫了。”

    “虽然我们和他们的交情也只稍多于萍水相逢,但我个人觉得,你一个人想带两个人走,是不是有些托大啊?”

    “神乐宫不必多虑,草薙城自有万全的章程。”

    “既然如此,那我就回避好了。”神乐潜龙没有计较对方的睥睨盛气,起身拉着合冰,往树林外走去,“谦灵,你暂且在这里多留十分钟。既然草薙城不希望他人插手,那就请让我先走远一些好了。反正,这个城市适合郊游的去处还有不少。”

    完,她向神乐谦灵了头,神乐谦灵迅速站起来,挡在神乐潜龙离去的方向。

    “哎……我守株待兔啊,守株待兔,想不到还真能撞上……”

    待神乐潜龙走远,刚才冷眼旁观的当事人之一,草薙玉立即感慨起来:“仙拉,你赢了,今晚我给你暖被窝。”

    “你个混蛋,不要乱篡改些让人误会的赌注!”仙拉登时就怒了,然后看了一眼守在另一个方向的草薙星次郎,“你可别误会啊!”

    “我倒觉得他得没错,守株待兔。”草薙星次郎哈哈大笑,那笑容略有些狰狞,“以我家侄儿的面貌满世界乱窜的胆识,我倒有些佩服,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跑到离里约热内卢和伦敦太远,却离东京太近的地方来!”

    草薙玉唇舌相讥道:“怎么?在别处不能明目张胆动手,在这儿就肆无忌惮了?”

    “谁让神乐宫选了一个好地方呢?”草薙星次郎丝毫没有掩饰迫不及待的情绪,“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只要心里没鬼,束手就擒的话,草薙城倒也不会为难你们。”

    “是啊,神乐宫选了一个好地方。”

    最后一个开口的草薙剑低着头,没让别人看到他眼中的悲伤。

    几人不再言语,等着时间流逝。草薙剑索性掏出一块怀表,揭开盖子注视着那指针一丝不苟的跳动。

    十分钟转眼将过,还有十秒种时,草薙剑长叹一声,从白布上站起来,朗声而问:“好吧,谁动手?”

    率先回答这个问题的,是神乐谦灵的举动——他从裤兜儿里摸出了一个金属的黑盒子,似乎摁了什么按纽,然后扔在地上。

    “谢谢你们的配合。”

    [bookid=2662384,bookname=《被穿越美女养成的日子》]

    ;